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我做错了什么呢



夏天刚到,周泽楷房间的空调就不行了,吭哧吭哧地送风,响得像个拉风箱,还间歇性地漏水。

周泽楷本来住在江副隔壁,好心的管理人员安排他换了间房。

某天下午,孙翔登录企鹅的时候,发现队长换了个性签名: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看了老半天,孙翔不理解队长的意思,觉着有点深奥莫测,就发消息问他这是写给谁的。

周泽楷回答说小江。

屏幕前,孙翔对带着黑人问号脸陷入沉思。

队长啊,我知道你和江副感情好。

可是,到底。

你们也就隔了一条走廊啊?

刚好叶修打电话来,孙翔顺口跟他说了这事。

“……唉,你不懂——”叶修打了个呵欠,“他们的爱,坚不可摧。”

孙翔也跟着感叹:“真羡慕他们的友情啊。”





话到这里,不得不提这个叶修。

最近几个月他不知道发什么疯,每天早安午安晚安地发微信给孙翔,而且是日日不落、晨昏定省地发。

孙翔看一眼就起一身鸡皮疙瘩。

在他眼里,叶修慈爱地给自己问安,这和伏地魔拉着你要给你讲相声没有区别。

当情人节收到叶修的祝福时,孙翔实在忍不住了,跟叶修说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们也不是不可以谈。

但是在消息框里打字的时候被杜明喊了一嗓子,一走神,少打几个字就发了出去。

于是孙翔的这句话变成了:叶修你想干么,我们也可以谈。

等孙翔跟杜明说完话,再认真一看自己的信息,差点儿撅过去。

叶修嘿嘿一笑,说不干嘛不干嘛,哥只为了建设和谐友好的荣耀社会。

既然如此,孙翔就随他去了。

哪想叶修变本加厉,发了几天信息嫌不够带劲,傍晚直接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接起电话,场面一度非常沉默,为了缓解不必要的尴尬,孙翔踌躇了一下,怀着慰问人民的心态,硬邦邦道:“你……在做什么?”

叶修道:“读书。”

孙翔:“……读……”

叶修补充:“道德经。”

孙翔啪地一声把电话挂了,他发誓这是手抖。





昨天孙翔把电扇借给江波涛,晚上记起这事,就套了件T恤去他房间里拿。

孙翔敲了几下门,站着等了好久,都快想踢门了,周泽楷才慢吞吞地来打开门,把孙翔让进去。

江波涛穿着睡袍从浴室里走出来,孙翔跟他要了电扇往外走,发现队长还眼观鼻鼻观心地戳在墙边,把自己装成一朵壁花。

好像哪里不太对。

孙翔先看看周泽楷,又转头看看江副,再抬头看看房号,突然间有点不太确定:

“我靠,这是江副的房间吧?”

“嗯。”江波涛见状,走上来解释道:“是这样的,小周晚上失眠,我陪他聊聊天。”

孙翔恍然大悟地看向周泽楷,重重一拍他的肩膀:“队长,你以后也可以来找我,我不会把你踢出去的。”

后者无奈地同他对视。

队长年纪轻轻就失眠了,作为搭档竟然不知道!

孙翔感到了内疚。





叶修听孙翔说完后,很是长吁短叹了一阵。

他说:“二翔,周泽楷他们这是在欺负你。”

孙翔没懂:“啊?什么啊?他们怎么了?”

无言片刻,叶修漠然道:“欺负你是喝三鹿奶粉长大的。”

这次孙翔听懂了,气得摔鼠标:“来啊来啊叶修来jjc啊,不打爆你我今晚睡不着了!”

然后,竞技场三局,孙翔三连跪。

“小朋友,打服了没?”叶修在吃泡面,声音听着有些含糊,“输了这么多,不给点惩罚好像不太好。”

孙翔冷哼一声:“你想怎样?”

“我想想……”叶修还真思忖了一会,“你唱首歌吧,就汪峰的,父亲。”

孙翔在心里给他比了一个亲切的中指。





夏休期一到,各路职业选手纷纷投入了抢boss的洪流,轮回也不例外。

孙翔一行人好不容易在不周山下刷出了野图boss,迎面撞上了兴欣的一窝子战法。

真的一窝子,一眼望去连长相都差不多,乌压压的极具压迫力。

“女号是不是唐柔?”

江波涛手下一边敲键盘,一边问孙翔,“小孙,认得出哪一个是叶前辈吗?”

孙翔被一小队人缠住了,闻言气沉丹田,对着耳麦引颈嚎叫:“叶修!”

站他一旁的江波涛被他吼得差点掉下山去。

等了一会没声,孙翔不耐烦地又道:“叶修!”

这次,和周泽楷在一旁土坡上滚来滚去互相暴击的一个人应了:“唉?哥在呢。”

孙翔低头一看ID:忧郁小猫猫。

……what the fuck





听到孙翔声音后,一个疑似方锐的猥琐气功师和一个疑似魏琛的猥琐术士,极有默契地冲着孙翔招呼了上来,而叶修也撇下周泽楷,一跃而下,跳入三人战圈。

孙翔看着叶修从天而降,吼了一声不是吧你们,抬枪迎战。

“你个老不要脸的,”魏琛好不容易布下阵法,被叶修的十字架拍进了地里。

他扭头指着叶修破口怒骂,“往哪砍呢?你看得见我不?”

