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垂顾





“你听说了吗,叶修有对象了!我靠,是谁这么能忍!”


孙翔正用勺子把咖喱酱拌进饭里,看到唐昊发来的消息,用另一只手调出键盘,打了几个字上去,看了两秒又删掉了。


唐昊的“感慨”一条接一条地跳出来,光标在屏幕上不停地闪烁。最终,孙翔按着平时提起叶修的一贯语气回复道。


“这就叫‘情之所钟,虽丑不嫌’。”


也不全然是埋汰。


叶修在联盟里混了这么多年,心越滚越脏,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本事炉火纯青,有时候,不运口气,即使是孙翔,也会被他的垃圾话气个跟头。


这不过是其一,还有,就是叶修实在太能叨叨了,这一点孙翔从前没看出来,但现在深有体会,并且烦不胜烦。没退役那会儿,他吃饭时手不小心在碗沿上磕一下,叶修都要紧张兮兮地看上半天。


有首歌与他简直严丝合缝: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啊这个人就是娘,啊这个人就是妈。


所以,孙翔确实佩服那位有着能容百蛟之腹的女生。至于佩服之中掺了多少羡慕,反正也只有孙翔自己知道。











是啊,羡慕。


孙翔和叶修,算是是床伴。


成为py的过程孙翔不记得了,他当时给假酒坑得不轻,神志全都飘在天上。听叶修说,那天兴欣主场轮回客场,赛后两个战队一起吃饭,轮回几个小年轻喝了点酒,醉得随时要扑街,而自己就这么倒霉,摊上送孙翔回酒店的活。


他说这话的神态格外让人不爽。


孙翔冷笑着讽刺:“然后呢?我不让你走?我拉着你不放?”


“何止。”叶修叹气,道,“你吐了我一身,说我不陪你睡觉你就哭给我看,我也是没办法啊。”


孙翔冲他竖了个中指,心道,某人和某人的战队,真是一脉相承的不要脸。


叶修的话要打多少折扣不知道,但两人的关系确实是就这么定下了。


轮回剑指一冠,孙翔尚在当打之年,训练,比赛,复盘,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和精力,没有多余的二十四小时让他交女友。


叶修也并不轻松。兴欣出道夺冠,看起来顺风顺水,可战队实力和其他俱乐部还是无法相比,在新季赛中愈发举步维艰。


他们俩虽然老呛,但床上合得来、省心、也不必担心对方出去乱讲,这一点两人都心知肚明。至于那点儿不好说的心思,那是孙翔从来没说出口的秘密。


喜欢。


其实……也没有很喜欢。


就一点点,应该是睡着后被叶修迷迷糊糊抱在怀里的时候,也许是他一遍遍陪孙翔看比赛视频的时候,又或者,悸动本不知从何而来。


食不知味中,孙翔吃完咖喱饭,一个人把外卖收拾了放在门边。


再回到电脑前,看到同期群里已经就叶修脱单这件事进行了爆炸式的讨论,连在家带娃不问世事的邹远都给轰了出来,徐景熙拿着表情包疯狂刷屏。


轮回群里,情况也差不多。周泽楷,一代枪王,传闻中手稳得一批的男人,一连打出了好几个错别字。


孙翔逮住了比较镇定的江波涛:“你们是听谁说的?”


江波涛:“啊?翔翔你也在啊。苏沐橙说的,听她口气,这次应该是真的哦。”


孙翔本来想问问有没有照片,后来又忍下了,反正叶修早晚会来跟他炫耀——这个人前两天跳一跳超了他两分,就大张旗鼓地到孙翔面前得瑟。










果然,下午三点,孙翔看着电视,接到了叶修的电话。


“周末加班吗,孙大设计师?”叶修问。


“不加班。”孙翔把电视声音调小,“有屁放。”


叶修:“啧,你真是一点生活情趣都没有。”


孙翔:“现在发现还不晚。”


“晚了,”叶修说,“要不要出来逛逛?晚上请你吃饭。”


他们两个人约饭约电影,目的从来都不单纯。孙翔记得自己明天有新品发布会:“明天有事,今晚不做。”


叶修顿了顿,意味不明地笑了:“就吃饭而已,别把我想得那么丰富。”


“……”


“一会儿去接你。”


孙翔拍了拍抱枕:“行吧。”


