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七年

【我真的觉得很甜】


生活是一门艺术,无处不讲究,无处不吝于心思,可也总有一些时候,执卷之人亦无从下笔。正如天下之大,并非人人任凭来去,更多的囿于四壁,无根而生,无果而去。


孙翔就是那个难以进退的人。


就算迟钝得像块木头,孙翔也不得不意识到,他和叶修已经很久没有好好说过话了。有时候,孙翔甚至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像别人说的那么蠢,是不是换一个随便什么人,易地而处,情况未必就如现在这样不可挽回。


两人在一起快七年了。


不是没吵过架动过手,互相谩骂有,惹毛了掀桌抄椅子也有,叶修曾经半夜被他一脚从床上踹下去过,他也为了躲叶修去周泽楷家窝了两个星期。


可是气归气,骂归骂,心里却怀着种“反正他也跑不掉”的宁静,从来没有哪次,像现下这般惶恐和害怕。


孙翔想到了分别这个词。


从某时某刻开始,他们之间变得事事不对,比如说,今天孙翔想吃铁板烧,叶修就一定发了疯似的想吃酸菜鱼,孙翔说去看美国队长,叶修就突发奇想地要尝试国产鬼片。


对,叶修会迁就孙翔,他就好脾气地笑着,叼着他那根烟,眼里没什么情绪——这并不代表被迁就的人开心。


孙翔宁愿叶修打开电脑拉他上竞技场,谁赢了听谁的,咄咄逼人也好,吵上半天也罢,而不是那行吧,好的好的,都凭你。


按理说这么多年走过来,两个大男人彼此还能有什么隔阂,实在没必要向那些小情侣看齐。


可是有什么办法,大概还是命里犯冲吧。



孙翔在沙发上翻了个身。








他是被一个电话从思绪里拉出来的。


叶修正好推开厨房的门走出来,看了孙翔一眼,把手里装着苹果块的小瓷盘放在桌子上,抱起小乔去阳台吹风了。


孙翔不爱吃水果,尤其不爱抱着啃,叶修不止一次嫌过他事多。


我是不是真的挺烦人?叶修就差把无话可说写在脸上了,当我不识字么。孙翔看着叶修的背影,心道。


电话是江波涛打来的。


杜明退役以后在北京做火锅店,生意出乎意料地好,这周二分店要开张,他邀请几位老队友一起去聚会。江波涛说孙翔如果去的话,机票就由他一块订了。


“去呗,”孙翔道,“蹭杜明的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好。”江波涛笑了,“那叶修前辈,他和你一起去吗?”


孙翔沉默一会,咳了一声:“应该不了吧……”


江波涛说:“有空一起来嘛,杜明也请了他,客气什么。”


孙翔叹了口气,抱着手机走到阳台前,扒开门露出个脑袋,问叶修去不去。问完了又补充:“杜明喊你去的。”


叶修张了张嘴,表情被夜色洗得晦暗不明,最后只是笑了笑:“我还是不去了吧。”


“哦。”孙翔说不上来是失望还是别的什么,他缩回头,对着手机道:“不去。”


“行。”江波涛那边传来点鼠标的声音,“那我买票了。”


挂了电话,孙翔坐回沙发看电视,看了十来分钟,阳台上突然传来小乔的一声惨叫,那只胖猫挣脱了叶修的怀抱,在透明的玻璃门上扑腾了几下,连滚带爬地冲了进来。


孙翔起身,蹲下去看它,白色的猫毛上一截烟灰,他忙伸手拍了下来。


如果在以前,孙翔一定扑上去揪着叶修的领子吼他了:“叶修,最近是不是把你胆养肥了?你烧我的猫?还他妈敢偷偷抽烟?老虎不发威你当我太鼓达人?”


现在?孙翔承认,现在他不敢。


他看着叶修掐了烟走进来,二人无言地对视了片刻,中间一只猫凄厉地在地上划着圈,留给叶修一个愤怒的屁墩。


“刚刚走神了,不好意思。”半晌,叶修道,“我去书房,用一会电脑。”


孙翔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嗯了一声。







七年。


七年很长了,凡人一生不过百年。七年也短得要命,余生还有数不清多少个的七年要捱过去。


孙翔突然发现,横在他们中间的,不过是叶修还喜不喜欢他。叶修从前在意他,天明白那是不是一时冲动,以后呢,如果不喜欢了,又怎么办呢。


时间没能让孙翔心上的人变成蚊子血,倒是变成了一线朱砂,牢牢系住这颗心,随时能分割成两半。


孙翔抱着小乔,猫软软的身子在他腰间蹭来蹭去。


猫是叶修的猫。孙翔有些恍惚地想,万一有一天我要走了,它会留下来陪叶修的吧?







几天后,孙翔简单收拾了一下背包,登上了去北京的飞机,他走的时候叶修已经去上班了,只留了张纸条在冰箱上,让他记得吃早饭,证件记得带。


到北京是下午了。他和周泽楷前后脚到,两人机场碰面,去杜明家里打了一圈斗地主,江波涛等人才来,方明华带了老婆不算,手里还牵着个小的。


“那人都齐了?直接过去吃吧,我给你们开个小灶。”杜明招呼,“我叫个车,行不行?”


