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不良



01

“慢、慢点,累死了,那小子跑得还挺快!”


“还慢?都没影儿了!赶紧看看丫上哪去了?”


“那边追!”


三人相觑片刻,为首的指个方向,一行人颇具声势地奔了过去。


这一片老城区是快拆迁的危楼,破败而暗淡,在连绵的雨中彻底失去了神采。墙边的角落里,一个年轻人穿着宽大的雨衣,费力地把下摆提起来。


“嗨,你别乱蹭,”他无奈地说,拍了拍猫腰藏在衣服下的人,“行了,出来吧。”


“走了?”


孙翔探出脑袋,谨慎地打量着四周,招来那人的一阵嘲笑:“啧,怕啊?你往脸上抹两斤泥得了,没事招惹他们干什么。”


“我根本不认识他们!”孙翔怒道。


“没结梁子,咱们素不相识的,你上来就掀我衣服干什么?”年轻人的烟被雨浇透了,试了几次都点不上。他有些遗憾地吸了吸鼻子:“不做亏心事,哪来那么多夜半鬼缠着你。”


孙翔对他的话满不在乎,一抹额角的水,冲远去的三个人竖了个中指,动作快得让人感觉仿佛眼前飘过一道残影。


他没撑伞,大雨打下来,略显单薄的白衬衫紧紧贴在身上,少年的线条若隐若现。


正想掉头跑,年轻人突然喊了一声。


“拿着,”他把雨衣揭下来,扔给孙翔,“小朋友,就算被人揍成一张饼,也别做有伤风化的饼。”







02

说不认识,是真心不认识。


下午一出网吧,孙翔就看见一个人站在路边抽烟,头发染得发廊灯一样,瞪着来来往往的人,把“不友好”三个字写在脸上,不要钱似的四处放送。


他多瞧了几眼,就给发廊灯不依不饶地缠上了,撂倒一个之后还又钻出两个,一路玩命地追到这里。


有首歌怎么唱来着。


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往相反的方向穿过几条巷子,孙翔估摸着应该已经甩掉了,他迈开腿,打算去超市买点儿吃的,谁知道刚走过拐角,迎面撞见那三个城市杀马特。


正所谓缘分。








03

人倒霉起来,真是放屁都砸后脚跟。


看上去是老大的最先反应过来,瞪大了眼,张嘴想说话,孙翔更快一步,一掌劈在他脸上。


直到老大倒在脚边,老二和老三才一齐扑了上来,发廊灯挥着拳头,孙翔抬臂去挡,眼角却见寒光一闪。


指虎?


这就没有办法了。孙翔咬牙准备挨一下,谁知拳头还没落下来,被一只手轻飘飘地拉住了。


不久前遇上的年轻人站在孙翔后面,就一会功夫,他又搞来一件深色雨衣穿着,整个人黑黝黝的,乍一看还挺吓人。


“太欺负人了。”他说。


趁一二三号都愣着,孙翔狠狠一脚踹在发廊灯腿上,把他踹到了老大身边。


“哟,蛮帅的嘛。”年轻人鼓了鼓掌,“这一腿扫出了剑气。”


老大和发廊灯挣扎着想爬起来,被他两脚踩了回去。


老大:“留个名字。”


“怎么,要寻仇啊?”年轻人低头,纡尊降贵地打量了他几眼,“还是算了,你这种战斗力的,来几个倒几个。”


“不过告诉你也没关系,”他笑了笑,“我叫叶修。”







04

“看你这样子,还是学生吧?”叶修把孙翔送到巷口,把棒棒糖咬得像根烟,“好好的小孩孩逃什么课。”


孙翔把手机怼到他鼻子底下:“今天,礼拜六。”


叶修一个磕都不打地接了下去:“周末?周末就能不读书了吗?以后怎么考好大学?”