“真是不好意思。”

叶修扫开魏琛的法杖,又一掌轻飘飘地撩开方锐,挡在孙翔面前,不急不忙道,“人老了,眼花。”

“花?花个皮花,你怎么不照着二翔捅呢?”方锐也不忿地大叫。

“啊,那当然是因为,你俩是我眼中最靓丽的风景线。”叶修沉着地说。





这边在乌漆麻糟地混战,得了空的周泽楷已经领着几个轮回的成员拿下了boss首杀。

“喂——”

孤立无援的孙翔抬头,正想让他们来帮帮自己,结果正好看到了坐对面的周泽楷凑到江波涛旁边,极轻极快地在他脸上啄了一下。

孙翔近距离地观看了这幕,顿时如树遭雷劈,劈成了一块焦木。

天不怕地不怕如孙翔,看了正副队半天,最后屁都没放出来一个,贴着墙根同手同脚地走了。

“啊!”

“怎么办!”

“我们正副队都不是直的!”

“他们竟然是一对!”

“两个男的!”

叶修看着孙翔大炮似的地发来一串信息,只能尽量温和地给他顺毛:“唉,不奇怪不奇怪啊。”

“怎么不奇怪!”孙翔揪头发,“哪里不奇怪!”

“你觉得接受不了?”叶修反问了孙翔一句。

“这不是重点!”

“如果我说,我也一样呢?”

“嗯?”孙翔呆了呆,“不是吧,你也喜欢江波涛?”

叶修大概是一口心头血梗着,没话了。

过了一会,孙翔看到他换了个签:

“愿六个核桃能替我来爱你。”




三天后。

孙翔:“江副,我好像被人表白了。”

江波涛:“嗯,好事啊。”

孙翔:“我好像被叶修表白了。”

江波涛:“二翔……要不要我去……让小周去帮你揍他……”

孙翔摇摇头:“他两天没和我说话了。”

那晚上叶修下线后,就再也没找过孙翔。

孙翔还真有些不习惯,总是下意识地看看手机,但是什么也没等到。

有次孙翔给他转发了一个微博的段子,自己看着都尬,叶修也没回他。

把孙翔气的跳脚。

我不就是反应慢了一点吗!

我又没把你怎么着!

我甚至都还没有拒绝你!

怎么就把人气跑了?

反正正好是夏休期,孙翔决定去兴欣堵人。

江波涛拦在门口,坚决不同意孙翔羊入虎口,然后被周泽楷架着双手抱走了。

周泽楷给孙翔比了个ok的手势。

“周泽楷!有你这么宠孩子的吗……”

江波涛无奈地看看周泽楷,没忍住顺了顺他的头发,周泽楷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孙翔死死捂着自己的眼睛走出了轮回的大门。





叶修出门倒垃圾,看见孙翔戴着口罩站在不远处的公交站旁边看路标。

他起初还以为自己真的老眼昏花了,走近端详片刻,确定了这个集杀气和傻气于一脸的确是孙翔无疑。

那一霎那叶修心中百转千回。

难道轮回倒闭了?

斗神大大来投奔兴欣?

“嘿,周泽楷和江波涛怎么让你一个人出来?”叶修把烟掐了,上前拍了拍孙翔的肩膀。

就这么轻轻一拍,把孙翔吓得差点撞在路牌上。

孙翔回头,看清来人,没好气道:“一个人?有问题?”

“小朋友不好出远门的。”叶修摊手。

突然就不明白自己到底几岁。






叶修把孙翔带回了兴欣网吧。

在这个月色朦胧的晚上,与蓝雨的崽子抢boss。

叶修开着忧郁小猫猫和黄少天二人转,孙翔拿着叶修的账号神说要有光和喻文州对阵。

孙翔有些心虚,没让叶修说他是谁,但是和喻文州走了几招,马上被猜出来了。

“孙翔?”喻文州道,“你怎么跑这来了?”

叶修叹气:“喻队你知道的太多了,二翔,灭口吧。”

话音未落,孙翔豪龙破军已经刷上去了。

“虽然你家队长……看起来马上要被送回城了,但我觉得你还可以上去抢救一下。”叶修抡起十字架,笑着对黄少天说。

黄少天刷了满屏的文字泡骂他。

“孙翔,”喻文州残血时,用法杖指着孙翔,悠悠道,“我会记得向小周告状的。”




网吧里,叶修和孙翔并排坐着,魏琛端着泡面走过,啧啧连声:“哼,老牛吃嫩草。”

不多久,方锐也来看热闹,摇头晃脑:“老叶,不错,老黄瓜刷绿漆。”

叶修挥手让他们赶紧滚,方锐赖着不走,被苏沐橙以影响她哥人生大事为名踹了一脚。

抢完boss,叶修放下了耳机,突然侧头对孙翔道:“二翔,这几天我确实是故意不理你的。”

尼玛。

你还好意思说?

哪壶不开提哪壶么这是。

孙翔被他一句话气得半死。

“斗神大大为何这么不亲切地看着我?”叶修道。

见孙翔不理他,叶修挪了挪椅子,坐近了些,又问:“你知道小周是怎么把江波涛套牢的吗?”

“……我怎么知道?关我什么事?”孙翔莫名其妙地睨他。

叶修看了孙翔半晌,抬起他的下颚,在他没反应过来时贴了上去。

“就像这样。”

























评论(25)

热度(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