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周队长的生死时速


1

众所周知,联盟里,周泽楷的粉丝是最让人羡慕的。


每次场下活动结束,周泽楷收到的礼物都可以放满一个窗台。有次全明星前,孙翔和杜明打赌队长能收到多少口味的百奇,两人各猜了七和十,结果回到俱乐部一数。


十八种。


“我靠哦!百奇不是才十六种口味吗,队长的粉丝是神仙么?”杜明把五颜六色的pocky盒子摆了一床铺,目瞪口呆。


江波涛站在一旁,拿起一盒彩虹图案的饼干:“嗯,国内只卖十六种,但是日本那边有很多限定版。”


杜明长吁短叹。


孙翔躺在沙发上,翘着腿,顺手拆了一包。


“粒粒……香蕉?”他好笑地看着包装盒,戳了戳坐在沙发扶手上的周泽楷:“这口味你也收到了三盒?我见都没见过。”


“你孤陋寡闻,知道孤陋寡闻啥意思不?”杜明说。


孙翔腿一扬,拖鞋朝着杜明飞过去。





2

昨天周泽楷和孙翔飞广州参加一场商展,收到了粉丝送的手工品。


一条围巾。米黄色打底,上面织出了好看的白色小花。


周泽楷拍了一张照片发到职业选手群里,大家都气得拍键盘,尤其是蓝雨那几位。


蓝雨,一支神奇的战队,队长喻文州首当其冲,粉丝送他的手残霜能装满一个抽屉,而副队长黄少天则紧随其后,置物箱里的话唠糖够他家过好几个年。


周泽楷很开心,自己粉丝送的礼物又好看又好用。


早上起床发现降温了,洗漱过后,周泽楷翻出围巾绕在了脖子上。


孙翔进来找他一起去吃早饭,看到他的围巾后,上前有些烦躁地扯了扯。


“这个颜色不好看,”孙翔说,“换掉。”


周泽楷一愣,本来想说我觉得挺好看的呀,但是一抬头,孙翔的表情好像有点不高兴。


于是,话到嘴边又被他塞回了肚子里。


周泽楷哦了一声,往孙翔那站了点:“帮忙。”


孙翔把他的围巾脱了下来。






3

周泽楷想了一个早上。


孙翔为什么不开心呢?


最后他得出了结论:我们一起去参加活动,可是二翔没有受到粉丝的围巾,心里很受伤。


嗯,一定是这样。


周泽楷觉得作为男朋友,现在正是自己要好好表现一下的时候。


他找到正盘算着给唐柔买礼物的杜明,让他买什么也帮自己买一份。


先收到礼物,再以粉丝的名义寄给孙翔,完美。


在看到杜明买的礼物之前,周泽楷是这么想的。





4

周泽楷双手托着头,欲哭无泪地看着杜明发过来的截图。


周半仙掐指翻历,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杜明挑了一只粉红豹,一米八几的那种。


不是,杜明,你真的送这个给小唐吗?这也不是人家的风格啊。周泽楷捂着脸,想象孙翔搂着粉红豹在被子上翻滚的样子。


……这和韩文清唱晚安曲有什么区别。


不对,不能这样想。


巨大的粉红豹!


那么大!粉红粉红的闪着幸福的光!


并且看起来还蛮可爱!一定能把其他小妖精都压死!


孙翔体型差不多,他肯定会喜欢的!


周泽楷不断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5

周泽楷站在轮回俱乐部的大门前,推着一个人高的大纸箱。


他现在要晃过门卫,闯过大厅,奔向宿舍楼,一口气冲上三层把粉红豹藏进房间,踹进床底。


生死时速你周哥玩得贼溜。


有一句话是这样讲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这傻不拉叽的粉红豹限制了周泽楷的发挥,让他看起来像一个背着炸药包要去投湖的神经病。


最大的问题就是他跑不起来,这个大箱子推也不成背也不是,扛着又容易摔。


周泽楷木然着一张脸,一本正经地在门卫老大爷震惊的目光中走过。







6

周泽楷掐准了时间,让快递员在午休时送过来,所以训练室所在大楼空无一人。


顺利通关了耶吼!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周泽楷走到宿舍楼下,看四处无人,轻轻地放下粉红豹。


正在揉酸胀的手臂,有人突然从他背后拍了他一下。


那一瞬间周泽楷心跳快给吓漏了。


“唉,队长,”吕泊远探过脑袋来,“你大中午的跑来跑去做什么?咦……这一大箱子什么东西?”


周泽楷有点紧张,吸了一下鼻子,没说出话来。


吕泊远好奇地看了看他:“队长?”


周泽楷:“……小东西。”


傻孩子,这箱子比你还高几厘米呢。吕泊远复杂地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觉得要为自己辩解一下。他飞快地思索了几秒,猛地福至心灵:“是抱枕!”


“啊,抱枕?”


