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那天我收到的纸条

1

这做人吧,还是要直率一点,孙翔想。


有的人只说一句话,掰开来能装进去整个迷宫,跟他聊天,比拆弹排雷还惊心动魄。


没意思。


孙翔趴在课桌上,下巴搁在臂弯里,面前展开一小张纸条,落款叶修。


他从方锐手里把纸接过来时,就想这底面上的蓝色花纹怎么这么眼熟,回来一对,竟然是从英语课本上撕下来的,叶修那奇葩也实在是让人无语。


这也就算了,更可怕的是他的字,一个一个哐哐撞电门一样,冲孙翔狰狞地颤抖,不运口气还真看不出来他写的什么。


叶修这是奔跑在自由里啊。




2

晓看天色暮看云。


孙翔在叶修写的句子下边逐字翻译过来。


他把叶修的名字往后一折,轻轻拍了拍前桌女生的肩膀:“嗨,帮忙看看,这句话什么意思。”


前桌女生的脸腾一下红了,转过身不理他。


孙翔又问了好多遍,她才飘忽着眼神,小声道:“嗯……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嘛。好像是唐伯虎的诗。”


孙翔的古文修养不怎么样,平时勉强靠理科拉分,养着个语文搁后边疯狂拖分,但重复两次的“思君”他还是听懂了。


一朝风月,千古留情。


“情诗啊?”孙翔惊讶地张大了嘴。


女生嗔怒地看了他一眼,放下书跑出去了。




3

叶修这个人,孙翔认识,是隔壁班的男生,脸白的拍了饺子面似的,以前和孙翔一群人打过篮球,几个宿舍一块儿出去玩时一起吃过烤肉。


但是叶修递这张纸,应该没有找孙翔打篮球的意思。


更不可能是要和孙翔约一波烤肉。


事情一下子变得尴尬了起来。


宿舍里,孙翔坐在窗台上看夕阳,在这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思考一些与春天有关的问题。


“日天,”孙翔咬着奶茶的吸管,含糊道,“你说,要是有个人向我表白了……”


唐昊端坐着看手机:“谁先脱单谁是狗。”


“你能不能听我说完!”孙翔松开了吸管,抓了抓头发,“是表白没错,但是……”


唐昊竖起一根手指:“我再说一遍,谁先脱单谁是狗。”


“操。”孙翔看着他,恶向胆边生,“操,狗就狗了,怎么着吧?”




4

班主任还在拖课,对下课铃声充耳不闻,从窗前一个个跑去抢饭的学生他好像也看不见。


“我觉得孙翔,就隔壁那个,站在后门一直看你。”喻文州在胸前比划了个看后边的手势,对叶修道。


“神了,你怎么知道的。”叶修半眯着眼,不知道在听课还是在心里自由飞翔。


喻文州指了指眼角:“我有余光。”


叶修一笑:“文州余光的角度挺大啊。”


“那可不,”喻文州问,“你把人家怎么了?”


“不是,我什么也没干啊。”叶修总算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后门的黄毛,小朋友嘴里还叼着瓶旺仔,“小事,大概魏琛又把泡面扔在他们宿舍阳台,然后报了我名字吧。”


喻文州:“……这是小事?”


“没有什么是一顿烤肉解决不了的。”叶修很上道地说。




5

孙翔喝完最后一口牛奶,忽然被人从后一拍。


他差点就反手一个胳膊抡过去,抡到一半虽然克制住了,但手臂还是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和高度举在空中。


“柔韧性不错,翔哥。”叶修由衷地夸奖。


“就应该甩你一脸。”孙翔道。犹豫了一会,又鼓起勇气问:“你去吃饭吗?”


“有什么理由不吃呢。”叶修笑了笑,搭过孙翔肩膀,“去校门口那家烤肉店,要一起么?”


孙翔本来想说叶修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谈谈,但是在听到烤肉以后。


孙翔:“好啊!ojbk啊!”




6

在烤肉店里还谈人生的,是傻子。


孙翔拿菜,叶修在座位上负责烤肉,这方面两人还挺合拍的。孙翔第二趟出去回来时,面前的盘子里已经摞起了一叠大五花。


“焦了。”孙翔咬了一口,评价。


叶修耸肩:“本来不会烤焦的,就是刚一直回头看你端盘子,走神了。”


孙翔叼着肉,心中警铃大作:“你看我干嘛?”


“我是在看你啊。”叶修莫名其妙地望他一眼,“我看你一手两大个盘子,手臂下还夹了两瓶可乐,我怕你崩了啊翔哥。”


孙翔面无表情:“好看吗?”


叶修嗯了一声:“挺好笑的。”


“你一会还吃的话自己去拿!”孙翔把两瓶可乐都划拉到自己面前。


“一,你已经拿回本了,再吃我怕三高。“叶修滋啦滋啦地烤肉,“二,我不想动。”


不想动


孙翔冲他竖了竖大拇指。




7

孙翔和叶修当了好几天饭友,叶修一直忍着没提给自己递情书的事。


跟翔哥揣着明白装糊涂?


孙翔索性也不说,看谁憋得过谁,暗恋的人又不是我!


周末,两个宿舍并在一起斗地主,叶修宿舍的输了。方锐魏琛被逼着在生管门前唱了半首莲花落,以生管举着扫把冲出来而告终。


叶修没唱歌,但是要给孙翔宿舍打一天的水。


“水呢?“杜明把水壶拎起来倒了倒,“老叶真的打了吗。”


唐昊打着呵欠,拖着热水瓶走进来:“他没打,你瞎么。”


任你坐地起价,反正我死不认账,很有叶修的风格。孙翔想着想着,乐了。


他伸了个懒腰,身体绷直了又放松,慢悠悠地从上铺下来,拿起自己放在桌面的水瓶,正想出门打水——


水瓶是满的。


唐昊扫了孙翔一眼:“傻站着的干什么呢?”


