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山河远

非原著向短篇
ooc属于我
赞美世界赞美读者




张起灵是个山神,住在山上的山神庙里。

站在木头窗子前,山外浩瀚的大江尽入眼底,安静又祥和。清晨可以听见林间呦呦鹿鸣,暮时云霞落入水中,到了夜里最美,满江渔火如豆。

不过张起灵翻了翻年历,发现本年是江边小镇的水期。

果不其然。六月初八,龙王出宫,天降大雨,洪水决堤。乌泱泱的云聚拢而来,大雨连绵地下了数日,江水一直漫到山下。

龙王多半是个不长眼的,把山神庙的墙冲出了一个窟窿。

早上趁雨停,张起灵出门挖泥补墙,在山脚下捡到了一个年轻人,男的,一身伤还睡得挺香。

张起灵站在他身边看着他的脸,陷入沉思。

山神管树管草,如果山里有鸟,也可以勉强管一管,但救死扶伤就比较为难了。何况张起灵清晰地记得,自己的上一座山神庙就是被人连锅烧掉的。

但是这年轻人长得不错,很合张起灵的眼缘,张起灵不想捂着良心的眼把他扔这等死。

于是张起灵捏了个诀,偷偷把他拖回了山神庙。






小镇的水灾结束后,阎王爷一看生死簿,哎呀不对,怎么少死了一个人。

于是这事儿捅到天上去,现任龙王被骂了一顿,气鼓鼓地要来轰了山神庙。

民间传言龙王是个俊逸男子,极不可靠,这龙化成人形就是一胖子,跟了他熬猪油都不用去菜市场。

胖子汹汹而来,最后看着张起灵的古刀冷静下来。

“小哥你太不够意思了,这样动不动耍帅玩儿英雄救美让兄弟很难做啊!”胖子捂着胸口,痛不欲生,“简直见色忘义嘛,话说你救的人呢?”

张起灵一指角落的床板。胖子凑上前去,盯着床上缠着纱布,睡梦正酣的男人看了半天,评价:“长得挺天真的。”

然后幽幽道:“我没想到你好这一口。”






吴邪睁开眼,就看到床边站了一高一胖两个身影,逆着光,叉着手,看起来非常不友好。

他第一反应想叫骂,想问候他们二大爷,然后也看着刀慢慢冷静了下来。

吴邪微笑地看着他俩,拍拍自己的腿:“我的腿断了。”

张起灵没什么表情地懵逼了一下:“腿会断吗?”

吴邪被震住了,好久才阴测测地道:“你拉屎么?”

张起灵心道,好像不拉。

胖子懂得怎么治人类的伤,已经麻利地折了两根树枝要给吴邪扎腿,“记住了天真,现在可是龙王亲自给你接骨头,山神在旁边助威,你以后说不定要损福报。”

吴邪嗤笑他怎么会有长成这样的龙王,气的胖子脑袋上蹦出两个秃秃的龙角,把吴邪吓了个半死,抖了有一分钟才回过神。

他看着张起灵身上的黑色连帽衫:“山神都穿的这么潮吗?”

随即又惊疑地打量胖子:“我的哥,龙王都跟你一样胖么?”

胖子:“……”






张起灵喜欢躺在床上看天花板。

但是最近,山神庙里唯一一张床被吴邪占去睡觉,张起灵只能坐在自己的神像后边看经书。

吴邪睡了一天,到第二天早上还不醒时,张起灵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他坐在床边摸摸吴邪的的脑袋,又拿起他的手腕把了把脉,终于整明白:

