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01

孙翔的朋友大都认为,他会喜欢上一个温柔的女生,黑长直那一款,文艺又知性。就算实在天意难测,避不过要弯,对象也该是周队长这样细心体贴、会照顾人的。


要不怎么说缘分妙不可言呢?

世界上有人把生活写成诗,也有过得像晚期智人的。叶修的日常非常单一,其人同样混不着调,逢年过节连个点心匣子也不记得送,坐下来聊个天,一分钟得原谅他八百次才能不被气死。


所以,当两位斗神的恋情被媒体撞破,放出照片。


大家都以为自己瞎了。






02

第一个看到新闻的,是无辜早起收衣服、顺便刷了刷微博的方明华。他被这个实锤砸的三魂碎出了七魄,一口气还没上来,又给经理押去听了两小时商讨会,身心俱疲,虚着脚步走回休息室。


房间里,一群人难言地注视着他,除了孙翔。这人对自己捅出的篓子毫无自觉,心大得能填海,正拿着电话男朋友诉衷情。


全轮回被迫瞪着眼睛听墙角,一个个都难以想见,抛开“空手劈西瓜,撵狗追裤衩”的雄壮事迹,孙翔打起电话竟然这么二腿子。







03

时隔一个晚上,方明华再看到孙翔,物是人非,格外百感交集:“二翔,哪天我真被吓死了,你得跪着给我烧纸。”


室友杜明受到的刺激也大,捧着胸傻了半天:“谁能来叫醒我……叶神……他们俩……他们是怎么整到一块去的?不搭啊?”


“也可以说……挺般配的吧,”江波涛不无心酸,轻声道,“一个能把另一个吃的渣都不剩。”


他给周泽楷递一个眼神,示意后者拍拍孙翔:“二翔你问问叶神,兴欣的公关有没有什么打算,我们也好配合。”


“问你呢。”孙翔打开了免提。


一屋子人的目光哗啦啦聚焦到手机屏幕上,神情凝重,仿佛在进行什么奇怪的邪教仪式。


“公关?”停了几秒,叶修的声音缓缓传出来,带着烟草味,“呵,我们要是有公关,我用得着和老魏挤上下铺?”






04

叶修当着一群后辈的面编排魏琛,并没有避开当事人,魏琛在阳台上抽烟,喷着气,愤怒地吼回去:“谁愿意和你睡怎么的!”


关于叶修孙翔的事,兴欣的队员们知道得早一些。


去年暑假,叶修把室友魏琛连人带包袱收拾了扫出门,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堂而皇之地领男朋友回上林苑。


他只嘚啵了处到对象这回事,并没有说是谁,所有人都以为他祸祸了哪个圈外小女生,满心期待地等着看,没想到打开门,逆着光走进来一个一米八多的。


让人记忆犹新的是,当时包子下意识要冲上去,幸好一边的神之右手靠谱,震惊之余不忘手快拦一把。






05

“你们俩是存心耍我们,还是真的对上眼了?”过了很久,还是见多识广的魏琛踌躇着,艰难地问。


叶修叼着烟,被问的莫名其妙:“啊?这还能有说着玩的么,谁都跟你似的。”


魏琛难得没跟叶修对呛,而是走到孙翔面前,拍了拍孙翔肩膀:“年轻人,你才多大来着?”


孙翔:?


魏琛脸上冒着同情的光:“啧,看上叶修,你别是扫把星转世。”






06

叶修直播出柜那天,陈果和苏沐橙去万象城了,七点多才回来。


大包小包还没放下来,老板娘一下子接受了从“叶修那个老三八竟然脱单了”到“他脱单对象是孙翔”的巨变,差点吓出心肌炎。


苏沐橙倒是挺淡定:“国家队集训我就觉得他俩不对劲了!”


方锐:“where?”


苏沐橙:“我哥在孙翔面前就像个二五眼的小公主,随时会嘤嘤嘤的那种。”


魏琛哼哼着转过头:“完了,那他接下去不得脑瘫?”






07

老板娘打算找叶修谈谈,结果从方锐嘴里获悉,这尊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佛带着孙翔跑出去玩了。


陈果:“啊?他平时不是上二楼都嫌喘吗!”


“为爱发电啊阿姨。”方锐边洗碗边回答。


陈果在原地转了几个圈,拍了拍脑门:“对了,我要不要给孙翔收拾一个屋子出来?他住哪里?”


