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百日叶翔 day.78】


一点也不恐怖还略带沙雕的恐怖游戏直播

括号内是弹幕。

——————————————————





横刀:“hello有事吗,上次给你们答应的直播,恐怖游戏实况。”




【来了来了啊!!宝贝等我找个耳机好吗!!!】

【半夜看这个不要太提神醒脑】

【习习的声音太苏了吧啊啊啊啊使我劈叉!你直播什么我都看!】




横刀:“对,我没玩过,所以拉了个人来一起,这个什么什么的梦幻学园就是他买的……我操大哥你确定你没搞错吗?!”

横刀:“哦好,是我开错文件了。”

横刀:“但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玩这个……想来段跨次元的忘年恋吗这是?”




【习习你还小不能玩这个!妈妈不允许!!】

【jio得现在这个节奏有点奔着喜剧去了,我已经哈哈哈半天了】

【想知道习习旁边的小哥哥是谁!我好像听见他吸溜饮料的声音了】




横刀:“让我们打开这个噩梦游戏……它运行起来怎么有种咔咔的声音?”

旁边(啧的一声):“小朋友,恐怖游戏么,难道要放好运来?”




【好嘛,听到这一句我就懂了】

【除了xx谁开口叫我们翔哥小朋友不得被削死啊】

【?(^ー゜)你们又知道了??我们习习不配有点面子吗?】




横刀:“闭上你的嘴安静看行不行,不要打扰爸爸。”

横刀:“嗯,这个简介是英文的,看不清?等等我给你们翻译一下。姓叶的你凑过来啊,帮我看看这个单词什么意思。”

旁边:“幽灵。”

横刀:“那下面一个呢?”

旁边:“翔哥我建议你不要做这种死亡尝试。”

横刀:“干嘛,我这不是翻译出来了吗——所以说,过去的亡灵们在这里……腾飞,彼岸有五十坨……幸福的果实……啥啊!”




【噗哈哈哈哈哈xswl】

【这样的英语是真实存在的吗?】

【翔哥以前是把美猴王译成beautiful monkey king的男人……搞个简介真的不算什么】




横刀:“算了,这个不看应该也没事儿,我们跳过吧,反正也看不懂。”

旁边:“我看得懂啊。”

横刀:“我管你个屁……这个门是直接开吗,进去了啊?”

横刀:“我哇哦里面有点黑!你不要笑,好好看看,把你的心切开差不多就这个sai。”





【xx:喵喵喵?】

【这两个人怕是要在恐怖游戏里演一段相声】

【听说我萌的cp合体了,冒着被吓死的风险赶来围观】





横刀:“然后我得找个手电筒之类的是吗……这怎么捡了根棍子啊,不会要我钻木取火吧?”

旁边:“宝贝你想的有一点远啊。”

横刀:“啊?”

旁边:“就好比看到一个锤子,你拿在手里不去砸门,还以为自己变成了雷神。”

横刀:“哦。所以这棍子到底是干什么玩意的?”

旁边:……





【哈哈哈哈哈哈哈+1】

【+100086】

【xx不说话,xx不知道】




横刀:“好了,拿到手电筒了,现在我们继续往里走……这个手电的光不太行啊,是不是还要换电池?”

旁边(呵呵):“你更适合玩益智游戏,那更能凸显你的个人魅力。”

横刀(踹了一脚):“走,爱亮亮不亮就爱谁谁了。哎?前面怎么有个影子?是人影吧,这小游戏还能联机?”

旁边:“我……”

横刀:“我去!几把!!!!这是个什么东西!它的手!手手手!”

旁边:“翔哥你脑子是不是被海龟坐过……”





【你有毒,毒毒毒】

【没被场景吓到,被主播的声音吓得扔掉手机jpg.】

【ballball恐怖游戏收录我们习习的声音当特效音2333】

【习习我求你挺胸收腹把智商捡起来……】




横刀:“不好意思,是我误解这个游戏了。我们继续走吧……诶咦我的手电怎么灭了?”

旁边:“灭掉的时候好像有个影子闪过去。”

横刀:“是吗,我没有看到,所以是传说中的鬼吹灯吗……等等,你们看看,我的头是不是被砸了一下?血条?”

旁边(指):“在这里,你要不要问问它?”

横刀:“!它为为为什么从天上掉下来了啊!它挂在那里我怎么办,是要我把它扶下来的意思吗?”

旁边:“……我不扶她我舅服你。”




【有点想看翔哥和老王一起开黑,这两个人能把恐怖游戏玩出圈吧】

【老王是?】

【前面,是一个玩星球大战组装了八艘战舰全部贴地飞行炸进宇宙的人】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全靠我习习的声音续命……】




横刀:“everybody,因为某人想吃芒果条,所以我们离开了一小会,让我看看……这个女鬼还挂着这儿碰瓷……”

横刀:“我还是走旁边这个门吧,这是哪,怎么有个缸,哦这是腌咸菜的地下室吗?”

旁边:“你这个人有点东西……看清楚,浴缸。”

横刀:“那里面怎么会有东西啊,来我们走近一点,别整一只什么鬼出来,咦,这都是血啊?”

旁边:“你还真以为能看到榨菜啊。找线索,肯定要你揭开谜团洗清沉冤然后走向大团圆什么的。”

横刀:“不对!你看这一缸的血啊,一浴缸的血啊!这个血量得是什么人,绿巨人吗?”




