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那厮

秋天年复一年地过去,大地收集了无数的落叶。

而我只在那一天捡起过那一片叶子。

我固执地想,这是我的秋天。

哪怕只是一叶之秋。





如果有人感到好奇,问孙翔他和叶修的交情如何,孙翔会给你讲一个故事。

大晚上得知叶修在国家队当领队后,江波涛从床上蹿起来给孙翔打越洋电话,磨磨蹭蹭地讲了半天,最后委婉地提了一个要求:

“小孙……算了,不为难你,但你一定要记住,别对叶修前辈动手啊!”

故事很短,但很恐怖,虽然江副的表演稍有夸张,但这大概就是孙翔和叶修之间的打开方式。

孙翔其实并不讨厌叶修,摸着良心说话,叶修对孙翔也不错。

奈何孙翔初来乍到就一屁股占去了叶修的位置。

而且叶修退役了不好好玩球跑来截轮回的胡。

没结梁子就很奇怪了么。

不过那是以前。最近,孙翔对他和叶修的关系感到了些许迷茫。

他觉得很惊恐:

叶修那厮是不是暗恋我。





几天前和法国队的比赛上,孙翔单枪匹马地放倒了一个来找他茬的刺客,一招一式,干净利落。

叶修坐在席上观战,掐灭烟,难得不带嘲弄,诚恳地喊了一声漂亮。

纷繁的赛场上,也是摧枯拉朽一般的,孙翔扯开耳机,正好听见了叶修的声音。

于是他转头,挑衅似的对叶修扬了扬眉毛。

当然,如果——孙翔能记起国内有比赛的直播,也许就不会来这么一下了。

他俩的互动被网友截成两张图,po到了微博上,转发瞬间过百,其速度让人想到一首歌。

追光者。

第一张图是叶修坐在座位上正想喊话,那个“漂”字堵在喉咙里,他的嘴巴半张着,一脸欲爆不爆。

第二张截得更加差劲……孙翔的回眸一笑卡在收放之间,像对天翻了一个邪魅的白眼,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比完赛,神清气爽的孙翔打开手机,看到微博热搜上大剌剌的【叶翔 情头】时,简直要呕出一口子血。

这么丢人现眼的照片,就应该让它安静而孤独地沉没在岁月的谷底。

可是叶修你到底在抽抽什么?

你为什么要转发这两张照片呢?

说给孙翔大大比心又是怎么回事?

孙翔疯了。





“唐昊,如果有天方锐点赞了你和他的同人文……说明什么?” 训练室里,孙翔问坐在他旁边的唐昊。

唐昊呵呵冷笑:“他可能活得不耐烦,想去奈何桥上看风景。”

“那要是他还兴致勃勃地评论了呢?”孙翔追问。

“过奈何桥掉河里了。”唐昊从容道。

孙翔哦了一声,打横翘着腿,继续心不在焉地做障碍训练,鼠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屏幕上点着,左手的操作也慢了下来。

对面的黄少天探过脑袋,看看一叶之秋又看看孙翔,惊讶道:“奇了奇了二翔你最近信佛的吗怎么打得这么慈祥……”

孙翔正烦着,毫不客气地把他摁了回去。黄少天还是不安分,又缠上了靠着沙发打盹的叶修,拉着他一顿猛晃:“老叶老叶我想喝酸奶啊我口好渴啊你去买吧……”

在黄少天颠来倒去地嚷嚷了五分钟以后,叶修无奈地拿起衣服准备出门,走之前招呼队员们:“大家要什么快说啊,一块带。”

苏沐橙开心地举手:“一个冰淇淋。”

王杰希手背朝他挥了挥,示意他赶紧走。

叶修意味不明地唉了一声,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头,对着孙翔道:“二翔好像爱喝酸奶,要不要给带?”

“啊?”沉浸在心事里的孙翔在椅子上弹了一下,瞪着叶修,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哦,带吧。”

叶修笑了笑,拧开门把手出去了。





傍晚,训练结束后,沐橙云秀等人要去逛街,喻文州和王杰希要去找家中餐馆吃面。

喻文州为人亲厚,对孙翔比较照顾,所以平时孙翔都和喻文州一道。今天也是,三个人站在一起看地图,商量去哪一家吃。

叶修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道:“我也想吃面了,一起去吧。”

一行人到了餐馆,服务员说没有四人的桌子,只有两人桌。所以喻文州和王杰希,叶修和孙翔一桌。

叶修看了看菜单,丢给了孙翔:“你点吧。”

孙翔抬眼,把菜单接过来:“牛肉面?”

