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一生


【一本可爱的回忆录】


小时候我特别悍,因为家里的大黄猫挠了我一爪,我把它摁在地上,脑袋上的金毛都给揪秃了,拉也拉不开。

那只猫从此就抑郁了。

而我被爸妈扭送到了幼儿园。我很愤怒,当一个同学跑过来捏我脸时,我跳起来就咬。

捏我的是叶修,他看着手上的牙印,尖叫得非常做作。

天知道我当时怎么没咬重一点。

我真的特别小,混在一群高我一头的人当中,感觉随时会被一大波脚丫子踩扁,所以没有人愿意带我玩,只有叶修挺乐意我跟在他身后。

叶修经常摸着我的头跟叶秋得瑟:“看,我家的二翔,多可爱。”

我掰掰手指,给了他一记左勾拳。

叶修揉揉下巴,面不改色:“还能干架呢,值钱。”

那时的我并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看到他俩我感觉自己见到了鬼。

有一回放学,我坐在休息室里等妈妈来接,看到叶修他爸抱着叶修站在窗外,叶修隔着玻璃拿手指点我,一边表情猥琐地回头跟他爸说话。

我问叶修说了什么,叶修说夸你呢,你长得好看还不让人夸吗。

后来叶秋偷偷跟我说,叶修的原话是爸你看到那个圆滚滚的胖头鱼了吗,傻不拉叽的,想养。

我骂了有生以来第一句重话:“呸!”

写到这里真的好气啊,叶修竟然还在床上睡觉,我决定把他捞起来倒吊着打。






我的小学和叶修仍然是同一所。我爱吃门口小店卖的鸡排,每次想吃就去叶修班上把他拖出来。

叶修腿长,趴在学校的墙头,洋洋洒洒地跟老板讲价,然后老板用纸袋把鸡排装好送过来,友情赠送一个蛋挞。

蛋挞也很好吃,但一般都被叶修搜刮走了。

第一节美术课上,老师教我们做日程表,在白纸上画图案,然后剪下来贴到卡纸上。我忘了带剪刀,只好徒手撕,嘶啦嘶啦的,周围一圈人都敬佩地看着我。

老师说日程表可以送给爸爸妈妈。

我看着我那张像被猹啃过的日程表,心想要是递到我爸妈面前,他们估计会打算生二胎。

深思熟虑了一番,我把这张日程表送给了叶修。

叶修嘴里叼着棒棒糖,表情奇妙地看看表又看看我,慈祥道:“翔儿啊,我会像疼儿子一样疼你的。”

我正想脱鞋抽他脸,他又指着表格上的图画问:“可是你弄只蛆在这干什么?”

我:“……它是龙。”

格老子的。

叶修双眼眯成两条道道,笑了个死去活来,“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啊浪里小白龙,二翔你是天才。”

初次给人送礼物,我就他妈的凋零了。






小学后边有片小草坡,午修的时候我们常去那里晒太阳。

坡不高,但陡。叶修拉着我去爬,他手长脚长,三两下就蹿了上去,我那时腿短,只能颤颤巍巍手脚并用地爬上去。

叶修蹲在草坡顶上笑我。

我说我这样稳健!怎么地吧?

和叶修一起站在草坡上,感觉还是不错的。叶修拍着我的肩:“二翔,看看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能把他的嘴堵上就完美了。

虽然上边风景好,但是……从坡顶下来实在是太难了!

我两腿打圈儿不敢走,叶修那禽兽嘿嘿地在我身后笑了一会,突然拉起我的手就往下一个猛冲。

他一个步子有我两个大,我跟不上他,双脚几乎悬空,全程咆哮如雷,落到地上时还摔了一跤,一嘴的草。

我躲到看书的叶秋身后,任叶修在我身边怎么示好也不搭理他。

我忘了最后我俩是怎么和好的。我去问叶修记不记得,他说他送我一盒糖果,我就屁颠屁颠地追上来了。

我让他晚上滚去睡浴缸。






我五年级的时候,门口那家鸡排店搬走了。

叶修也从小学毕业了,蛋挞和鸡排都没有了。

我不知道那店搬到了哪里,找过也没能找到,还是暑假叶修来找我玩,给我带了一份。

叶修说,他骑车刚好路过那家店,想起我爱吃就买了。

我打开袋子,一看只有鸡排,就知道蛋挞又被丫吞了。

我吃鸡排,叶修坐在一旁十指如飞地搓毛豆。

三伏天并不是吃鸡排的好天气,但我还是很开心。






某年的六一儿童节,叶修约我去游乐园。他那时候应该高中了,过儿童节的是我。

叶秋拒绝同行,并用目送傻逼的目光看我俩远去。

游乐园里,晴空万里,都是父母带孩子,或者男朋友带女朋友来的。我上个厕所出来还撞见了一对情侣打啵。

我:“靠,我们来这里干什么,串场了吧?”

