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如怀尺璧




“牛肉……只有两块了。”叶修举着筷子,看了眼盘子,又看了眼孙翔。


孙翔头也不抬,言简意赅道:“我的。”


“不行,”叶修一倾身,麻利地把两片肉夹到了自己的锅里,“进了我的锅就是我的人了。”


“你以大欺小吧?”孙翔剜了他一眼。


叶修装出副惊讶的样子:“哎,二翔懂得用成语了啊?”


“你管我懂不懂,反正你不能独吞,”孙翔和他在一起久了,对日日不落的嘲讽生出了屏蔽功能,“二除以二,分了。”


面前的火锅腾腾地冒着热气。叶修把衣服袖子别起来,手指夹着筷子,慢吞吞地在小火锅里搅动。


旁边的孙翔嫌煮东西麻烦,没开火,从坐下来开始就蹭叶修的锅。


叶修戳着锅里的白萝卜和牛肉,眼睛看着桌上的手机。黄少天刚刚在微信里把他们三个人拉了个群,群名叫做我真的真的真的好饿啊。


群里的第一条信息是黄少天的语音。


“唉我去了吧,老叶你找的是什么地方堵成这瓜皮样子!我在这家大排档门前徘徊了有半个小时!我看那店里人都换过了好几桌啊!”


“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我堵在路上为什么二翔到了哈?我们参加的不是同一场活动吗他怎么就吃上了本剑圣快要饿死了啊啊啊啊啊……”


后头还有漫长的十几秒,叶修摸了摸耳朵,没有继续听下去。


孙翔很快发了个微笑,说黄少天你也不怕把人出租车司机吓哭了。


叶修一边满锅底捞萝卜,一边单手飞快地打字,给黄少天回道:“当然,二翔腿比你长,跑得快一点嘛。”


十一月份中旬,电竞圈内几家商业公司在各地举办活动,几个俱乐部都有参加。黄少天和孙翔被安排在杭州,恰巧又是同一天,同一场地。


细细算起来,孙翔和叶修有几个月没见面了。新季赛开始,轮回的训练恐怖,赛程更恐怖,孙翔这边忙得见首不见尾,偶尔出去接个电话,叶修都能听见吴启杜明几个在他身后疯狂地吼叫。


兴欣也挺难打,有微草霸图和蓝雨,叶修这个技术指导算是被殃及的池鱼,每天栽在电脑前,整个人蹉跎得像江南乡下种水萝卜的。


这次孙翔给叶修打电话时提起要去杭州,说好事情办完就去找他,叶修从放下电话起等啊等,等到了这一天,没想到黄少天死皮赖脸地也要跟来。


叶修一听心都凉了半截。


说实在的,叶修还是第一次如此感谢本市的交通。


“不过二翔,你怎么会比黄少天早到这么多,”叶修捞起两块萝卜,放在碗里吹凉,“难道真的是苍天有眼?”


“屁。”孙翔伸长胳膊去推叶修的脑袋,“怕你等太久,活动没结束我就先跑了,刚好避开了高峰期吧。”


“我家翔哥真乖。”叶修用筷子戳了块萝卜,送到孙翔嘴边,“来,哥赏你的。”


孙翔正在看游戏直播,目不转睛的。他就着叶修的手咬了一口,然后愤怒地抬头:“叶修我不吃萝卜!我的肉呢?”


叶修不为所动,把剩下的半块萝卜也塞到他嘴里:“不好意思,刚刚不小心都吃掉了,我再加一份。”


“两份!别抠得什么似的。”孙翔说,“不然待会黄少天吃什么。”


叶修慈祥地微笑:“没事儿啊,我给他点了盘秋葵,饿不着他。”


孙翔竖了竖大拇指。


微信群里,黄少天的语音还在不断冒出来,长篇大论,毫无间断,孙翔随手点开了最新的一个。


“哎嘿!你看前边那本田特别牛逼,丫七扭八拐的他还以为他能起飞是不?他以为他开飞机?他以为他是仙女?”


“我跟你说这种人,过两个红绿灯你再看,他不也就在你旁边蹲着动也动不了……”


黄少天一定是一个被游戏耽误的脱口秀演员。


“我怎么觉得少天挺自得其乐的。”叶修搭着孙翔的肩膀笑,“让他自由飞翔好了,咱们过咱们的二人世界。”


孙翔垂眼看叶修的手,重重一拍:“把油擦干净!我不想洗衣服!”


“那我洗。”叶修道。


“滚么,你洗的你以为我敢穿?我不要面子的吗?”孙翔看了看叶修皱巴巴的衬衫领子,骂道。


“不要啊。”叶修说,又蹭了蹭他的脖子,“你有我还不够吗。”


饥肠辘辘的黄少天,满身风尘地冲进酒店,怀揣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激动之情推开包厢的门,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幕。


孙翔揪着叶修的领子往他衣服里吐口水,叶修用力扯着孙翔的裤腰带想把他从身上拉下来。


黄少天哽咽了:“……要不我出去,你俩继续?”