可能是要好好谈谈。挂了电话,孙翔想。


叶修在五点半的时候,把车开到了孙翔楼下。


他被叶秋抓回公司以后,买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但一个人时并不常开,那车倒像是给孙翔专用的。


“怎么不坐前面?”叶修从后视镜里看着孙翔,挑了挑眉毛。


“嫌你碍眼。”孙翔往椅背上一靠。


“行吧,你是大爷。“叶修笑道。


晚饭订在一家海鲜餐厅,出门之前,孙翔打了一肚子草稿,可是叶修只字不提分手的事,看起来心情愉快地给他剥了一盘子虾仁,笑眯眯地看着他吃。


“你笑得我发毛,”孙翔翻了白眼,“看什么看啊,再看头都给你打掉。”


“吃吧吃吧。”叶修扬扬下巴,“我就看看,好玩。”


孙翔有个特点,就是不记事。虽然知道叶修的这份欢欣并不来源于自己,可不自觉的,紧张了一下午的心情也跟着放松下来。


走出餐厅,叶修去取车,孙翔站在路边边玩手机边等。他点开微信,回了杜明几条信息,刷了会儿朋友圈,直到手指在苏沐橙不久前发的一条动态上缓缓停住。


苏沐橙:


“哈哈,有生之年咯,我哥说他要改邪归正,威逼利诱地让我给他挑戒指。”


“那什么,给你们看看图片,也帮我参谋参谋啦。”


“他这次真的真的是认真的!”


叶修平时漫不经心的,可是认真起来也像那么回事。女孩子会喜欢这样的人吧,对所有人所有事都不甚上心,独独把你放在心尖上最敞亮的位置。


全身的每一个关节都被风冻得没了知觉,孙翔看了一眼暗淡的天空,勾了勾嘴角。


可笑吗,叶修说他要改邪归正,可是孙翔不是那个“正”,他把他当作改邪归正里的“邪”。











轿车在面前停下,叶修摇下车窗,喊了一声二翔。他手里亮着的手机屏幕上赫然是孙翔刚刚发出去的信息:不用接我,你自己回去吧,以后也别他妈来烦我。


“什么意思?”叶修坐在座位上,侧着脸,脸色不太好看。


见孙翔不说话,他又问:“你怎么了?”


“你是瞎了还是脑子有虫洞啊!”孙翔突然吼了一声。


叶修的手指本来已经扣在门把手上了,闻言停了动作,一双眼睛不解地看向孙翔。


“滚!”孙翔咬咬牙,一脚踢在叶修的车门上。


四周亮起夜晚的灯火,从叶修脸上一晃而过。他又一次深深地看了孙翔一眼,踩下油门,轮胎和地面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扬长而去。


孙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


他洗了个澡,把自己扔在被窝里,混混沌沌地拿出手机给孙哲平发信息。


孙翔:哥,你和张佳乐一定要好好的。


孙哲平的回复来得很快:孙翔???你他妈脑子进水了?进水了厕所里控控!挂阳台上晒晒!


孙哲平:你干什么了?


孙哲平:孙翔你绝症了?


看到这几条讨喜的信息,孙翔抱着枕头一阵大笑,笑得泪花都出来了。


皮这一下真是开心啊。


五分钟后,张佳乐来找他视频通话。


“喂,二翔,你没事逗你哥干什么呀,”张佳乐无奈的脸在电脑上晃,“大孙刚刚都转圈了,他吓了个半死你知道吗。”


孙翔回来时魂不守舍,地暖也没开,现在缩在被子里露出一个脑袋:“我就祝福你们一下嘛!”


“行行行,”张佳乐比了一个手势,“二翔,你是不是有什么事……你是不是失恋了啊?“


孙翔沉默了一会:“你和我哥平时吵架吗?”


“吵架?”张佳乐睁大了眼。“这有什么,大家都是男人,没什么事是床上说不清楚的。“他很无所谓地一摊手。


孙翔:“……那是因为你男朋友的心思和狗一样单纯。“


在电脑那头传来孙哲平的暴喝之前,孙翔发挥了前职业选手无可比拟的手速,眼疾手快地把聊天框叉掉了。


他钻进被子里,柔软的棉被裹住他,仿佛把所有委屈和难过密不透风地围住了。


“我指望一夜的大雨,把天上的星和月都遮了。


我指望今夜喝得烂醉,把记忆和相思都灭了。”