周泽楷和杜明凑在一起点手机,江波涛绕到孙翔旁边,拍了拍他肩膀:“小孙。”


“啊?怎么了?”孙翔抬头。


“叶前辈刚刚给我发信息了……他说他也来,五点多能到,你知不知道?”江波涛问。


“嘛?”孙翔看着江波涛,好半天才说,“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江波涛也搞不清状况,“可是叶前辈好像有事找你。”


有事?孙翔心说,奇了,叶修这货能有什么事,还要巴巴地赶到北京来,吃饱了撑的,平时在家里朝夕相对的也不见他跟我说几句话……


正在往前走的孙翔的猛地顿住了,手脚冰凉。


是有件事,没错。


叶修的性格他很清楚,平时看着笑笑的,骨子里却有和叶秋一脉相承的理智,他相信自己,所以他要做的事情从不拖泥带水,没有转圜的余地,他甚至不会给孙翔任何思考的时间。


掠过千山万水来说一声分手吗……


如果是真的是这样,他不会同意,可是不同意,又能怎么办。


孙翔觉得自己的脸一定白了,他强撑着继续走了几步,觉得不行,一把拉住了一边的杜明,几乎是吼出声来:“快,车借我。”


杜明被他的脸色吓得差点崩出两米,愣愣地把车钥匙双手递了出去。


孙翔拉下钥匙,拔腿就跑,被江波涛推了一把、反应过来的杜明在他身后追:“二翔!傻逼!大佬!!你认路吗!你人丢了没事!我求求你别把我车开没了!”







这样的奔跑,上一次出现在三年前。当时也是个傍晚,孙翔在小区里挂着耳机慢跑,突然接到了叶修一连几条的微信,让他赶紧回家。


他被叶修的夺命连环吓到了,三步并作一步跑得快撅过去,等到家开了门,发现灯全暗着,叶修半跪在茶几前,捣鼓着一个玻璃瓶子。


“二翔,过来看看,我觉得我做的还行,沐橙非说丑,她真的没眼光,对吧。”


孙翔在叶修的声音里慢慢走近。


叶修放下手,轻轻晃了晃玻璃瓶,瓶子里深蓝色缎子一样的底布上缓缓流过点点星光,随着动作在空气中一浮一沉,像是盛放着碎开的银河。


“送你的,到底好不好看。”叶修期待地凑上来。


“这里面装的什么?”孙翔问,“你怎么会做这个。”


“你不会想知道这是什么的。”叶修笑着冲他眨了眨眼,“说出来就不浪漫了。”


孙翔不知道,那天让自己移不开眼睛的,究竟是璀璨的星光,还是叶修的笑容。








“我真没想到,二翔。”叶修坐进车里时悠悠道,“你一个路痴是怎么把车毫发无损地开到机场来的。”


孙翔实在分不出心思去听叶修讲了什么。


“我来接你。”孙翔一路都没有说话,再开口时声音都黏在一起了,他紧紧握着方向盘,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多委屈。


叶修始终看着他。


“叶修。”孙翔道。


叶修坐在车座上,嗯了一声。


孙翔看着自己手上的青筋,突然觉得自己简直不可理喻,有些可笑,就像在等待后半生的宣判一样。


他深吸一口气,再一次告诉自己不管叶修说什么都不能答应,才慢慢地开口:“你有事……找我?其实不用跑这么远,有什么事电话里就可以说。”


“远?”叶修顺着他的话头,重复了一遍,“你觉得远?嗯……那你想过——放弃吗?”


放弃?


孙翔觉得自己一身的血都随着他一句话冻结了。


过了一会,叶修靠近了些,反握住了他的手,声音难得地都是严肃和郑重。


“我觉得不远。我可以坐几个小时的飞机来找你,再久一点,再远一点,或者花掉我另一个七年也无所谓,”叶修似是而非地说,“可是孙翔,你能不能看看我,你能不能……”


孙翔感觉嘴唇被轻飘飘地扫过,耳边响起叶修的声音:“相信我。我也想过,和我待在一起七年,你可能累了,可是我还是想让你相信我,行不行?”


孙翔呆呆地看着埋在自己肩头的叶修,一瞬间感觉脑子都转得脱轴了。


叶修很久没等到回应,深深呼出一口气,想要起身,被反应过来的孙翔重重一把拉了回去,单手撑在窗台上才保持住平衡。


“二翔……”叶修抽了口气。


“你他妈不是要来分手?“孙翔暗暗地掐了几下大腿,不敢置信地拽着叶修。


叶修摸了摸他的头发,温柔地笑着:“肉给你吃太多堵脑子了是吧?”


“你……”孙翔瞪着他,一颗心骤然放下,整个人有点儿恼羞成怒,“你给我爬下去,别在翔哥跟前碍眼,我不想看到你!”


“可是你还没回答我。”叶修道。


“就这么点破事你还要跑北京来?嫌钱多你怎么不烧啊!什么时候不能说了!”孙翔怒道。


“嗯,”叶修微笑着看着他,“可是你还没回答我。”


阳光有些大,眼睛被晒得发酸,孙翔忍不住抬手挡了挡。他觉得叶修傻,傻透了,世界上最讨厌的人莫过于叶修。


孙翔气鼓鼓地发动了车子,在马达轰鸣声里,很小声地说:“我什么时候不相信你了。”




评论(17)

热度(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