“别别别,千万别!”叶修挣扎着喊道,“再继续我要被二翔压死了……你胖了二翔!你不是原来的你了!”


“你是猪!你吃粑粑!”孙翔也道。


整个夏天,孙翔和叶修混在一起,醒了吃吃了睡,要么就是坐在电脑前打游戏,偶尔趴着听魏琛他们扯淡。就这么宅了两个月,孙翔生生看着自己和叶修一样圆了起来。


虽然也没多胖,训练几周后又瘦回来了,但是听见男朋友猛戳自己痛脚,孙翔还是气得要肿。


“嗯?二翔?”叶修看着孙翔闷闷地坐回位置上,忙凑了上去,“翔哥?”


孙翔哼了一声不看他。


叶修用筷子夹着片涮牛肉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孙翔犹豫了一会,还是咬走了。


“……你们不要瞎本剑圣的眼睛好不好!”黄少天嚷嚷着坐了下来,把筷子外边的纸套拆了。


他举起筷子的停在一盘秋葵上面,秋葵很新鲜,还沾着水珠,像是春天青草的颜色。


“老叶。”黄少天突然很沉着地道,“叶修,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你想说我重色轻友?没用,我就是。”叶修端着碗,拿着黄少天凄惨的脸色下饭。


“重色轻友有什么杀伤力,你对我这是始乱终弃呢。始乱终弃!”黄少天的筷子几乎戳到了叶修的脑门上。


“喊,大声喊,明天没上荣耀头条,我就把你穿裤衩蹲在路边吃蛋黄酥的照片发到微博上去。”叶修冷漠地拨开他的筷子。


孙翔刚刚出去接了个电话,抱着三瓶可乐回来,站在门边悲天悯人地望着他俩。


“两只猪。”孙翔给了他们一个盖棺定论。


叶修扭头对他一笑,伸了个懒腰,腿在桌子下绷直了,带着份酒饱饭足后的熨贴劲儿。


半杯……


可乐下肚,黄少天大概是有点上头,看着碗里的秋葵,委屈地拨通了喻文州的电话,几啦呱啦絮絮叨叨地说着叶修坏话,喻文州时不时笑着嗯两声。


讲了有五分钟,电话里几声金属的碰撞声响过,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不是喻文州:“你再不挂电话,我让你队长给你加练。”


黄少天整个人懵了:“王……王大眼?我靠你对我们队长做了什么!”


“加练。”王杰希道。


“还能不能当朋友了大眼!”黄少天痛心疾首。


“朋友?”王杰希没什么波澜地说,“呵,你别自作多情,我们最多算同事,关系还很不怎样吧?”


喻文州在那边控制不住地笑。


“……”黄少天挂了电话,喝掉了剩下半杯可乐,沉默地吃东西。


“喻文州不会给你加练的。”孙翔不走心地安慰他。


黄少天咬了口秋葵,呜咽了一声。


叶修搓了搓他的黄毛,同孙翔道:“别管他,他天天看,早就习惯了……一会吃完了去哪逛逛吗?”


“不去,外面的风能把人吹个跟头。”孙翔缩脖子,狂摇头,“我要回去看小乔。”


“……我还不如小乔吗?”叶修伤感地问。


“叶贵妃,你再摆出这傻样的表情,我就把你打入冷宫。”孙翔锤他的头。


小乔是魏琛送给叶修的一只狗,名字也是他起的,不知道那货哪来的脸自比周郎。


当时叶修决定留在兴欣当指导,在杭州找了个房子,搬家时魏琛送了这只狗,长得一看就非常便宜。送狗据说是苏沐橙出的主意,说是要让叶修体验一下生活的美好。


叶修活了二十几年,活得“人间寒暑无关事”,在和孙翔谈之前,基本把荣耀当一生所爱,怎么会喜欢养着猫啊狗啊这些个要花心思的东西。


去年冬天的时候,有次叶修看天冷,实在不想动,就没带小乔出去遛。结果那狗憋得慌,竟然偷偷钻到床底解决了一下,解决完了还若无其事地趴到了客厅。


叶修怎么知道床底另有玄机,到傍晚打开地暖,深吸口气,一瞬间有来个跨栏从阳台跳下去的冲动。


如果不是孙翔喜欢小乔,特别喜欢,叶修想,自己也不一定会留着它。


有时孙翔抱着小乔坐在地毯上,一边看电视一边揪它的毛,叶修伸长了腿躺在沙发上,看过去刚好是孙翔淡金色的头发,微微地翘着。


非常满足。这种满足就像在数九寒冬里骤然入水,外面全是冷的,而水却是有温度的,从身到心的放松,一瞬间让人动弹不得。


又或者是无所适从。


“好。”叶修笑了,“那我们回去看小乔,它特别想你,那天还对着你的衣服叫。”


“晚上陪我看电影。”孙翔捏了捏他的手。


“好。”叶修的目光落在他脸上,依然笑着点头。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










【提前给翔宝的生贺,因为接下来有期中考什么的不知道还写不写得出来(哭)】





评论(17)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