吕泊远摸着下巴,转了转眼珠,很是意味深长地笑了,“行了队长,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男人嘛!不过你挑的这家店不行啊,怎么还充了气送来……”


周泽楷快疯了,愤怒地蹦出了一个长句:“吕泊远你想到了什么!”


“唉哟,能想到什么我就想到什么。”吕泊远道。







7

虽然丢人丢到了大西洋。


但是姓吕的他好歹是走了。


周泽楷扛起粉红豹,迈开腿走上楼梯,才走几步,和下楼的方明华撞了个正着。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只要你丢了脸,不管怎样挣扎,脸总是不属于你自己。


方明华拎着一袋垃圾,周泽楷保持着搬砖的姿势抬头和他对视。


方明华:“……队长你这样很吓人的。买了什么这么大件?”


周泽楷心想自己的反应可以说是非常棒了:“简易书架。”


这个答案天衣无缝。


“哦,队长最近爱看书啊?我那有几本还不错的。”方明华很热心地说,“对了,队长,二翔……”


周泽楷脚底一滑,当着方明华的面连续踩空两个台阶,往后摔了个萝卜蹲,一屁股坐在了粉红豹身上。


方明华看科幻大片似的,看着那“书架”清晰地瘪了下去。


队长的体重……看不出来这么恐怖啊?平时拍广告看起来挺有料啊。方明华想。


周泽楷站起来,回头,身后连个人影都没有。他委屈地望方明华:“二翔?”


“哦,”方明华瞪大眼睛,只见“书架”又缓缓地鼓了起来,好像在冲他微笑,“我想问你孙翔去哪了,你有看见他么?”







8

听见江波涛喊小周时,周泽楷已经麻木了。


他一寸一寸地扭过头,面如死灰地冲江波涛笑了一下。


轮回宿舍楼,一跃解千愁。


“小周?怎么了?”江波涛被吓着了。


周泽楷:“……没……”


江波涛走到他面前,无奈地拍拍他衣服上的灰,指了指箱子:“粉丝又送礼物了?”


周泽楷大概有点反应过度,护犊子似的把箱子往背后一挡:“不是!”


“啊?”江波涛怔了会,“那是谁寄给你的?”


周泽楷编了一路,实在是无话可编了。他在绝望中挣扎着随便答了一个人:“我妈。”


不等江波涛再问究根问底寄了什么,坦诚了一把:“衣服。”


再问自杀。


江波涛的脸色一下子缠绵悱恻起来:“你说这……么多,都是衣服?”


他考虑了一下措辞:“伯母不会要搬过来住吧?”


周泽楷背着箱子,差点就长跪不起。






9

回到房间,周泽楷发现箱子之前被他一坐,已经坏了。他现在一点重新打包寄出去的欲望都没有,把粉红豹扯出来对折压扁,找了根麻绳,捆了两圈。


他沉重地提着被扎成米其林的粉红豹,一步一步地走向孙翔的房间。


孙翔的备用钥匙一直放在他这里。周泽楷打开门,把粉红豹放在床边。


还没来得及大喘气。


“周泽楷?你来找我吗?”


孙翔的声音。


错误的开始,一定会有一个与期望相背而驰的结局。







10

“这什么几把玩意儿绑成这样。”孙翔嫌弃地看着粉红豹。


周泽楷双眼望天,梗着脖子上:“粉丝送的。”


“屁吧,“孙翔蹲下来,拨了一下粉红豹的脑袋,“粉丝送的好歹也拿个袋子装吧,这捆得跟虐豹一样,别说我收不收了,快递员收么?”


“……”周泽楷踢了踢地毯。


孙翔看着他:“你送的吧。”


整件事情说起来太特么地傻了,周泽楷连解释都没法解释,他点了点头就想跑。


孙翔把他捞了回来。


“行了,一路过来听老方吕泊远说了。”孙翔道,“没买充气娃娃就好,买那个太质疑我俩的感情了。”


周泽楷笑了。


“对了,刚刚出去给你带了条围巾。”孙翔举起手里的袋子,“那……女生送的围巾,你以后不要戴了。”


周泽楷恍然大悟:“你吃醋。”


孙翔莫名其妙:“你才知道啊?”







11

周泽楷和孙翔一起把绳子解了,孙翔抱着粉红豹,竟然真的还挺开心的样子。


杜明和吕泊远吃着串儿从门前走过。


“二翔,”杜明拿鱿鱼串指了指孙翔,“抱着这个道具,你特别像什么益智节目的嘉宾你懂么?”


吕泊远呵呵笑着:“咱们二翔是有演技的人,都不用道具组出马,靠气质就可以。”


孙翔扛起粉红豹就去追杀他俩。


周泽楷把孙翔送的围巾小心翼翼地在脖子上围好,对着一边的粉红豹傻笑了一下。


在生活的副本里,哪怕玩得乱七八糟毫无章法,只要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就一定会打出happy end。

评论(20)

热度(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