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且来从俗

【这一生是我们唯一的筹码,我们要活在一起下注。】

——《岁月在,我在》


黄昏时分,天被风刮净了。

王杰希拖着扫帚走出俱乐部,正好碰上了要去食堂抢饭的刘小别。

刘小别一边小跑着一边低头玩手机,冷不防兜头撞上自家队长,一声爸差点没憋住。

王杰希把扫帚立起来,冲他微一点头。

“队长……你这是……干啥啊?”

刘小别惊恐地看着王杰希,心道队长不会一把扫帚拍遍全联盟拍得走火入魔了吧,拗这么个造型是要吓死谁啊。

王杰希漠然地一摆手,没什么表情地绕过刘小别走了,左手提着那巨大的草编大苕帚,右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刘小别从脚底到天灵盖一起打了个哆嗦。

现在是下班时段,车流高峰期,王杰希取了车开出俱乐部,很快被赌在一个红绿灯前动也动不了。横竖无事做,他拿出手机,拨了喻文州的号码。

电话打过去后,只响了几声就被接起来了。喻文州喂了一声,然后一阵低笑。

“忍着。”王杰希叩着方向盘。

喻文州停了一下,还是笑:“对不起,忍不住啊王队,礼物还满意么?”

王杰希转头,无奈地看了眼扔在后座的扫帚,哼了一声:“是黄少天的干的还是你干的?”

“我。”喻文州那边传来短促的几声气音,应该是握着手机无声地在笑,“前几天逛淘宝,刚好看到这个非常逼真的……王不留行的手办,就觉得应该送给王队,聊表一下心意。”

“喻文州,”王杰希拿手指刮了刮手机壳,“看来只有打一架能解决问题了。”

“别这样,杰西卡,你想想,”喻文州正色道,“到时候联盟的人站成一排,你犹抱扫帚半遮面,一定能把那些小妖精都比下去。”

王杰希:“……你的理智呢。”

“可能见到你它就回来了吧。“喻文州说。

车队动了,王杰希踩了一脚油门,勾了勾嘴角。

喻文州买了后天的机票来B市。本来两人说好夏休期一块儿找个地方避暑,结果微草临时有点事情,王杰希脱不开身。

王杰希对着电话道:“那我收拾好房子等你过来。”

“嗯。”喻文州看着电视上B市持续高温的天气预报,心说自己这也算为爱牺牲了。

一直到走进套房,喻文州才知道王杰希说的“收拾好房子”是个什么意思。

三室一厅一尘不染,厨房里的厨具亮得发光。客房的床连个床板都没安,窗帘只有半块,孤零零地在风中招摇。

客厅乍一看倒是挺正常的,就是在角落里站了三四张的塑料凳,高矮大小颜色各不一,就像被道士罚了蹲马步的僵尸。

喻文州拎着包,指了指塑料凳们:“王大眼,你在干什么。”

王杰希双手环在胸前:“不好看?”

“……好看,你自己心里没点13数么。”喻文州叹了口气。

他把行李放到卧室,问跟在身后的王杰希:“有水吗,你们这里真热。”

“有自来水。”王杰希道,“要么。”

喻文州:……

联盟里一直传言说,微草队长三过家门而不入,喻文州之前以为是夸张,现在发现这话说的真谦卑。

于是在这个三伏天里,喻文州打开空调,从厨房拎出一桶桶王杰希用来待客的自来水,开始收拾屋子。那些个塑料凳这时候派上了用场。当喻文州踩着王杰希拿来的凳子,站高了挂窗帘的时候,不由感叹:“王队,我有点怀疑你是故意的了。”

王杰希揉了揉他的腰,靠在他身上笑着不说话。

傍晚,喻文州和王杰希下楼去超市买东西,到了发现人实在太多,两个人就去旁边的饮品店里坐着。

“你喝什么?”王杰希拿着铅笔,边圈边问。

“算吧,大眼。”喻文州道,“我心情已经很不明媚了。”

“别,晚上请你吃饭。”王杰希说,帮喻文州点了杯奶盖,“我平时不怎么待在家里,很多用品也没置备,其实你来之前我还整理了一下。”