叶修就摊手:“要不……我勉为其难地扮演一下你亲爱的老父亲?带你去坐旋转木马?”

我:“……你皮又痒了吧?”

“那……咱凑个情侣?来抱一个呗翔哥。”叶修吹了声口哨。

我强忍着不把一口心头血吐他脸上:“你想上头条别拉着我。”

因为排队的人少,我们去坐了过山车。

一直到坐上座位,叶修都一脸清醒,脚步从容。

然而开车之后……在过山车从一头开到另一头、短短的十分钟里,叶修扒拉着栏杆吐了一路,我生平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叹为观止。

简直撼天动地。

于是他一路吐,我拿着自己装饮料的袋子一路给他接,接了半袋子。

我在心里狂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可惜没来得及用手机给丫拍下来,估计他的情路就这么断了哈哈哈哈哈。







上一页被叶修撕了。

他说我再编排他,他就把我压在床上做到吐。

这棺材板板为什么没有被扔到护城河里去!

叶修高三的时候我高一,他整天忙得找不着北,我不太有机会见到他。

哦,有一次在图书馆里见着了。我正想上去跟他打招呼,看见他被一个女生拦了下来。

女生长发飘飘,真的特别飘,脸颊红扑扑的。她低头,害羞地把一封信递给叶修。叶修的手插在裤兜里,和那女生说着什么。

我整个人都懵了:叶修也有人要吗?姐姐你确定你不是想跟叶秋表白认错人了?

懵完又很生气,叶修从小吃了我那么多蛋挞,竟然要跟别人跑?

我手一叉腰,吸气,气沉丹田地吼道:“叶修!!!”

我清楚地看到叶修抖了一下,然后他转过身来,看清我在哪后吼着回我:“干嘛?”

我怒火中烧:“你妈喊你回家喂猪!!!!”

叶修:“……”

接下来,女生什么话都没来得及说,因为我和叶修被图书管理员的大妈拿着扫帚叉了出去。

大妈精神矍铄地亮开嗓门,喷了我俩一脸口水:

“馆内禁止喧哗!你们看不见是不是!两只眼长来出气的是不是!现在听得见我说话不?我这个声儿你们能听到么?能不能!!!”

能能能。

我:“都是你害的我。”

叶修笑了:“行吧,哥会补偿你的。”






我高三的时候叶修已经上大学了,在另一座城市,要坐很久的火车。

高考的那天他还在上课,我心想他肯定不会来了。

我在校门口等待考场开放,低着头喝水,手里拿着一个小电风扇。

忽然听见有人喊我名字,我抬头,眼里撞进来一个人,脸蛋儿白白的,眼底下两个黑眼圈,正咬着根烟看我,似笑非笑的。

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我在做梦。

我腾的一下站起来,问叶修你来干什么,叶修说我家二翔要高考了我不得来看着。

叶修走近了些,摸了摸我的头,我可以闻到他身上的烟草味。

高考前,我也几天几夜地背书,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可我觉得这都不算事儿,翔哥这里没什么大不了。

可是当我看到叶修我就想哭了。

铃声响了。

叶修还是笑着,道:“考试去吧,我给你带蛋挞。”

我问:“叶哥你等我吗?”

叶修点点头。






苏沐橙经常问我一个问题。

“二翔,虽然我觉得你智商是差了一点吧,但是你怎么会看上叶修呢?”

我仔细想了想,觉得还是有理由的。

有天我在叶修房间里找东西,看到床铺底下有个小铁箱。

我用衣架把箱子勾了出来,没上锁,一下就打开了,我发现最上面有几张卡片。

一张是我小时候爱吃的鸡排店的会员卡,还有几张蛋糕店的优惠卷。

箱子的最底下是一张卡纸,折成四四方方的一块,旧得不行。我觉得眼熟,就把它抽了出来。

那是我送给叶修的日程表。表格上一个日程都没写,但密密麻麻的都是重复的两个字。

孙翔。




“直到悬河千言
汇入那句爱你是我的壮举”

评论(11)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