“有别的么?”

“炒河粉?”

“还有?”

“乌冬?”

“那牛肉面吧。”

“叶、修!”孙翔把菜单往桌上一拍,想踩叶修的脸,“你更年期提前了吧?”

叶修举起双手,笑道:“年轻人要有耐心,人生可是很长的。”

孙翔冲他比了个中指。





饭后回到酒店,喻文州和王杰希一块回房了,说要讨论一下各自的人生规划。

叶修一脸我懂得的表情目送他们离开。

孙翔继续坐在电脑前打荣耀,叶修站在他身后看,不时弯下腰来跟他讨论打法。

两人的气息混在一起。

孙翔发现,每次叶修凑过来的时候,自己的心跳都会加快一下。

“唉,这儿不能这么来,动点脑子。”叶修咬着烟俯下身,虚握着孙翔的手移动鼠标,孙翔感觉后颈被叶修的呼吸烫了一下。

“啧,太血腥太暴力了。”王杰希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倚着训练室的门,道。

喻文州从他身后走过来看了一眼,也笑着摇头。

叶修看着他俩,沉默了一会,默默地伸手掐灭了烟,咳道:“不好意思。”

孙翔皱着眉毛疑惑地转头,看到自己的衣领上被叶修的烟烫出了一个焦黑的窟窿。

原来被烫了一下不是错觉。

“……你是不是活腻味了?”孙翔捂着脖子,一脸不可思议地瞪着叶修。





孙翔回房时,和他一间房的唐昊还没回来,孙翔一个人没事干,就拿起手机刷微博。

然后他看到自己粉丝整理了一个几G的文包发到微博上,被转得火热。孙翔怀着好奇打开,发现里面都是叶翔同人文。

那一瞬间,孙翔有种无颜面对江东父老的感觉。

他解压文包看了几篇,结果被广大网友的想象力雷得外焦里嫩,只能无语地凝望天花板,手机一下下地在手里抛着。

第二天早上孙翔下楼吃饭,走进包厢,方锐正声情并茂地举着手机,给底下围坐一圈的队员朗诵。

“孙翔柔若无骨地靠在叶修胸前,娇羞一笑……”

黄少天一口牛奶全喷在了张佳乐脸上,饭后被张佳乐一掌拍到了沙发缝里。

“虽然孙翔已经为叶修生了两个孩子,但穿着开衩旗袍坐在台上,依然仙风道骨……”

“你爷爷的!”

孙翔眉毛一拧,劈手要夺方锐的手机,方锐嘻嘻笑着避开:“唉,二翔,自己点的赞,还不许别人念了?”

“点什么赞?”孙翔懵了。方锐还在一旁叽叽喳喳,他打开手机,铺天盖地的@和评论席卷而来。

孙翔骂了一声,才看到自己昨晚看文的时候,手滑给那条微博点了个赞。

孙翔和叶修又啪地一声被钉在热搜上。

真对不住叶修那一把老骨头。

孙翔捂着脸,强作镇定地把赞给取消了。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一整天孙翔都绕着叶修走,谁知道晚上打开房门,叶修坐在唐昊的床上看手机。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叶修看也不看他,“小唐被方锐拉走了,我被方锐逼着换了房。”

孙翔扳着门,很认真地考虑自己要不要去睡大街。叶修抬头扫了他一眼,笑道:“干嘛,哥很可怕吗?”

太可怕了好吗!

但是孙翔有什么办法,孙翔又不能把领队从房里撵出去。他走到床边,看到床上放着一条围巾。

围巾有点眼熟,好像是苏沐橙那天逛街买的。孙翔当时还奇怪她为什么买男款,现在想想多半是送给叶修的。

孙翔莫名地有点火大。

于是他把围巾一抛,甩到了叶修脸上:“自己的东西收好,别乱放好么!”