“挂了半块窗帘啊?”喻文州笑了。

“客房也没人住。”王杰希起身去递菜单。

客房很快就有人住了。

半个月后,黄少天为了躲家里安排的数十场相亲,连夜逃到B市投奔队长。喻文州打电话给王杰希,让他从微草下班后,开车去机场接黄少天。

“啊大眼大眼大眼!你是我的亲人啊!我想死你了啊!”黄少天一上车就扑了半个身子到前座来。

“不是亲人,不想你,坐好。”王杰希推开他的脑袋。

来之前王杰希看过黄少天的航班,下飞机刚好是饭点,路上估计又是一场持久战。他离开微草时顺路在旁边买了袋包子,装好了放在后座。黄少天看到后,一点也没客气,左一口肉包右一口水,吃得眉飞色舞:“大眼,你这么贴心,本剑圣觉定原谅你的出言不逊,赶紧谢恩吧。”

王杰希从后视镜里,看到两份包子被他一个人吃了个干净。

黄少天:“唉大眼你感冒了吗,你怎么都不说话咱们来愉快地聊聊天吧,你最近和我们队长……”

王杰希留给他一个倔强的后脑勺。

回到家,喻文州叫了外卖,三个人坐在沙发上,一人撕了一块披萨。

黄少天打开手机给他们看相亲姑娘的照片:“我跟你们讲,她也喜欢荣耀来着,认出我以后非拉着我让我说到底是喻王还是王喻,我说为什么不能是黄喻——”

王杰希把油抹在他脸上:“黄少天!”

“唉,开个玩笑,不要那么暴躁。”黄少天抽出纸巾擦了擦脸,道,“好吧,我没这么说。但我当然要为队长正名,我就说是喻王……”

王杰希:“你死定了。”

黄少天朝他扮鬼脸。

入夜。

“王半仙你是从天上下来的吧?”黄少天站在客房里,难过得像个被遗弃的鹌鹑。

他看着没有床板的床,眼神都有些癫狂了,“你平时都怎么睡觉?浮空技能?嗯?”

“对,羡慕吗?”王杰希站在门边,拉着喻文州的手。

“还有别的房间吗大眼,你这个地头不能这么欺负我吧,你让本剑圣打地铺吗?”黄少天绝望了。

喻文州趴在王杰希身上,看着一筹莫展的黄少天,憋笑:“那……你可以来主卧和我们一起睡,只要你不介意。”

王杰希呵呵一声:“我介意。”

黄少天愤怒地指着王杰希,瑟缩了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如临大敌般地重重关上了门。

在王杰希家里住了几天后,黄少天惊讶地发现家务都是喻文州在做。

“队长,你好委屈,队长,我的心替你哇凉哇凉的。”黄少天躺在沙发上看喻文州拿扫把扫地。

“嗯?“喻文州边扫边应,“我觉得没事啊,王队不太会干这些,我反正无所谓,他房子又没多大。”

黄少天看着手机,计从心起。

离开B市之前的晚上,黄少天一脸严肃地找王杰希聊天。

“王队长,我想告诉你的是,”黄少天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队长在蓝雨一直是被我们捧在手心里当小宝贝的!他最最最最最最讨厌的就是扫地擦桌子洗碗了!和你住一起这几天他心里一定特别特别难受!而你,你都不心疼他!”

最后,黄少天还展现了一把影帝的演技。他憋红了眼圈,欲语还休地看了王杰希一眼,挥挥手走了。

黄少天走的第二天中午,喻文州照例收拾了两人的碗筷走进厨房,突然看见王杰希跟了进来。

“干嘛呀?”喻文州莫名其妙,噙着笑望了他一眼。

“我洗吧。“王杰希道,从喻文州手里接过碗和筷子。

喻文州愣了愣,下意识地护住:“不是……怎么了?”

王杰希往水池前一站:“你不让我洗就是看不起我。”

喻文州:“……”

喻文州:“扑街仔。”

飞机上,黄少天看着窗外翻涌的云海,缓缓露出了一个微笑。

他觉得这些天吃的那些糟心的狗粮都值了。





评论(12)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