孙翔:……“我大二了。”


“哦?看不出来,你长得挺年轻。”他这次愣了一下,做了个吐烟圈儿的动作。


这个叶修神神叨叨的,说话也不甚讨人喜欢,但说到底,实打实地帮了自己两回。孙翔想了想,点开微信:“那什么……我们加个好友吧,改天请你吃饭。”


叶修抱手,抬眼看着他,有过了那么几秒,才慢慢掏出手机。


“助人为乐是我们红领巾应该做的。”他一边扫一边煞有介事地说。


“不过,饭还是不约了,总共就走了这么远,你被人堵了两次,”叶修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和你吃饭风险太大,我怕折寿。”







05

请叶修吃饭这件事暂时耽搁下了,这几天校里来了领导检查,学生们乖得像群鹌鹑。


“好饿!”


晚上从图书馆出来时,杜明哭天抢地:“我要吃牛肉粉!”


“还吃什么,大门都关了。”孙翔道,“张大嘴喝风吧,完了赶紧回宿舍。”


唐昊拎着书包:“宿舍后面就有家夜宵店,要不,谁翻出去赶紧买一下?”


杜明:“剪刀石头布?”


三个人很有默契地一起伸出手,唐昊杜明石头,孙翔一个人剪刀。


“我最近水逆?”孙翔郁闷地摊开手。


杜明拍了拍他的肩膀:“为了牛肉粉。”







06

宿舍楼的围墙旁有棵树,高度正好,长了一根浑然天成且造福众生的枝桠。孙翔抄了个近道,踩着树枝翻上墙,踢了踢腿正想跳,下边儿有道光蓦地一亮。


他吓了一跳,本来利落的动作卡在空中,脚底一滑,直接扑了下去。


“我靠!”


“哎——什么玩意儿!”


孙翔感觉到自己抱住了一个人,落地后滚在一起,他的脑袋埋在那人身上,可以闻到淡淡的烟味。


那人吐掉嘴里的泥,抓起一旁的手机朝孙翔一照,看清对方时,两个人都愣了。


叶修的目光在孙翔的校徽上一扫:“你……也在这个大学啊?”


孙翔仍惊呆于自己丢人的对象竟然如此雷同,迟钝地应道:“啊,是啊。”


“真是太好了呢,”叶修嘴里说着,语气却听不出欣喜,“帮哥一个忙,把这个东西带给你们校的苏沐橙……她也大二,你应该认识吧?”


“苏沐橙?”孙翔重复了一遍,“我们系花?你不会要追她吧?”


叶修道:“系花?哦,你如果喜欢她我就不追了。”


孙翔觉得这人的脑回路简直无法理喻:“不是这个问题……我要是帮了,整个计算机系的男生能把我活剐了。”


“哈哈。”叶修笑了,把一个袋子递给孙翔,“开玩笑的,沐橙是我妹妹,她傍晚发短信给说想吃,非让我送。”


“面包?”孙翔接过袋子,甜香的气味充斥在鼻尖。


“嗯,我做的。”叶修点点头,“下次也给你带啊。”







07

孙翔坐在夜宵店里等着牛肉粉。


现在,他对苏沐橙是叶修妹妹这个说法坚信不疑。


叶修给他的袋子是个土到不能再土的红色塑料袋,劣质,一扯就发白。里面的几个牛角面包也没有包装,就找了个干净的保鲜袋随便一裹,横七竖八地堆着。


“诶,东西好了,慢走啊。”老板把两个食盒装好放在孙翔面前。


“谢谢。“孙翔道。


他痛心地把牛肉粉装进书包背上,连同叶修的面包一起。








08

“嘿,孙翔!”


下午,孙翔坐在校内湖边晒太阳,苏沐橙拿着一个盒子在他旁边坐下。


“那天谢谢你了啊。”她说,“哝,这个,我哥说给你的……我哥做甜点很厉害的,不过他懒得要命,很少做就是了。”


盒子是粉红色的,还扎着花。


孙翔:“……给我?”


“对呀,他说你喜欢这个颜色。”苏沐橙道。


孙翔无语地打开盒子,里面四个泡芙码得整整齐齐。


“哇,泡芙,幸福。”苏沐橙很羡慕地感叹了一声,“不过牛角包也很好吃就是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股牛肉粉的味道。”


孙翔:……







09

“行李就放那,你上车吧。”叶修笑着把烟掐了,接过苏沐橙的包,“暑假打算怎么过,还是去楚云秀那儿?”


“对呀,我们商量好了一起出去度假。”苏沐橙说。


叶修把行李箱放进后车厢,关上后备箱的门,听见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吼了一声:“我不去!”


