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草莓和烟


半夜脑洞,写了个大纲,反正也不会有文。
——————————————————————




孙翔以为自己是个Beta,这个想法持续到大学时的一次体检,老中医拿着他的报告单,就着老花镜,一行一行地给他分析。


最后的结论简直反人类:你就是个Omega,分化晚,之前没查出来。


孙翔难以接受,他能拧瓶盖劈西瓜,没有信息素,也没有那什么期,O个瘠薄O。


但老中医不改口啊,跟孙翔解释,他其实有信息素,泉水味道的。


孙翔愣了,啥玩意?泉水?和水有什么区别吗?


老中医说,没区别,好听些,那种拧开水龙头接两大勺的比较廉价,从山顶流下的就小公主一点。


孙翔:……


至于发情期,老中医比方,可能是成长过程中出现的小漏洞。并且诚心诚意地建议孙翔找一个男朋友,再拖下去,心里的老鹿要哐哐撞死了。


思想搏斗了几天,孙翔向命运屈服。他跑去一家酒吧,本来只想借酒消愁,结果看上了一个吧台坐着的年轻人。


年轻人面前一杯长岛冰茶,眼睛好看,脸上带着笑,在忽明忽暗的打光下像只狐狸。


那个笑让孙翔体会了一把色易熏心的感觉,他鼓起勇气去搭话,后半夜还顺理成章地把人带上床。


但是,医生说的男友疗法并没有什么卵用,孙翔第二天醒来什么感觉没有,甚至还能下楼跑两圈,而那只姓叶的狐狸从头到尾都以为自己睡了一个Beta。


两个人分别后,没有再联系,孙翔又似O非O地潇洒了几个星期,直到他分化成Omega的消息在大学里传开,在同学中一石激起千层浪。


有天晚上孙翔去校外吃饭,在餐厅里遇到一个不和的Alpha——他看上的Omega暗恋当时是Beta的孙翔,孙翔也看他不顺眼,两人随时随地能肛起来。


Alpha知道关于孙翔的事,非常幸灾乐祸地大声嘲讽,大概就是,哎呀看你这么壮实孔武有力,性格又乱七八糟,有A要你吗?肯定没有吧。


孙翔受不了这傻逼没完没了,拳头已经快打出去了,突然从后被人轻轻拉住,一个耳熟的声音哀怨地说:“喂,翔翔,你怎么不等我就走了。”


孙翔:……


他惊悚又莫名地回头,看到一别多日的叶修穿着西装,十分乖巧地牵着他的手,眨了眨眼:“我知道,是我错了,你别生气,我们回家吧。”


那个Alpha的表情就像吃了屎,孙翔也差不多。


经此一役,他和叶修再次搅在一起。当然也不是正经八百地在一起。


叶修这个人,比较懒,嘴欠,但还算能照顾人,明里暗里的也会迁就,孙翔对现状很满意。


可是上天转眼给他看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孙翔去医院那里复查,老中医拿着体检单子沉思,被喊了几声才回神。


透过老花镜,老中医睿智的双眼直视孙翔:“年轻人啊,你们动作太快了……”


孙翔:“???!”


是的,他怀孕了,在没有标记也不是发情期的情况下,比去救爷爷的葫芦娃还惨。


这件事孙翔不敢跟叶修讲,因为之前装成Beta把人骗上床,有前科,并且叶修从始至终也没有表现出对他什么有意思,眼下突然多出个孩子……


孙翔站在叶修的角度想了想,觉得太可怕了,他不会接受的。但另一方面,可能是出于本能……或者心里挺喜欢叶修的,孙翔舍不得不要孩子。


那就只能躲了。


孙翔把钥匙留在叶修家里,在宿舍待了七八天,又鼓起勇气跑了一趟医院。


他挂完号,没什么精神地拿着病例想找个地方坐下,结果在楼梯口碰到叶修,没来得及惊喜一下,就发现他是在扶着一个孕肚明显的小妇人,慢慢地往诊室走。


也不知道为什么,孙翔眼睛一红,差点就忍不住。


叶修也看到他了,皱着眉追上去,开口就不善地问:“你什么意思。”


看清楚孙翔的脸色,他的语气才缓缓软了下来:“别看了,那是我弟媳,不要多想。倒是你,如果分手,你完全可以跟我当面说,一声不吭就消失是怎么回事?你在想什么?”


一气之下,孙翔低声吼了出来:“想你麻痹想!我怀孕了!”


叶修一双好看的眼瞪大了。他半晌才开口,但说不是孙翔想象中的话:“那……那为什么要分手?”


孙翔:“……”


被你这样一问,我好像也不知道为什么。


叶修竟然挺高兴的,孙翔能感觉得到,他对自己的态度来了一个大转弯,牵着手走出医院时还不停地笑,以前从来没有过。


孙翔问他是不是很喜欢小孩,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后,心慢慢沉了下去。


然后,领证结婚,波澜不惊地过了两个月。


如果说,之前上帝在逗闷子玩,那这一次,是干脆举起棺材板拍在孙翔脑袋上。


又去医院查了两次,孙翔没有怀孕,老中医误诊了。


孙翔第一反应是把报告单藏起来,不让别人知道,他匆匆告别医生,手忙脚乱地往家走。


漫长的路程足够他冷静下来了。


叶修没有错,不喜欢自己没有错,奉子成婚也没有错,自己却一次两次地骗了他,即使不是故意的。


孙翔的心一向大得能泛舟,可是这次不得不悲观。他把结婚证银行卡,和叶修送给他的一些东西放在茶几上,最后把戒指也摘下来放上去,自己坐在沙发前默默等着。


叶修收到短信,从俱乐部回来,推开门看到这一副要清算的样子,脸色瞬间冷了。


孙翔不敢看他:“对不起。”


叶修似笑非笑的:“这次又是为什么?”


孙翔准备了一肚子的解释,说不出口,只能道歉:“对不起,我骗了你,”他闭了闭眼,“我没怀孕。”


等了很久,叶修走过来,叹了口气,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所以呢?”


孙翔:“你不是因为孩子才结婚的吗,我就想……”


话音未落,叶修忍无可忍把他的脑袋按到一边去:“我就很好奇,孙二翔,你整天整天的想些什么,我看你也不是多愁善感那一款。”


他看着孙翔:“我结婚当然是因为那是我喜欢的人啊。”


孙翔愣住,消化了半天还是不信:“怎么可能?你明明是听说孩子的事情才……”


当时,叶修在医院质问他的那个态度,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摊牌,孙翔想不出其他原因。


喜欢的人?开玩笑呢?


两个人对看了半天,叶修被孙翔瞪着,似是无奈地笑起来:“你别不相信啊,哝,看我真挚的眼睛。”


这个笑容一如初见的时候,像一只狡猾的狐狸,撞进孙翔心里。


他把玻璃桌面上的戒指拿在手里,手指蹭了蹭孙翔的鼻子:“我想补一个求婚给你,孙先生,我承诺,我们会很好的。”





评论(12)

热度(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