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我期待的你

【翔宝生贺,叶翔,我们小周实力刷存在感】






冬日的天色暗得比平日早些,六点十分,从窗口看出去,正是山衔好月来。


屋内,三个人坐在电脑桌前。


“喂,”魏琛终于忍无可忍,伸出一只手在叶修眼前晃了晃,“你盯着我有十几分钟了,再看老子收费了啊!”


“嗯?不可能吧?”叶修回过神,避开他挥舞的手,“你是不是眼瘸?你……”


魏琛一拍旁边的方锐。


方锐点头:“你看着老魏好半天了,还一脸幸福的。”


“哦,”叶修一个磕都不打地接了下去,“我眼瘸。”


魏琛呸了一声,爆了粗:“他妈滚,你看我的每分每秒都在炙烤我的灵魂。”


方锐抬了抬叶修的下巴:“哥,想什么呢?一早上跟梦游似的。”


“想礼物。”叶修叹气,“二翔生日快到了。”


“你之前生日,他送了你什么来着?“魏琛问。


叶修仔细想了一下:“几包榨菜。说什么……让我吃泡面的时候注意补充营养。”


魏琛崇敬地竖起大拇指。


方锐凑过来:“要不你送他一包儿童奶酪棒吧,上次超市打折,我买得太多了。”


“走开。”叶修用手掌把方锐的脑袋拨到边上去,“我认真的。”


喜欢一个人,就像滚雪球一样,那些细小琐碎的好感越滚越多,最后变成了难以宣之于口的偏执。


不想让孙翔的生日过得比别人差。


我送的礼物一定要是最好的。


“你认真的?”魏琛重复了一遍,颇为咬牙切齿,“上次送我痒痒挠的还是不是你了?”


“惭愧。”叶修道,“其实我还送过老韩一瓶大宝,他的脸太糙了。”


“你送礼怎么这么欠呢?”方锐道。


“你们也不是二翔啊。”叶修的目光羽毛似的从俩人脸上扫过,竟然还挺理直气壮。


在这两单身汉面前,叶修向来不以重色轻友为耻,逮着个机会就要显摆自己的男朋友,无情地践踏他们独守空房的伤口。


苏沐橙陈果也因此给他起了个外号,遛孙翔。


方锐:“……”


“也用不着拧巴着一张脸,我觉着,”魏琛摸摸自己的胡茬,“那不还有礼轻情意重一说吗?心意到了就好。”


叶修索然无味地点鼠标:“呵呵,果然,找不到春天都是有原因的。”


方锐抱着薯片哈哈大笑。


魏琛说不出话来。他戴上耳机,连余光也不愿意再落到这两人身上。


方锐和魏琛继续刷副本,叶修正在网页上浏览几个零食包,放在兜里的手机响了两声。打开,看见王杰希给他发了条微信,问他要不要一起去抢蓝雨的boss。


根据以往的经验,叶修觉得王杰希是个可靠的人。


叶修:老王。


叶修:大眼。


王杰希:怎么?


叶修:我就问问,你别介意。


叶修:你平时送什么礼物给喻队啊?


王杰希:【让苍天知道我很沉默jpg.】


王杰希:秋裤。


叶修:……


叶修:文州手残也就罢了,看起来眼光也很低劣。


王杰希估计是无话可说了,扔下个扁鹊三连杀:病太重,治不了,告辞。


喻文州对生活品质还真是一点要求都没有啊。叶修看着王杰希灰下去的头像。


“方锐,”他揉了揉脸,“要不我唱首歌给二翔吧?你说怎么样?”


方锐马上叉手:“别!你每次唱歌,我都有种你和我有血海深仇的感觉。”


“你好夸张。“叶修道,“那……送账号卡?”


方锐看着他:“行啊,无敌最俊朗还是忧郁小猫猫?我是没意见,但你要不要用随便什么器官再考虑一下?”


“唉,”叶修惆怅地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根烟,“算了,我再琢磨琢磨,还有三天。”








十二月二日。


傍晚训练结束,江波涛在门口的火锅店订了位置,算是给孙翔祝贺生日,杜明吕泊远各喝了一小杯果酒,有点上头,被方明华一左一右架着先拎了回去。


周泽楷和孙翔走在最后面。


穿过轮回的大门前时,看门老大爷忽然从门卫室一跃而起,大声喊着孙翔的名字。


“我这一天收到了三个你的包裹,三个!”大爷一指堆在门边的一摞,“领走!”


