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你若撒野

【前文戳最后一个tag,谢谢小红心和小蓝手( ̀⌄ ́)】






上午没课,叶修一个人窝在宿舍里睡觉,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白白胖胖的大饺子,在蒸笼里晃晃悠悠地荡漾。


开始时暖洋洋的挺舒服,过了一会,热气不断地窜上来,还混杂着一股刺鼻的花椒味儿。


叶修生生给热醒了。


他无言地掀开床帘往下铺一看,果然看到魏琛方锐架了个简易折叠桌,在偷电煮火锅。


大中午的,俩人做贼一样地缩在床上围炉,听见头顶上传来响动,顺着声音向上看去。


三张脸遥遥对望,中间一口火锅泛着香味。


“给哥煮一碗面呈上来,饿死了。”叶修俯下身招呼方锐。


方锐不搭理他,一摆手:“美的你,饿了啃脚吧。”


魏琛正满锅底捞鱼丸,奇道:“唉老叶,今个儿怎么没和二翔处一块啊?”


魏琛不过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叶修摩挲摩挲下巴,竟然沉默地一缩脖子。


这时候,方锐就特别有眼力劲,敏锐地从叶修的安静中看出了“难言之隐”四个字。


“唉嘿!”他往边上蹭了几下,仰头去瞅叶修,“你看两个人吃火锅多寂寞,快说说你的倒霉事让大伙热闹热闹。”


叶修:……


魏琛嘴里塞着鱼丸,猜测:“怎么,和你家小男朋友吵架了?”


“你别说……还真是吵架了,老魏你这天眼开的,都能赶上大眼了。”叶修懒洋洋地从上铺爬下来,往身上穿外套。


“怎么吵的?”魏琛灿烂地问,“讲,也让老夫开心一下。”


“呵,哥想想就生气。昨天傍晚去食堂,两个女生当着我的面把二翔拦住了。”叶修叹了口气,往锅里一看,打发旁边的方锐:“给哥拿双筷子……老魏这是什么,你放条红领巾进来煮干嘛—”


魏琛简直想把火锅扣他脸上:“你眼瘸吗!那火腿片!别恶心我!”


“行行行给我来点,”叶修拍拍他的肩,继续说,“然后二翔就跟那俩小女孩聊上了,聊得特别开心……”


闻言,方锐魏琛双目炯炯地看着叶修,眼里写满了落井下石和幸灾乐祸。


“我呢,我当然不能干看着啊……”叶修扫视着魏琛和方锐。


二人点头。


叶修正色:“所以趁着二翔不注意,我把他碗里的红烧肉扒干净了,一块也没给他剩下。”


……


“棒不棒!”


叶修下箸如飞,吃完指着魏琛,“老魏你这火腿煮久了你知道吗?”


魏琛直接把他的碗抢走了。


叶修又从他碗里夹了几块牛肉,起身,一边用手机拨了孙翔电话。


“不是吵架了吗?这就打上了?”魏琛不解地探头。


方锐示意他继续吃。


叶修走了两步,站在宿舍的窗边往下看,一下一下地轻轻踢着墙壁。


窗外阳光大好,暖风融融。


听见孙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叶修觉得心上的一角也像被阳光晒了下。


“喂?”


“二翔啊,记得我们上次去的那家火锅店在哪么?我想吃火锅了。”叶修朝窗玻璃吹了口气。


孙翔不假思索地回答了:“世贸大厦吧,我也挺想吃的,要不晚上?”


答完顿了顿,才反应过来:“我靠!叶修你打我电话干什么!我们吵架呢好么!”


叶修开的免提,方锐被他沧海一声吼,手一抖,筷子掉进火锅里,和魏琛面面相觑。


叶修勾了勾嘴角,笑眯眯道:“那,二翔,我们不吵了呗,你和红烧肉比还是你重要一点。”


孙翔想了一会,说不行,这也太便宜你了,不然你唱首歌吧,昨天杜明都给唐柔唱了。


“什么情况,杜明唱歌了?”叶修震撼了,转头问还在吃的两人。


方锐不屑地嗤了一声:“得了吧,那也算唱歌,小唐在四楼他在一楼,唱个我要你唱的声嘶力竭,和挥起大刀往敌人头上砍去没差。”


魏琛补充:“咆哮。”


叶修了然地点了点头,对孙翔道:“好的,二翔,你准备好了啊。”


凭着对叶修多年的了解,魏琛莫名地感到一种危机感,顿时如临大敌地捧起碗往后挪了挪。


然后他的感觉马上就应验了——


只见那叶修在魏琛和方锐惊恐的目光里,原地拉了个架势,扎了个马步:


“啊——”


“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


“啊——啊——啊——”


叶修连换了三口气,才把一个“啊”唱完。


方锐反应不如魏琛,近距离享受了叶修的一曲长歌,此时正木纳地保持着嚼牛肉的姿势。


魏琛想,如果用他为数不多的成语积累来形容,最恰当不过就是。


肝胆俱裂。


唱了半首,也就只有一个“那”字勉强挂在调子上,其余的都在西伯利亚兜风。


叶修重新把手机放回耳边。


“怎么样啊二翔,不吵了呗。”叶修唱完喝了口水,问。


孙翔非常果断,道:“不!爱过,但我还是跟杜明过吧。”














评论(12)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