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作者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




王杰希退役后,有节目要为他做一个专访,请了几个他的圈内好友,也给叶修发来了邀请。


“……好友?”听到消息的叶修不可置信,“不是,老王恨不得拿扫帚拍死我,还访谈,让我俩在台上相看两相厌么?”


魏琛点评:“诸神黄昏,最后的一战。”


叶修本来想直接推了,但是陈果没同意。


她蛮横地把流程表拍在了他的泡面杯盖上,叉起手看着他。


叶修的心和泡面汤一起震了震。


“我不去!”叶修扒着桌子,“去干嘛?我不想和那王大眼表演什么依依惜别,我只想放鞭炮十里八乡地欢送他。”


陈果很强硬:“让你去你就去。”


叶修道:“你给我一个去的理由。”


陈果从头到脚写满理直气壮:“兴欣缺钱。”


叶修沉默了片刻:“……那就忍心让我出卖色相?”







事实是,他们当然忍心。


陈果只给了叶修一张飞去北京的机票,不把节目录完,回程票不给报销。


微草那群嗷嗷待哺的孩子刚刚拍完,一步三回头地走了,主持人请出了一脸沧桑,步履踉跄的叶修。


王杰希看着叶修坐到身边,被他的黑眼圈吓了一跳:“怎么?我退役让你这么伤心欲绝?”


叶修一笑:“可不,我激动得几晚上没睡着。”


王杰希:“……呵呵。”


叶修:“老王,你看你都退役了,我们终于可以手拉手去大草原奔跑了。”


王杰希:“……”


叶修揉了揉眼睛,还想开口,被王杰希用那价值百万的手捂了回去。


王杰希一眼温柔,一眼凶恶地看着他:“你累了吗?累了话就不要这么多,注意休息啊。”







随后,喻文州也来了。


蓝雨的宿敌退役是个好消息,喻文州像一阵春风,穿得意气风发,去台前和王杰希走最后一个part。


叶修叼着根烟,在后台边听边等。


主持人问王杰希退役以后打算做什么。


王杰希沉吟着还没回答,喻文州不知道被戳中了什么笑点,握着话筒莫名其妙地笑了半天。


王杰希无言地用眼神询问他。


喻文州摆摆手,带着笑意道:“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以后再也不能在赛场上看到王队了……”


又是几声憋不住的笑。


王杰希无奈:“这么高兴?”


喻文州正了正色:“其实我心里特别难受,就像中了奖一样。”


主持人愣在一边当壁纸,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喻队,别高兴得太早,”王杰希向他凑近了一点,袖子微微挽起,露出一截冷白色的手腕。


“虽然没有荣耀了,但我还有你。”他说,“肯定赖着你养我。”


喻文州嗯了一声,身子偏过去和王杰希一击掌:“那勉强爱你。”


主持人脸上笑嘻嘻:“……”







他们曾经剑指一冠,他们曾经守着各自战队寸步不让,他们也曾一身坚不可摧,无处不可去。


何以无惧无畏,何以一往无前。


世界上,有些东西永远也不会改变,比如心之所向,比如心之所属。







回到兴欣,叶修心潮澎湃。


王杰希太他妈能撩了。


他回忆了一下今天被摁着头吃下去的狗粮,坐在电脑前,文思泉涌,洋洋洒洒写了一页A4纸,给孙翔寄了过去。


一星期以后,叶修收到了孙翔的回信。


他寄出去的纸连个角也没少,平整得看不见一丝褶皱,孙翔在字与字的缝隙里潇洒地写了一行字。


叶修使劲儿把眼皮扒开,才看清他写的什么玩意。


“有屁放,这么长,不看。”

评论(30)

热度(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