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你若撒野

前文:http://ordinaryorz.lofter.com/post/1dcbd552_10cbd650




根据历来的传统,学期开始以后,学生会将在头一个周末举办欢迎会。


晚会要求每班出一个节目,去年叶修一群人压根就没排练,等主持人说轮到他们上场,把黄少天往台上一扔,让他自由自在地讲上十五分钟再放下来。


黄少天的表现太惊艳,以至于学生会长屈尊降纡地来到叶修班上,和蔼地告诉他们,如果今年没整出个能看的,学生会就通过舞蹈社要用篮球场练舞的申请。


于是距离晚会还有两天时,某个花前月下的晚上,叶修魏琛方锐,还有隔壁孙翔宿舍的,在走廊上不情不愿、杀气腾腾地蹲成一圈。


魏琛拆了副牌,挑出几张来洗,抽到黑k的出题,抽到红j的上台表演。


方锐抽到了黑k,另一边孙翔漠然地翻开了他的红j。


而孙翔要上台的最终结果就是,叶修得陪他一起。


不为什么,因为爱情。


方锐在宿舍里多年受叶修欺压,打又打不过说也说不过,好不容易小人得志逮着他的笑话看,才不肯善罢甘休。每天叶修和孙翔排练的时候,他就和魏琛抱袋瓜子坐旁边指手画脚。


“二翔,你爱叶修,你懂不懂爱?懂不懂?是对着炸猪排流口水!是看到一只活生生的小猪仔的惊喜!是发自内心的疼爱!”


方锐一手指着叶修,一手捂着心口对孙翔吼道。


他又嗑了粒瓜子,还没完没了:“二翔,你看看老叶真挚的眼睛,你要让自己的情感爆——出来!”


孙翔真的照做了,扭头盯着叶修的眼睛,叶修微微仰着下巴冲他快活地眨眼。


然后半晌,孙翔忍无可忍地挥挥手:“你,站远一点。”


方锐和魏琛嘻嘻哈哈地拾了个熟悉的乐子。


晚会很快就到了。


方锐那吃里扒外的奇葩,给孙翔出的题是朗诵《雨巷》,却背着他选了个欢乐斗地主的背景音乐。


孙翔站在台上,面如死灰,高举话筒,恶狠狠地,穿透配乐进行着咆哮和比划双管齐下的演出。


“她是有啊!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


“她飘过啊!”


“像梦一般的!像梦一般的凄婉!迷茫!”


叶修干什么呢。


叶修撑着一把文艺部借来的油纸伞,怀里抱着一只方锐塞给他的尖叫鸡,面朝观众席,目光放空了,脸上挂着端庄的笑容,优雅而缓慢地在孙翔身后踱步。


从这一头,走到那一头,从那一头,走回这一头。


方锐和魏琛在台下乐不可支。


魏琛道,“唉,你觉不觉得,老叶这表情特别像神凡犬啊?”


方锐笑得一口爆米花喷在了前排学妹的丸子头上。


他们兴致勃勃地去问学生会长这个表演能不能看,会长依然很慈祥地看着他们:“能你们二大爷,看你们溜溜球。”


晚上回到宿舍,叶修和孙翔把魏琛的袜子全部塞进了方锐的枕头里。


经此一役,二人一战成名,第二天上课还撞到了好几个慕名来看他们的学妹学姐。


放学的时候,叶修和孙翔走下楼梯,看到楼梯口站了两个小女生,看到孙翔,其中一个啊了一声,赶紧低下了头。


孙翔本来在看手机,闻声抬头,见出声的是两个看着脸嫩的小姑娘,不由愣了愣。


那低头的小女生抬眼,看一眼孙翔,脸红了,又低下了头。


孙翔瞅着她有趣,不由地露出个笑来,还没绽放完全,冷不防被叶修在背后挠了一爪。


“我靠,你找打吗?”孙翔捂着后脑勺怒视他。


叶修也看了眼那姑娘,对孙翔似笑非笑道:“嘴别咧那么大,牙掉下来多不好意思。”


孙翔:“……”


他看了叶修一会儿,突然扭头拔腿就跑。


叶修不明就里,下意识地跟着他,一边跑一边问道:“喂,二翔,不是,你干什么啊?”


孙翔头也不回地喊:“食堂开饭了,冲冲冲冲冲冲啊!”


叶修无奈,也喊:“你脑子别是只长了半个吧!”


“冲啊!”


“慢点啊!”


正值山衔夕日,暮色降临在这小小的一隅,从群山之外捎来百丈落霞,万里烟华。


却放不下两段身影。

评论(5)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