【本来吓得快死了结果神他妈绿巨人哈哈哈哈】

【没想到我翔哥还是个考据党……】

【感觉习习越玩越云淡风轻了,甚至能慢下脚步跟女鬼聊个天】




横刀:“你们刚刚有没有听到什么东西炸了?”

旁边:“是闪电。”

横刀:“一闪一闪亮晶晶?”

旁边:“……你没看到刚刚四周亮起来,墙壁上的字吗?”

横刀:“什么字?”

旁边(阴沉沉的):“‘救救我’‘我不要’‘放我出去’‘她还在这里’。”




【卧槽这BGM太特么吓人了啊】

【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钠镁铝硅磷硫氯氩钾钙】

【求弹幕友军QwQ】

【为了男神的直播堵上性命】



横刀:“告诉大家,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很恐怖的处境——我感觉到那个大浴缸里有东西在缓缓地升起。”

横刀:“1,2,3。”

旁边:“求你别掐我。”

横刀(拍打):“!!!她没有头!你看你看!她真的没有头!”

旁边(虚弱):“好好好我知道了……鼠标和键盘给我,我估计这水里还有东西。哝,你看,还有个脑袋。”

横刀:“这尼玛也太恶心了吧……那我咋整,我得把这个脑袋给她怼上去?”




【你是不是想吓死我好继承我的蚂蚁花呗】

【真的心疼叶神,明明艺高人胆大,却陪着习习在这里emmmmm】

【路人觉得还好,不很吓人,up主很萌鸭哈哈哈】




横刀:“那边有个镜子,我们要不要过去看一下啊?哦,哦,对不起,打扰了,再见。”

旁边(笑):“你不多聊几句么,这是今晚长得最秀气的一只了。”



【尔康手:不要走!】

【哈哈哈哈哈哈哈翔翔太真实了】

【叶神你是认真的觉得那一双充血的杏眼秀气吗?习习刚刚抬头的一瞬间我吓惨了】

【我们赶紧出去吧这个水滴声听的我要疯了】




横刀:“哇,这门怎么被锁了?”

旁边(喝可乐):“多棒啊,我们可以再倒回去和镜子里的小可爱攀讲攀讲……开玩笑开玩笑,你把那个角度移动一下,我看看她在盯着什么地方。”

横刀:“等我闭眼你再找你的小可爱好吗!”

旁边:“在看浴缸啊……这浴缸鸡零狗碎的还挺能装。可是我发誓,里面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旁边(突然):“我好像……”

横刀:“我去你也太丧病了吧!你抱着那个大姐的脑袋干什么?”

横刀:“?你回答我?”

旁边:“……钥匙在她嘴里啊,还能干什么,你来?”

横刀:“你继续,继续。”

旁边(叹了口气):“完蛋,我觉得我今晚抱什么都能想起这一幕。”





【哈哈哈哈哈所以抱习习吗】

【提醒观众们注意弹幕礼仪,文明、纯洁……】

【女鬼:你闭嘴】

【我从女鬼的表情里读取了一丝怨念2333】

【我们要坚信这是兄弟的友情……】

【拉倒吧去他吗的兄弟情,真香!!!】





(混乱)

“啊!!!”

“哥们儿你是不是特想压死我…”

“刚刚有个婴儿飞过去了!”

“真是……你贵庚了啊?”

“不是,它突然出来,我吓到了啊。”

“你先从我身上起来吧,我被你坐得有点儿嘎嘣脆了。”




【叶神好攻!!!麻麻我爱他!】

【别爱他,没结果】

【诸位,我想确认一下,我看的是恐怖游戏直播没错吧?为什么氛围这么粉红?】

【都给我吃糖!狠狠地吃!】





横刀:“总算出来了,我觉得我长大了。哇,从天花板倒挂下来的那只拦路鬼为什么会还在!”

旁边:“原来你还在这里。”

横刀:“我可以扯她头发吗?”

旁边(低笑):“你试试呗。”

横刀:“我上了同志们。哦嚯,她不下来,她还抓我……你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抓我,松手啊啊啊啊啊!”

横刀:“这流氓摸我!”

旁边(无奈):“你的血条……”

横刀:“游戏可以输,她必须死!”

旁边:……“可以。”





【习习真是skr狼人……】

【我妈敲门问我为什么笑的像个傻逼】

【翔哥:在死亡的边缘游刃有余】

【叶神大概已经想开了……早点结束洗洗睡觉不好吗👍】

【楼上突然开车?(。ì _ í。)】

【?习习这就下线了吗?不再聊会儿天嘛!深夜狗粮我还想多吃几口!】

【在一片混乱中仓促地结束了游戏】






“靠!”

孙翔一脸不爽地把电脑关了:“这种游戏绝对没有下次!”

“我觉得你玩的挺开心,蛮好。”叶修慢条斯理地递了一颗板栗到他嘴边。

孙翔看着他:“你叫小可爱叫的也挺顺口么?”

叶修弯了弯眼睛,笑了。

“我下楼买杯奶茶,你不准背着我抽烟。”孙翔指了指他。

叶修:“老大,你最可爱,求带。”

孙翔一边走一边回头:“我不可爱!”

“你比五百个可爱叠在一起还要可爱,”叶修将声音稍微提高了点,“乌龙茶谢谢啊!”

评论(3)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