这个脆弱的人类是饿晕了。

张起灵满山满地,翻来覆去地找了半天,只抓到一只瑟瑟发抖的野鸡,平时随处可见的果子都被大雨打成了地里的化肥。

山神端着一张冷脸给鸡拔毛,然后提着黑金古刀杀鸡,炖熟了以后拿着勺子,一口一口地给吴邪喂下去。喂完了怕他睡得不舒服,又给他擦了擦脸。

张起灵觉得,自己这山神真是不当也罢。






吴邪的伤好大半以后,和张起灵也混熟了,两个人睡同一张床,白天一起趴在地上补墙。

张起灵煮饭很难吃,然后他发现吴邪煮得比他更难吃,而这个煮饭无比随机的人竟然还说自己想在西湖边上开饭馆。

胖子偶尔会来,带一些吃的喝的给吴邪,无奈地说自己快变成外卖骑士,接着被吴邪损一番。

张起灵面无表情地在庙后劈柴,面无表情地听他们精神矍铄地互骂三百回合,骂出了水平骂出了风格。

张起灵慢慢知道了很多关于吴邪的事。

比如他的爸爸和二叔名字有趣,可以凑个一穷二白组合。他有个天杀的三叔为了不让他乱跑把他拴在树上,一个姓霍的老太太暗恋他爷爷而且他奶奶不知道……哦对了,还有一个发小叫小花,吴邪被人坑得欠了他一屁股钱,见到他都要跑。

以及某家的糖醋鱼很好吃,吴邪兴致勃勃地说要带张起灵去。

常年结着冰雪的山神庙,也仿佛被那些遥远的人和事所暖温,连灯火也泛起淡淡的烟火味。






闲处光阴易过。

张起灵有时会领着吴邪去逛其他山神的庙会,他们都羡慕地看着吴邪,赞叹不已。

这时张起灵心中就有点小得意。

晚上胖子上山来了,带了宵夜。

“你什么时候爱吃糖醋鱼的,我靠,爷排了好久的队。”胖子冲着张起灵抱怨。

胖子这次来,是来告诉二人下一次汛期快要到了,如果要送吴邪回去,就在次月初五。

沉默了一会,张起灵问吴邪:“你想回去吗?”

吴邪摇摇头,又很快地点点头:

“我要回家。”






胖子从江里引水,注入山神庙前一条已经干涸的河道,清澈的水流马上向山脚淌去。

吴邪被张起灵捏晕了放在水里,胖子点了几只小虾小蟹照看着他别让石头拍死了,然后便卷起河水,把吴邪送回江边。

辞别胖子,张起灵回到庙里,站在窗边,正好看见吴邪已经被人从岸边拉了起来,一大群人围着他,笑得开心。

吴邪没有回头看。

原来这是你的世界。张起灵在心里轻声念道。






几个月后,张起灵坐在山神庙里闭着眼睛打坐,忽然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

他睁开眼,只见地上一水儿的锅碗瓢盆,甚至铺着一大块猪肉。

更过分的出现了,门口有人大喝一声,重重扔进来一捆棉被,又脏又破。

张起灵想,这群人类是疯了不成,竟然用棉被来祭山神。

正琢磨着,山神庙里跑进来一个人,蹦蹦跳跳地叫小哥。

张起灵给自己加了一个隐身咒,沉默地看着吴邪的表情从兴奋变成失落,他在庙里不死心地转了好几圈,连后院都看过了,没找到人。

走的时候,吴邪恋恋不舍地回头,可是只有穿堂的风,夹着寒意呼啸而过。






张起灵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吴邪又来了。这次不是一个人,还跟了个胖子。

胖子很是狗腿地在吴邪身后进了庙,然后厚着脸皮一指张起灵隐身的地方:“天真,就是那,藏头露尾的玩意儿,快揍他。”

张起灵现了形,难得地骂了胖子一句:“叛徒。”

胖子很冤枉:“我也没办法,天真划着船拎了一桶桶石头,每天往我龙宫顶上倒啊倒,胖爷我屋顶都快被砸穿了。”

张起灵其实还想上脚踹胖子的肥屁股,但吴邪飞快地朝他扑来,他只能伸手去接。

“小哥我回来了。”吴邪笑眯眯的,“开不开心高不高兴。”

张起灵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