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一把年华不要钱 01



【四月末五月初的温柔晚风,秋日湖面上飞鸟的影 子,同人间灯火一齐升起的云海繁星。

总有一个人,会让你想到这些美好的事情。】









“老叶,一会儿你千万好好演,别撅了我的面子。”方锐拉着叶修的手,四目相对,言辞诚恳,“怎么着都好说,回头我酒庄里的酒你随便搬。”


叶修尝试着把手抽出来,没成功,只得不甚走心地安慰他:“放心放心,哥办事你还不了解,出过差错没有?”


方锐:“嗯,我平时也看你挺人模人样的,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碰上正经事就发疯。”


叶修:“……放手,先绝交一分钟。”


从两个人在地铁站碰面起,方锐已经把这次饭局的重要性颠来倒去地讲了七八遍,整个人神神叨叨,像是误入了什么邪教,导致现在叶修看他张嘴就觉得他在找揍。


和前男友吃个饭而已,搞得要去同美国总统签什么外卖协定。叶修无语地想。


“拜托了,老叶,这次真别掉链子。”不多久,方锐又开始念叨,“你记着啊,一定要表现得又清纯又可爱,还有,最好是对我深情款款,千依百顺!狠狠打那个混账玩意儿的脸!”


叶修就着路边商店的橱窗看了眼自己,认为无法和方锐达成审美意义上的和解,只好装聋做哑。


在此之前,方锐缠了叶修三天,说要他帮忙,到渣前任面前,假扮现任,秀他一脸。


这做法实在太蠢,让叶修不由怀疑方锐的大学毕业证书是不是买的,并且真心想提醒他买高了。


“对了,你那个男朋友叫什么来着?”走到饭店门前,叶修烟瘾上来了,他没带烟,为了转移注意力,随口没话找话地问道。


方锐挠了挠头:“啊这个……到了你就知道了。”


在方锐的支吾间,叶修心头蓦地涌上一种不祥的预感。


等推开包厢的门,见到了人,叶修露出个波澜不惊的笑,内心就一个感想:


方锐我可去你的吧,你是嫌我这把老脸丢的不够干净,还是脑子有毛病?


唐昊和另一个人并肩坐着,也愣了半天,仿佛不敢置信:“叶总?”


叶修:“唐昊……没想到这么巧啊。”


唐昊冷笑了一声,转向方锐:“你说,你喜欢温柔体贴的?还有什么,乖巧可爱的?叶总真人不露相啊。”


叶修面不改色,入戏很快:“我确实不是锐锐中意的性格,但我愿意为了他改变自己。”


方锐被叶修一声“锐锐”喊得从脚趾头恶心到了天灵盖,后背发寒,面上却在亲热地微笑。


唐昊凶狠地瞪了他们一眼,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揽过身边那人的肩膀,把对方扯了一个趔趄:“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孙——”


话未说完,这位孙姓年轻人长腿一伸,毫不回避、称得上明目张胆地踩了唐昊一脚:“干嘛?拉我不会轻点?再拉翔哥把你搓墙上去!”


方锐和叶修:“……”


唐昊黑着脸把话说完了:“孙翔。”


孙翔踩了唐昊一脚后便坐回去,专心致志地吃凉拌海带,整个包厢安静无比,只听得见他吧唧吧唧的声音。


叶修打开手机,打了行字给方锐看:“锐啊,你知不知道我家老头子和唐昊一家关系好得很……唉,我打小干的倒霉事他都听过,你让我打他的脸,也太抬举我了。”


方锐飞快地回道:“没关系没关系,咱们又不跟他比啥,为的就是秀恩爱!你看那孙翔,简直‘配合你演出的我却视而不见’,啧,我觉着咱们赢了。”


叶修叹了口气。


他和方锐一晚上都在为彼此夹菜,耳鬓厮磨,殷殷关切,一派其乐融融,如果忽略叶修偶尔憋屈的表情,端的是一对甜蜜小情侣的样子。


唐昊看着叶修和方锐,就差把“快要气炸了“五个字写在脸上,一旁孙翔倒是心大,对三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浑然不觉,手里的苦瓜羹就是他的全世界。


方锐提到过,唐昊和他分手的原因是性格不合。看得出来,孙翔和唐昊“性情相投”,两人都是即点即炸,仿佛随时要去对方同归于尽。


孙翔:“唐昊,放下那个鸡腿,我告诉你,牙揍掉了不好找。”


唐昊:“怎么,想吃啊?想吧,吃屎都赶不上热的。”


“傻逼!”孙翔把筷子一拍。


唐昊示威似的咬了口鸡腿:“呵呵。”


叶修只当请了两说相声的助兴,嘻嘻哈哈地拾了个乐子:“方锐,你这前男友很有意思啊!”