三个包裹都不重,孙翔也没让周泽楷帮忙,一个人抱了回去,周泽楷跟在他身边,跟护法似的。


“这两个……是网上买了直接寄过来的吧?”孙翔把包裹放在房间里,弯下身翻看。


“兴欣。”周泽楷看了看最后一个快件,道。


孙翔:“队长你不要说出来,我也会害羞的。”


周泽楷:“哦。”


孙翔本来想立刻拆了叶修寄来的,但谁知道这货突发其想会送个什么玩意儿,碍于周泽楷在场,他没好意思显得自己太如狼似虎,就先打开了另外两个。


一箱是零食,一箱是衣服。周泽楷看了孙翔一眼,娇羞地拿走了两包巧克力,然后非常期翼地望着那箱子衣服。


孙翔:“……队长,衣服你也要?这真的很难看啊!”


周泽楷摇了摇头:“不是,是前辈的衣服。”


“嗯?”孙翔疑惑地发出个气音,把羽绒服拿了出来,盯着看了一会,发现这是叶修惯常穿的那款。


只不过叶修那件……穿得久,又旧又脏,孙翔一时没认出来。


但好歹是认出来了。


孙翔天生不太会观察别人。用叶修的话说,脑子里缺根弦已经不足以形容孙翔了,他至少缺了一张琴。杜明和他一个屋住了这么久,也没让他记住几身打扮。


不过恋爱中的人,总会为对方留一根专属的神经。


“他寄这个给我干嘛……”孙翔小声嘟囔着。


“情侣装。”周泽楷道。


他又知道了。


我当然知道是情侣装啊!叶修难道让我给他洗衣服吗!孙翔在心里咆哮。周泽楷你为什么还不走!我还想在床上滚两圈呢!我还想打电话呢!


这时候,周泽楷就特别有眼力劲,把那个叶修寄来的包裹蛮横地往孙翔面前一递。


也可能他递得很斯文,很礼貌,但在孙翔眼里,他就像个霸道的土匪。


“……我拆。”


孙翔深深地看了他的好搭档一眼,提了一口气,把叶修寄的邮件撕开。


一张A4打印纸落在他手里,还有一个U盘或者什么东西随着孙翔的动作滚了出来,被周泽楷眼疾手快地接住。


孙翔把纸展开,和凑到他肩上的周泽楷一起,沉默地看着面前花花绿绿的图画。


他不太理解叶修本来是想做个什么,但现在手中的成品确实惨不忍睹,比孙翔小学时做的手抄报还丧病。


一张白纸上错落无致地写满了句子,唐诗宋词,元曲不知道囊括了没,还有不知道哪掰扯来的非主流个签,背景被水彩笔画得乌七八糟。


孙翔看了看右下角,连“我寄人间雪满头”都出来了,这还大字誊抄着“后回君若重来,不相忘处,把杯酒、浇奴坟土”。


这简直太他妈吉利了。


人干事。


事已至此,孙翔还有什么话好说。他扶了扶额头,冷漠地看着周泽楷:“笑吧。”


周泽楷分明已经憋红了脸,看着孙翔感觉下一秒就要爆,但仍执着地摇了摇头,倔强地捍卫着对前辈最后的尊重。


他把U盘塞到孙翔手里:“放电脑上……看看。”


“周泽楷,”孙翔把U盘插到电脑上,冲他挥了挥手,“这个你真的不能看了,再看叶修的老脸都洒没了。”


“……好。”周泽楷失落地走到门外,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孙翔捏了捏自己发烫的脸,点开U盘里唯一的一个文件。


是叶修的流水账。


孙翔和叶修是世邀赛后在一起的,叶修的记录更早一些。


“二翔有点感冒了,拿了我带着衣服穿。穿就穿了吧,小朋友还嫌我眼光差,真是不懂事。”


下面跟了一张偷拍的背影照,孙翔穿着叶修的大衣,手揣在兜里,走在他前面。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孩子用了五十几个游戏币,连娃娃的毛都没抓到,现在气得抓头发,真的太可爱了。”


【孙翔委屈地站在娃娃机前jpg.】


“轮回发什么疯,江波涛你队员偷喝酒知道么,大半夜二翔给我夺命连环call,吓得我差点飞去找他。”


【你这个丑陋的小饼干jpg.】


“这尼玛,他也太能吃辣了吧,满锅漂的都是辣椒,他连口水都不用喝的吗?”


孙翔记得有次叶修来轮回找他,两人出去吃麻辣烫,点菜时,叶修老神在在地说能吃辣,结果最后辣得嘴唇都肿了。


“成为你的朋友,在我意料之外,至于喜欢你这事儿,不知该怎么算,但应该很开心。”


必须很开心啊!


“沐橙昨天买的一个暖手宝特别可爱,想给二翔也买一个。”


……


刚开始,孙翔还偶尔骂一两句,一页一页慢慢地看下来,视线便渐渐移不开了,所有理智都为心中难以言状的情感让路。


像是站在家楼下,看见窗子里为自己亮起的灯火,点亮了生命中所有的美好。


最后一句话是叶修昨天写的。


“孙翔,我曾像期待节日一样期待你。”


于是眼角悄悄地染上了桃花瓣的颜色。







评论(24)

热度(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