“哎?”苏沐橙道,“孙翔。”


叶修也转过身,看着不远处的跑车前,似乎在争执的两个人。男的是孙翔,另一个女生看着不像大学生,倒有点儿嫩模网红的味道。


“是他女朋友?”苏沐橙好奇道。


“不像。”叶修摇摇头。


盯着别人看未免不礼貌。他正想招呼苏沐橙上车,却见孙翔突然向他们走来,那女生也急急忙忙地跟着。


“我和同学一起走。”孙翔一指叶修,“再说一遍,你们别管我!”


苏沐橙明显是有点儿懵,眨了眨眼想说话,被叶修塞进了车厢。他打开前座的门,抬了抬下巴,示意孙翔上去。


孙翔看了那女生一眼,钻进车子,重重地把门关上。







10

“别那么打量我——她是我爸的女朋友。”孙翔不自在地看着窗玻璃,“第九个还是第十个,我也记不清楚。”


“她看着和我们差不多大……”苏沐橙道。


“没,小我一岁。”孙翔嗤了一声。


“别聊这个了,”叶修敲了敲方向盘,“你,二翔,去哪儿?”


孙翔直了直身:“你叫我什么?”


叶修:“二——翔。不可以?”


孙翔靠回去:“随便吧。我也不知道去哪,你们到了我就下。”


“要不……你暑假可以和我哥一起嘛。”苏沐橙在后座道,“我反正要出门的,家里就我哥一个人,就当给孤寡男子献爱心呗。”


孙翔:“一个人?”


“是就我一个人,没什么问题。”叶修看了孙翔一眼,“你自己定。”


过了有一阵,孙翔别扭地开口:“谢谢。”







11

“求你了,别在这对我的面粉动手动脚,你不会做的!走开!”


抽油烟机大概坏了,一打开就发出阵阵轰鸣,叶修深深叹了口气,疯狗似的冲孙翔吼道:“你不能去读会书吗!整天整天闲得跟橘麻皮一样。”


“你一个混混,跟我提什么读书。”孙翔撇嘴。


“谁是混混,谁是混混!”叶修正在炸酥条,他上午突发奇想地要做沙琪玛,“黑帮老大,打遍天下无敌手,知道吗。”


孙翔认为他围着围裙,拿着锅铲的形象非常没有说服力。


暑假过去了一半。


孙翔有晨跑的习惯,回来时一般顺手带个早饭。带了几天后,他发现实在没必要,这个叶修每天早上不到十一点醒不来,呼他大耳光都没用。


他开了家甜品屋,中午会做点儿面包,下午三点两人要去开门。


“天是热,可是你一个男孩子,也不用帽子墨镜一起戴吧?”孙翔站在门边,嫌弃地看着叶修找墨镜。


叶修头也不抬:“你脑浆子是不是有点稀,都说了我是一个落魄的黑帮老大,怕人寻仇啊。”


孙翔:“……你是你是。”


叶修总算把墨镜戴上,让自己看着更落魄了些:“我没开玩笑。如果有人跟你打听我,你记得宁死不屈。”


孙翔在心里给他打了个戏精的标签。









12

闲处光阴易过。


十月一到,就是完完全全的秋天了。孙翔和苏沐橙在念大学,叶修只剩下一个人,有时连甜品屋也不太想开张。


白昼不如以前长了,六点半关门的时候,已经是灯火明月,秋色无边。


他点了根烟,慢慢往前走,一边低头回苏沐橙和孙翔的短信。


快到小区时,身后突然几声星零的脚步声,叶修皱了皱眉,他正想把手机放回兜里,肩膀突然被人狠狠的一拽。


刀尖割破皮肤,刺入血肉的瞬间,叶修伸手,毫不迟疑地紧紧握住刀身。


刀捅的是腰腹,格斗的所有动作基本都要用上腰部的力量,而叶修面不改色,回身将偷袭的那人掀倒在地,一步跨过他,拔腿就走。


听响,后面还有几个人在追。


叶修朝繁华的街市跑去,一面在口袋里按下快捷通话键。


“大保健?”电话接通,一个人很猥琐地问。


“保你二大爷,”叶修道,“带人过来,快点。”







