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年复年🍃




喻文州好像天生一副随圆就方的性子。


喜欢一个人也不那么明目张胆。


也只是偶尔,他在训练结束后站在阳台上给王杰希打电话,听着电话里的人声,轻轻踢着栏杆。


打多了,他怕人家不爱听。


有一次打过去时王杰希正吃面,那天因为停电,蓝雨的食堂没开放,喻文州刚到宿舍还饿着,王杰希知道后,恶劣地报了一长串的菜名。


晚上喻文州就叫了外卖,大半夜拍照的发微博,圈了十几个王杰希。


对方在评论里说行,感谢喻队厚爱。


喻文州看到挺开心,想了想,回到消息页私信他:王队来竞技场吧。


王杰希很快回了,说,不,你吃。


喻文州盯着那行字看了会,嗯了一句,沉默地把手机关了。


他一个人坐着,还没尝出味来就吃完了。


将打包盒收拾干净了正要扔,门口突然响起一阵疾风骤雨般的拍打,黄少天在外边咋咋呼呼地喊队长你在吗。


喻文州还以为蓝雨宿舍进野猪了,惶急地跑过去开门,结果黄少天一脸风尘仆仆,拉着他说队长啊你快点上线吧王大眼等你好久了他不跟你打完就不跟我pk啊。


黄少天不由分说地把喻文州摁在电脑前,自己拎着垃圾袋自言自语地出去了。


喻文州登陆荣耀,果然看见王杰希的账号在好友栏里挂着,一见他上线就发来了邀请。


“他是在等我”这个念头,一瞬间在喻文州心里难以抑制地起伏了片刻,像是连成一线的巨大海浪,几乎让他无所适从。


以至于几局下来,喻文州颇有些心神不定,基本在单方面地被暴打。


王杰希揍了他半天,自己乐了,憋着笑说你这状态不大行,碰上什么事了说一说呗。


蓝雨拖欠工资了?


失恋了?


王杰希不怀好意地揣测。


喻文州叹气,说王队算了吧,别用你那鸡毛蒜皮的心,度我这能容百蛟的君子之腹。


王杰希不应了,就是抡起扫帚时更加杀气腾腾,一下一下照着脑袋招呼。


隔着纷繁的特效光,喻文州看见魔道使者面无表情的脸,不过而背后的人多半是带着笑的,这样的反差更让人觉得有意思。


那晚黄少天没能打成。


喻文州前脚一下线,后脚王杰希也跟着下了,蹲在树上等了好半天的黄少天就这么被俩人当了个风筝放。


黄少天不服气,几天都追着王杰希发信息,被无情地屏蔽后,就转而在微博上疯狂地圈他。


最后连微草的公关都被惊动了,王杰希无法可想,给喻文州打电话,无奈道,喻队,收好你家的剑圣大大吧,就别祸祸我了。


喻文州笑,少天很喜欢王队啊。


王杰希悚然一笑,是啊,他还威胁我世邀赛要和我一间房呢。


喻文州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敲开了黄少天的房门,提醒他记得加练。







世邀赛。


本来领队和队长是安排一间房的,但是喻文州许了叶修两条烟,顺利地和黄少天换了房间。


当然,换房之前,叶修并不知道他未来的室友是黄少天。


如果知道,他非得开十条。


联盟新出的一条规定是国家队禁止使用闹钟,于是,除了张新杰那奇葩,其他人都深受其害,尤其是孙翔年轻贪睡,天天都顶着头乱毛出现在训练室。


叶修挂着一双黑眼圈拍板,谁迟到,谁和黄少天睡。


王杰希平时的作息比喻文州规律,每天早上起得早些,洗漱完,就坐在喻文州床边,打开双臂大鹏展翅样地往后一仰——


喻文州被他压醒,睁眼就对上王杰希一双笑意盈盈的眸子。


神志还没回笼,喻文州感觉整个人像被扯了一下,心里的话差点就藏不住。


都说魔术师的眼里有万千星辰,喻文州暗暗想,是的。


王杰希吃不惯西餐,他俩往往坐地铁去一条小街,那里有很多家中餐馆,坐在窗边的桌子往外看,街上很安静,人少,只有一排树寂寞地站在那儿。


锤子剪刀布,输的人请客。


喻文州本来计划把几家出名的中餐馆都吃一遍,不过没实现就要回去了。


王杰希看他挺遗憾,安慰说,下次吧。


回到中国以后还是夏休期,喻文州被爸妈摁着脑袋逼回家去相亲。


没错,相亲。


他从微博上看到微草的人组织去了三亚。


高英杰发了照片,王杰希穿着沙滩裤躺在海边的躺椅上,手里捧着个椰子,似笑非笑地睨一眼镜头,丝毫没有被拍的自觉。


喻文州把照片存到了相册里。


有天王杰希给他发了张照片,估计是潜水时拍的,光线透过水面,落在水中,显得非常柔和。


一长队的鱼群从镜头前游过,掀起细密的波纹,王杰希说,喻队这是你的鱼吗。


喻文州笑了。


正好是傍晚,他走到阳台上,单手放在镜头前比v,拍了一张夕阳发给王杰希。


然后不动了,静静站着,看着远山间的夕阳渐渐染上了一坛酒的颜色


鱼不是我的,喻文州握着手机想。


但我多希望你会是我的。








两年以后,王杰希宣布退役。


当时喻文州正在吃饭,黄少天哇地一声从座位上一跃而起,绕着食堂风尘仆仆地跑了一圈喊着这个消息。


喻文州急忙给王杰希打电话,问他为什么这么早就退役了。


王杰希在那头笑,还是以前那样熟悉的笑声。


他说没什么,古人不常说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么,觉得该退就退了。


喻文州又问,那王队退役后打算干什么呢。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说,还没定,可能再去读大学吧,从前总觉得退役了就奔跑在自由里,但真到了这一天,好像又没什么事做了。


然后又有些叹惋道,喻队,改口吧,以后微草队长就是小高了。


荣耀与荣耀,终是一代新人换旧人,上天赋予你的能力,也会在年复一年的岁月里被一点一点地收回去。


恍惚间,喻文州如林鸟失群。


但生活总在继续。


八月底,几场大雨,把满城的绿树洗得发亮,夏天不知不觉走到了尽头。


情人节那天,喻文州出门帮几个队员买奶茶,路过一家花店,他看着店门口摆着一束一束的玫瑰花,不受控制地停下了脚步。


花很好,花香充斥在鼻尖,胜过一切人造香水的味道。


虽然想送的人不在身边,但神差鬼使的,喻文州踏入店里,买了一束花。


买完以后,喻文州推门出来,沿着街道向下走。


走了几步,身后突然响起一阵自行车的打铃声,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回头,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低喝道:嘿!


听到这声音时,喻文州几乎是倒抽了一口罗圈形的凉气。


他怔怔地看着王杰希的自行车在自己左边停下,一脚踩在地上,一脚蹬着踏板。


王杰希穿着本市T大的校服,白衬衫修身裤,递过来一束玫瑰花。


“喻队,”王杰希看了看喻文州手里的花,笑道,“如果不介意的话,把我的也收下,怎么样?”


天空中又飘落下小雨。


喻文州伸手把玫瑰接了,看了他一眼,麻利地坐到了自行车的后座上。


我靠,你很沉啊喻队。王杰希骑出去几米远,眯了眯眼道。


喻文州说赶紧蹬吧,哈,现在你不是微草的队长了,我不会对你太客气的。


既有一蓑烟雨,何不潇洒度余生。




























评论(16)

热度(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