“瞎操心,”魏琛从厨房门前飘过,无比幽怨,“叶修早帮着他把我的床给占了。”


“哦,那没事了。”陈果道,“老魏你随便找个地儿凑活凑活。”


魏琛:……






08

第二天,叶修惊喜地发现孙翔收到了魏琛发来的一段视频,里面记录了兴欣夺冠后叶某人喝上头的全过程,包括最后不省人事地回到宿舍,捧着魏琛的袜子非说自己是大地皇者的那部分。


还补充了一个叶修扮成肯德基爷爷的彩蛋。


叶修:“魏琛你这个老而不死的狗贼。”






09

叶修和孙翔在娱乐榜上挂了一星期后,新赛季拉开了序幕。


轮回首客场在g市。


比赛结束时出了点意外,蓝雨的两辆大巴爆胎了,这边粉丝又紧追不舍,混乱之中全部杀上了轮回的车。


孙翔中途上了个厕所,一出场馆就接到江波涛的电话:“二翔,你的座位被黄少占了……对我待会跟你解释,我也不好把人轰下去,你找个地方蹲一阵,等人散了打车去酒店吧。”


场馆后边有家小小的冷饮店,孙翔躲了进去,正在柜台前纠结喝红茶玛奇朵还是焦糖奶茶,肩膀猛地被人靠了一下:“我想要芝士奶盖,去冰的。”


孙翔整个人一抖,反手想把这只不老实的背后灵薅下来。


“你从哪里冒出来的啊!”他转头瞪了叶修一眼。


“我本来在俱乐部跟人抢boss,结果突然很想我家小朋友,想着想着,刷的一下就过来了。”叶修说。


“哥,你来的真不是一般寸。””孙翔把勾好的点餐表递给服务员,抬了抬下巴示意他来买单。






10

“其实我真来的挺巧的,”取完饮料,叶修用纸巾擦了擦桌子,“碰上航空管制,晚点两个小时,我进去的时候,刚好是擂台赛最后一场。”


守擂的是孙翔。


“怎么样,我揍黄少天很帅吧。”孙翔的眼睛被阳光一照,薄薄一层光,“讲到这里,你说黄少天占我的位置是不是故意报复的?下次我要血虐他。”


“别立flag啊习习同学,上赛季被蓝雨满地图遛不记得了?”叶修咬着吸管嗤了一声。


“我决定血虐黄少天之前,先锤爆你们兴欣。”孙翔竖起两根手指。


“有志青年。”叶修看了看手表,“希望老板娘没有发现我偷偷溜出来这大半天,我让苏沐橙跟她说我去秋游了。”






11

冷饮店的墙上挂了一张小小的荣耀赛程表。“你们队过几天是不是要来s市打比赛?”孙翔看了一会,问道,“你也跟他们来吧,我带你去吃肉。”


叶修不知道被这话的哪一个字戳中了笑点,半天没直起腰:“哈哈哈干嘛,羊羔跪乳?没问题,等了这么多年,这么多个日日夜夜,我一直盼着有天能拉着你的手吃一顿好肉……”


孙翔:……


孙翔:“我现在不想请了,你哪里来的赶紧滚回哪里去吧。”








12


“回来啦?”


苏沐橙窝沙发上看电视,听见开门的声音,悠悠道:“老板娘刚才说,你下次如果还在战前通敌叛国,明天做包子,原材料就是你。”


叶修锁好门,在她身边坐下:“不是让你糊弄着点儿么。”


苏沐橙:“开玩笑呢吧,你那破理由糊弄的了谁。”


“挺累的?”过了一会,苏沐橙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叶修飘忽的目光落在屏幕上,竟也牛头不对马嘴地接上了话头:“二十好几不小了,换个寿数短的人,就是半辈子。”


苏沐橙似是而非地嗯了一声。


他直起身:“我有时觉得,自己过得不算多好,自家老头子一见我就吹鼻子瞪眼,没钱,也不知道还能干什么。可有的时候,我又感觉自己特别能。”


苏沐橙:“比如?”


叶修笑了笑,没吱声。


苏沐橙了然地捂眼睛:“哎呀,恋爱的酸臭味。”


没关掉的电视机里传来歌声,如隔在云端: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

我本来是打算好好做个人,写一篇催人泪下的生贺

可是写着写着就脱了,变成了你们看到的这样

和基友商量了半天怎么挽救,最后两个人都放弃了

老叶生日快乐!

评论(23)

热度(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