13

魏琛坐在床前削苹果,表情婀娜姿地关心道:“哎呀,看看这伤口,你怎么那么可怜呢。”


叶修被他关心得反胃,干脆扭过头去眼不见为净。


他住在甜品屋的阁楼里,空间逼仄,站起来就能碰到天花板,只在床边开了一个小小的窗户。


“削削削,别削了,我差点被人弄死,你上点心好不好。”叶修问。


“我很上心,查了一晚上呢。昨天堵你的,都是猴子的人,住所是别人告诉他们的。”魏琛切了块苹果,扔到自己嘴里。


叶修看着少了一半的苹果:“谁?”


“他们说不上来名字,我想想啊,”魏琛道,“呃……就是‘成天和你混一块儿的那个小跟班’。”


混一块儿?


小跟班?


叶修愣了愣,感觉心不可抑制地疼了一下。


孙翔啊。








14

可以理解,也可以原谅,但并不代表可以接受。


叶修就着窗帘的缝隙向下一扫,看见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他天天都来,来了好几天了,我一看他,他就瞪我。”方锐说,“你之前不是跟他挺要好吗,吵架了?”


叶修伤还没好,方锐是帮他来看店的。


这个“他”指的是孙翔。


“没吵架,我这个年纪有什么可吵的。”叶修失笑。


方锐:“那是怎么的呢?”


“还能怎么的,本来就不是一路人,无聊的时候解解闷,腻了就边儿去。”叶修抓了颗糖在手里抛着,“有个朋友是不错,但也没那么重要。”


楼下来了客人,方锐忙吼了一声,蹭蹭蹭地跑下去。


叶修拉开窗帘,没忍住又看了孙翔一眼。


他也不太清楚孙翔是来干什么的。往好了想,是卖了他以后良心难安,过来探望探望他。


恶意点揣测,大概是帮着来瞧瞧他死了没有。


叶修自认为豁达,世界上少有能困死他的事,可是一想到这里,还是难过得要命。


为什么呢。








15

“坐下吧,我地板都要给你踩塌了。”叶修叼着棒棒糖。


魏琛不理他,仍然在房间里来回愤怒地踱步。


“不行,太气人了!你说刘皓,以前在嘉世你对他也不错吧,他怎么——”


“不全怪他,他不知道我和猴子的梁子。”叶修笑了。


“我操,”魏琛道,“我操,你不生气?”


叶修:“气呀。可是你抢先唱了白脸,我只能唱红脸不是吗。”


魏琛:“我怎么觉得你很开心呢。”


叶修心说是挺开心的。


不是孙翔就好。


魏琛踹了床一脚:“操,你现在怎么怂不啦叽的,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叶修:“以前看着有安全感,其实过的是最不安全的日子。


“讲什么文绉绉的,”魏琛退后了两步,“刚从南天门出差回来似的。”


“你先别走。”叶修招了招手,低头冲楼下喊道:“方锐你把泡芙装几个给他。”


魏琛客气道:“别,我不吃——”


“谁给你吃了,”叶修白了他一眼,“帮我个忙,送到沐橙那个大学。”








16

孙翔上午请假没去上课,他昨天出去的时候淋了雨,回来就感冒,半夜还有点儿低烧。


睡梦中听见宿舍门被打开,一个人走到床边,站了一会,轻轻拍了拍他的脸。


他不想承认,那一刻他想到了一个人。


一个不理他不见他跟死了一样的人。


“唐日天你干嘛!”孙翔吸了吸鼻子。


唐昊哼了一声:“都中午了,杜明给你打了饭,赶紧吃。”


孙翔被唐昊拽起来,刚刚坐好,宿舍门又开了,隔壁的江波涛探头进来:“翔翔在吗?”


唐昊指了指:“这儿呢。”


“沐橙托我转给你,说是他哥送的,”江波涛走进来,把一个粉红色的铁盒放在桌上。


“行啊你,”唐昊看着孙翔,“和系花她哥有一腿?”








17

盒子里仍然是四个泡芙,泡芙底下有一张白色的卡片。


抱歉二翔。


如果可以原谅我,我翻进去找你。


如果生气不想看见我,我在校门口等你。


评论(19)

热度(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