城市依然享受着消逝的繁华,人也总是要往前走的。










孙翔其实没指望张佳乐能说出点什么,他和叶修也不是吵一架打一架这么简单的问题。


性别,性格,年龄,是他们终将渐行渐远的原因。


退役以后,孙翔通过自考进入大学,毕业以后在北京成了一名服装设计师,创立品牌,成立工作室,在时尚圈里也算闯出了一小片天地。


下午是新品发布会,工作室那边联系了几个平时关系好的明星出席,新晋女歌手唐安娜与孙翔关系不错,也在邀请之列。


记者采访结束后,孙翔走回后台,看见他新招进来的那个小助理正扒拉着唐安娜化妆间的窗户,表情动作无一不猥琐地往里看。


“干嘛呢?”孙翔拍了拍他肩。


“啊?老板!”小助理吓了一跳,“不不不老板,你相信我,我没有偷懒,我就是想找唐小姐要个签名……啊你知道,我女朋友最喜欢她了。”


孙翔:“我不知道。”


助理:……


孙翔顺着小助理的目光往化妆间看,见唐安娜极有风韵地眯着眼,旁边一个穿着灰色羽绒服的男子正和她说着什么,两人侧着头,脸上都是笑意。


画面是让人看了就移不开眼的温馨。


那羽绒服还他妈就是昨天吃饭穿的那件。


叶修。


孙翔狠狠一踢墙面,瞪了不明所以的助理一眼:“去,让唐安娜准备一下,一会儿上台。”


助理:“可是唐小姐刚下来……”


孙翔已经大步走远了。


他给自己找了一堆事做,又忙了一圈才回到后台。


唐安娜脱了高跟鞋,靠在角落歇息。她优雅地点燃一根烟,看见孙翔进来,淡淡地一抬眼。


“你助理怎么让你碰烟了?”孙翔问。


“他不知道。”唐安娜冲孙翔吐了口烟,递上一根。“我向刚刚那帅哥要的,叫什么来着……叶修?是你朋友吗?人还挺有意思的。”


“别想了,他有对象。”孙翔没什么精神地接过烟,在唐安娜那里借了个火,静静地站在她旁边,低头缓缓地吸了口气。


还没吐出来,一只手突然绕过他的脖子,从后把烟抽走了。


“唉,真是,小朋友抽什么烟。”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没收了。”


那只手指节分明,夹着根烟,看上去很有味道。叶修就着这个姿势,半抱半靠地把脑袋搁在孙翔肩上。


孙翔接收到了来自本能的信号,张口道:“滚远一点。”


唐安娜看着眼前两人,再联想到孙翔那句不开心的“他有对象”,一下子灵台清明:


“我明白了。好的,不打扰你们,先走一步。”


她踩上高跟鞋,冲孙翔挥了挥手,又一撩长发,给叶修抛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












唐安娜走了,叶修不知道抽什么疯,趴在孙翔身上一直笑。


“叶修!”孙翔忍无可忍,低喝道,“你是聋了还是瞎了,跟你说别来烦我,碍眼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叶修好似很自然把孙翔的手握住,“可是我也没办法呀,有些话总得来说清楚。”


孙翔咬牙切齿:“我昨天说的都不是人话吗!”


叶修:“是是是,可我还没说。”


“你——”


手指一凉,孙翔再低头时,已经多了一枚闪闪发亮的戒指,是苏沐橙朋友圈图片里的其中一款。


“什么意思?”孙翔看着自己的手。


“这个……反正,是沐橙挑的,不好看以后去找她。”叶修紧紧拉着孙翔的手,如果忽略灯光下发红的耳尖,他还显得挺镇定自若的。


“那什么,二翔,我喜欢你,真的,以后也想喜欢,批准一下呗?”


手指上是一枚素戒,没什么繁琐的花纹,孙翔眼见地看见最边上的名字缩写。他张了张嘴,但是嗓子发紧,也不敢看叶修的眼睛。


“批准吧。”叶修轻声道。


“我……我真不想理你,”孙翔吸了吸鼻子,“你害我吓了一整天,傻逼……还有,我……翔哥年纪轻轻栽在你手里多丢人啊……”


“啊啊啊!“


旁边突然一声尖叫,孙翔和叶修一齐抬头,看见那个现世宝的助理正满脸惊慌地看着他们。


“老老老老老板,”他打着磕,猛地捂住眼睛,“我啷个都没看见!”


叶修笑了。


孙翔:“咱俩的事等一下,我先去灭个口。”




评论(31)

热度(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