叶修把围巾从自己头上扒拉下来,装模作样地唉声叹气:“怎么了这是,小朋友吃火药了?”

孙翔没理他,钻进被子里睡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孙翔进包厢准备吃饭时,又听见方锐在慷慨激昂地朗读同人文。

“叶修深情地凝视着孙翔的眼睛说我爱你……”

“叶修揽着孙翔的腰把他打横抱了起来扔到床上……”

孙翔靠了一声,把盘子重重往桌上一放:“方锐你没完了是吧?”

“不不不。”方锐贼兮兮地摆手,眨了眨眼,“这次和你没关系,我这是在为叶修而朗读。”

孙翔一脸凶狠地打开微博。

【你的好友 V_叶修 6个小时前赞过这条微博。】

这条微博就是那个万恶的叶翔文包。

“叶修那厮什么毛病,别是暗恋二翔吧?”方锐这个碎嘴子还在一脸猥琐地念叨。

孙翔咬牙切齿地把微博关了,两眼几欲翻白。





叶修几天前烧坏了孙翔的衣服,今天突然想起来,给孙翔补了一件。

纯白T恤,本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可是T恤正面印了两个斗大的字:

脱贫。

孙翔两手抓着衣服,看上去想把它撕成两半。他恶狠狠地剜了叶修一眼:“你让我穿这个?”

叶修满脸神秘地深吸一口气,唰地把外套拉链拉开,衣摆一掀,露出了里面的黑色T恤,上头也印了两个字:致富。

“哥就是这么的有内涵。”叶修笑道。

孙翔呸了一声,又看看自己手里的衣服,有点不确定道:“这……别是情侣T吧?”

叶修咬着烟冲他抬抬下巴:“还真是。”

等孙翔回过味来问他什么意思,叶修又不说话了。





孙翔发现自己喜欢叶修的时候,是在赛场上,他打出了一个漂亮的龙抬头,操作像极了当初的叶修。

叶修在观众席上喊好,穿过海浪一样席卷而过的欢呼,清晰地落在孙翔的耳朵里。

孙翔突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能听见叶修的声音。

一叶之秋的长枪在空中一划,意气风发地转过身来,一双眼睛一如当年。

光彩而夺目。





苏沐橙不止一次问叶修。

“哥你不是号称懒癌晚期么?为什么每次二翔比赛你都要去观众席加油助威啊?”

叶修很平静也很无厘头地解释道:“那还能为什么,当然是逮着机会就要冲上去嘲讽啊。”

苏沐橙:“真的吗。”

叶修非常做作地冲她笑:“当然真的啦。”

苏沐橙:“呵呵哒,这么会玩,小心老房子着火,到时候扑都扑不灭。”





转眼,世邀赛接近尾声,全员都忙得不见收尾,见面了也就打个招呼,马上就投入训练。

晚上孙翔回房,看见叶修正蹲在衣柜边收拾行李,两人的衣服加起来也就那么点,叶修一收拾,柜子里几乎空了。

孙翔愣在门边,直到叶修来拉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问道:“你……干什么?换房吗?”

叶修点了点头:“你不是一直不开心我住这么?快要决赛了,照顾选手的心情嘛。”

他从衣柜里拿出一条叠好的围巾,抖开来,一手绕过孙翔的脖子,把围巾系好。

“围巾是我托沐橙买的,想送给你。”叶修把手握拳放在嘴边,咳了一声,“天气还是挺冷的。”

给我的吗?

一直紧绷着的孙翔抬了抬手,好像打开了某个开关一样,他突然抱住了叶修。

“怎么了?”叶修给他人高马大地这么一扑,差点摔个屁股蹲儿,脸都绿了。

孙翔不说话,脑袋埋在叶修肩上。

“没事?那我走了啊?”叶修逗他。

“你走一个试试。”孙翔猛地抬头。

“别换了,我想你在这儿。”

叶修低头拍拍他的肩膀,轻声道:“你是想要我在这儿,还是……想要我?”

“……”

为什么这厮能这么不要脸呢。孙翔恨恨地想。

“斗神大大说的话,要一言九鼎啊。”叶修偷偷亲了亲孙翔的头发,眼底含笑。

“我可就靠你养老了。”






开学前的最后一发 祝自己平安












评论(11)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