一偏头看方锐,他的神情却有些落寞。许久,才慢吞吞地打字:“老叶……我突然觉得,他们感情真的很好……也很般配,或许,我应该放手了。”


叶修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般配?


唐昊正往孙翔碗里吐口水。


叶修又犹疑地看了方锐一眼。


饭吃了一半,唐昊提议开瓶酒。


叶修和方锐都没有开车,自然同意,唐昊给三人各倒了一杯,独独漏过了孙翔。叶修只当他们怄气,起身正想补上,却被孙翔按住了。


“叶哥,谢谢,我不喝酒。”孙翔道。


叶修便坐回去:“行。”











酒是红酒,喝不醉人,一行人走出饭店时都很清醒,就是方锐情绪比较低落。


孙翔有开车来,唐昊临上车前问叶修:“叶总,你还住原先那个小区吗?”


叶修想了想:“绅华?是啊,我哪有钱换新的呀。怎么了?”


唐昊:“哦,那你和我们一道吧,孙翔也住的那个小区,送完我,你们可以顺路一起回去。”


给夜风一吹,叶修才有些回过味来,从小到大狂得没边、总也揍不服贴的唐昊,如今也是生意场上面面周全的人了。


他不无感慨地笑了笑。


“你去吧。”方锐在他身后说,“我住的近,走回去就行。你喝了酒,我也不放心你自己回去。”


叶修肯定没有看错,唐昊的眼神暗了几分。









是这样的,京城里有一个圈儿的公子哥,他们不管事,只负责败家,好在家大业大,败也败不光。吃过见过玩过了,闲下来就给自己找刺激,比如市中心非法飙车什么的。


叶修有幸坐过他们的车,并且更加有幸的,没有被撞死。


现在,坐在孙翔的车上,叶修非常希望自己能有少年时的幸运。


“你他妈慢点!你往哪开!”唐昊对着孙翔耳朵吼道,“喝可乐也能上头是不是孙二傻!”


孙翔目不斜视地给了他一掌:“闭嘴吧,我开得好好的,你逼逼什么!”


唐昊怒了:“你开的根本就不是去我家的路!”


孙翔手里的方向盘打了个转,车十分不稳地在地上漂了半圈:“带你抄近道懂吗!你再叫就把你扔河里去!”


叶修坐在后座,扯了扯领带,嫌绷得慌,便解了下来放在一边。


驾校太水,我太倒霉。叶修宽慰自己。


“叶哥,”孙翔突然出声,“你是什么时候搬进那个小区的,我都没见过你。”


“啊?”叶修顿了顿,“我前几年在国外,刚回来不久,小孙你没见过我也正常。”


唐昊道:“叶总,你叫他二翔就可以。”


孙翔:“唐日天!”


唐昊翻白眼:“不然呢?叫你什么,孙屎吗?”


离唐昊的住所还有两条街,他被孙翔踹下了车。不知是不是叶修的错觉,唐昊没在,孙翔反而稳重了些,中规中矩地把车开回了二人的小区。


“再见,二翔。”叶修下车,笑着打了个招呼,“晚安。”


孙翔没什么表情地回了一句晚安。


回到公寓里,叶修接到了方锐的电话。


“难过吗?”叶修打趣。


方锐哈哈笑了几声:“怎么可能,我看他们挺好的,感情啊,必须得真的牢固才禁得起这么吵……以前的事就过去啦。”


“好。”叶修站在窗边点了根烟,“不提了。”


“你这次回国是打算怎么办?你家老头子同意你开工作室了?”方锐问。


叶修摇了摇头:“没同意,跟我打太极呢,都这么多年了,他还是不相信叶家人中出了一个不会做生意的叛徒。”


方锐一阵大笑。











从小,叶修的成长方向就和他那弟弟叶秋不同。


叶秋按着家里人既定的道路不偏不倚地长大,在公司管理和经营上很有天分,叶修却对此毫无兴趣。他的叛逆期格外晚,直到大三才玩了个离家出走,背着摄像机去了国外,足迹辗转各个地方。


叶修这次被老爸叫回北京过年,与他合作的朋友也一起回国,商议在国内办个工作室。


其实,如今的叶修,在业内已经风生水起,老爷子就算反对,也难以改变什么。


叶修明白,可是他也不过是想要一份承认。


年轻气盛终会在光阴中磨平,一个人走得越远,反而越想拥抱温暖。


叶修一面打电话一面脱外套,伸手习惯性地在衬衫领子上一摸。


摸了个空。


领带落在孙翔车上了。

评论(27)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