孙翔举着水瓶往里看:“我可能瞎了。”




8

“二翔。”叶修推开孙翔宿舍的门,探出半个头。


“喊屁。“孙翔拿着手机打游戏,不耐烦地应了一声,“找你翔哥有事?”


叶修踢开门,抱着一大个纸箱,道:“沐橙买的零食,你要什么赶紧挑走,魏琛方锐看到就什么也不剩了。”


“甜甜圈。”孙翔低头,指了指箱子里的包装袋,“巧克力味的。”


叶修拿了一包放在桌上,转身欲走。


“不是?”孙翔被他的小气惊呆了,“就一包啊?”


叶修沉默地看了他一会,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把所有甜甜圈都拿出来摆在了桌上,接着冲孙翔挥挥手,走了。


孙翔暗暗想,你一辈子也别想追到你翔哥。




9

半期考孙翔和叶修分到了一个考场,考完物理,两个人凑在一起对答案。


孙翔看到叶修写在考卷上的字迹时,完完全全地愣了一下:“……这是你的考卷吗?”


“你哪个意思?“叶修揪了揪他的头发。


“这是你的字?”


孙翔连拍开叶修的手都忘了,他觉得很凉,像被凉水从头浇到脚,再用风扇吹了个遍。


因为这跟本不是写“晓看天色暮看云”那人的字。


一首凉凉送给这个傻逼,再来一首飘雪也送给这个傻逼。


叶修的字字体很修长,笔锋有力,带着一点行书的潦草感,像山崖上的古松,落在白纸黑字的考卷上很好看。


“是啊,“叶修继续揪他的头发,说,“我的字挺好认的。”





10

自作多情。


浑浑噩噩地考完剩下几科,孙翔避开叶修,一个人回到宿舍。


他闷头钻到床上,把帘子全放下来,一个人捂着脸,头顶着墙壁,脑海里都是自作多情四个大字。


这些天都是自己在拽着叶修吧,人家他妈的根本什么意思都没有。


孙翔你脖子上顶着的是夜壶吧。


那我是什么意思呢?


我……


操!


孙翔一脚把枕头踹了下去。


底下传来杜明的一声惨叫。





11

叶修右手提着衣叉,左手拉着张椅子,在地面上摩擦时发出尖锐的声响。


他把椅子放在魏琛和方锐身边,亲切地笑着坐下:“来,给哥讲讲,你们背着我做了什么?”


魏琛拔了一张餐巾纸在手里挥舞:“不!老叶,这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说你这就伤感情了。”


叶修呵呵一笑,揽过方锐的肩膀:“锐啊,魏琛之前懒得洗袜子,偷偷翻你干净的袜子穿。”


他又转向魏琛,不怀好意:“老魏,我记得……上学期吧,有个学妹要你的电话号码,方锐把韩文清的给她了,对吧,锐啊。”


魏琛和方锐朝彼此怒目而视。


打一架吧。


然后在两人的互相谩骂中,叶修就知道了自己和孙翔表白的事。




12

昨天晚上打游戏消愁,睡得有些晚。孙翔从醒来看到闹钟时,就知道自己今天一定会迟到。


他揉了揉眼睛,瞪着正关灯关窗的唐昊:“唐日天你也不喊我的吗?”


“你看到我没喊了么?”唐昊冷笑,“我往你脸上呼了两个巴掌,你还睡得跟死猪一样。”


“你还呼我巴掌!”孙翔一跃而起就想扑向唐昊。


“行了大佬!大佬!”杜明拦住他,“你真的要来不及了!今天年段长值日啊!”


“本来也来不及了。”孙翔惆怅地拽直衣服。


杜明摆了摆手:“那不一定,你可以边拉屎边刷牙嘛!”


孙翔:……





13

杜明和唐昊先走了,孙翔追光一般地洗漱完,饭也没吃,张开双臂冲下宿舍楼。


再冲上教学楼。


然后在楼梯上面对面碰上了文明天使。


逼仄的拐弯处,孙翔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人:“叶……叶修?你背叛了革命!你他喵的?”


“我借了我弟的袖章啊,等你好半天了。“叶修指了指自己的校服袖子,笑眯眯地走近,“二翔,迟到了啊?”


孙翔本能地想退后,但强烈的不忿感支撑着他一动不动地和叶修对视。


叶修下巴微扬,笑得有些揶揄。


“这几天躲哥呢?”


“屁吧。”孙翔在身后紧张地握了握拳头,“谁躲你了,你算个ball。”


“晓看天色暮看云。”叶修看着他,念了一句熟悉的话,念得孙翔一哆嗦。


“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什么……”


“不知道吗,那我讲给你听吧。”


他站在孙翔身侧,在耳边带着笑意道:“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孙翔看着他的侧脸,脑子里混混沌沌的,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窗外的阳光。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





14

你是一山种下一浮生。


孙翔发誓,他本来不想的,但是没吃早饭饿得慌,又被叶修这么一下,腿真的有点软。


在叶修说完以后,他还未有所表示,脚下就应景地一滑,左脚绊倒右脚,整个人拧成个漂亮的麻花,向前扑倒在地。


叶修笑得前仰后合地把他拉起来。


“翔哥,别让我一个表白把男朋友吓成植物人了。”叶修拍了拍孙翔衣服上的灰尘,道,“我们要一起吃烤肉呢。”


孙翔心很累地白了他一眼。


不过迟到不用被记名字了。


翔哥帅!人生赢家!孙翔打了个响指。




评论(18)

热度(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