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你若撒野

【叶翔日常向    正文(不知道有没有)预告】




预备铃响起来的时候,叶修正在布告栏前蹉跎光阴,他嘴里还叼着半根油条,身手矫健地拔腿就跑,三步并一步往教室奔去。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叶修刚刚踏上走廊,兜头撞见从办公室里出来巡课的系主任。


“叶修!”系主任瞪着他嘴里的油条,“说说,第几次了?你这又这么回事?”


在系主任训话时,叶修越过他肩膀,看见走廊尽头的楼梯口又冒出一个脑袋来。


那人拎着个塑料袋慢悠悠地晃上楼,正对上系主任的背影,吓得往后蹦了三蹦。


孙翔。


叶修打量着孙翔一脸欲说还休的表情,憋笑憋得胃疼。


看到系主任说完了正想转身,叶修连忙嘿了一声。


“还有事?”系主任又回头看着叶修,孙翔松了口气,冲叶修吐了吐舌头,几下就蹦上楼去了。


“没事没事。”叶修双手背后,镇定地满嘴跑火车,“我只是有感而发,非常感谢老师的悉心教导……哦还有栽培,我以后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好了老师可以了我走了。”


叶修跑向走廊另一头,麻利地爬上楼梯,留下站在原地莫名其妙的系主任。


三楼拐角处,孙翔靠着墙喝豆浆,看到叶修,咬着吸管露出个微笑。


“对面的,看过来啊!”孙翔把装着瓶豆浆的袋子在指尖转了几圈,远远抛向叶修。


叶修笑着接住,孙翔大鹏展翅一般扑上来,一口啃掉了他小半根油条。


两人并着肩走向教室。




下午老魏约了叶修打球,叶修午睡睡得不知今夕何夕,来的晚了些,魏琛一行人已经上场了。


对面还站了几个人,背对着叶修。


“唉,老叶,快快快,就等你了!”魏琛率先看到他,忙高声喊了一嗓子。


随着他的声音,众人纷纷转头,叶修看到孙翔在对面阴测测地瞪着他。等叶修站上场,孙翔又冲他眨眨眼,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洞察一切的魏琛嗷地叫起来:“球场无父子啊叶不修,你千万别吃二翔这一套!”


叶修:“我吃,那是我男朋友。”


魏琛:“老叶我真他妈看错你了。”


不知魏琛从哪逮了个人当裁判,比赛马马虎虎地就开始了。


“靠……”魏琛刚拿到球,还没捂热就被孙翔一掌抢走了,“二翔球打的不错啊,这上篮蹦得真高,跟夹了个二踢脚似的——喂叶修你干嘛呢?你俩要亲上了嗨!世风日下啊我去!”


孙翔此时正和叶修僵持着,他跟得死紧,两人都快跳贴面舞了。


叶修眼风瞥见魏琛往这过来,胳膊向右一拐做了个假动作,手中篮球向魏琛投了过去。


谁知孙翔反应比魏琛还快,他一跃而起,中途就将球给截了下来,截了不算,还转头冲叶修和魏琛吹了声张扬的口哨。


“老魏啊,老了没,瞧你这身手,哥对你太失望了。”叶修装模作样地摇了摇头,目光却紧随着孙翔。


腿挺长,还直。叶修想,我家翔哥真帅。


魏琛看着叶修的脸重重一呸。




打完篮球,叶修一看手机,已经快六点十几分,这时候食堂估计人满为患,至于晚饭,叶修决定去校门口找家小店解决一下。


叶修进了街角一家常去的烤肉店,谁知道烤肉店的单桌也满了。


店员将叶修领到一张餐桌前,靠墙的那一面已经坐了个人。


“唉你们看起来都是学生,应该是同校吧?坐一起交个朋友也好啊。”店员一边擦桌子一边道。


倚着墙的孙翔抬起头看了叶修一眼,哼了一声表示同意。


叶修没有在店员拉开的椅子上坐下,而是蹭到了孙翔旁边。


“要让我看见你对面坐着个小男生小女生,今天你就死定了。”叶修贴着孙翔耳朵道。


孙翔挑衅地冲他挑挑眉毛:“哦?怎么死?”


叶修放在孙翔身后的手滑进了他衣服里:“你猜。”


孙翔嗤笑:“真吓死我了。”


烤肉店是自助模式,孙翔去了一趟,回来手里托了四五个盘子,臂弯里还夹着两瓶可乐。


“帮你拿的。”孙翔在叶修面前放了两大盘肉,又递给他一瓶可乐。


懒出病的叶修不由幸福地叹了一口气。


“早上又迟到,是昨晚干了点什么?”


“干屁,还不是要给你带豆浆啊蠢货,你不也和我一样晚嘛!”


“我是因为在布告栏里看到了男朋友的照片,挪不动步子啊。”


……


叶修烤完自己盘里的,自然而然地帮孙翔烤,孙翔也不做声,默默地埋头吃肉。


二人一个烤一个吃,倒像相识多年的老友。在弥散的雾气里,叶修突然想起一句话。


与君初识日,恰似故人归。




吃完饭两个人去隔壁的甜品店买了块抹茶蛋糕,孙翔又要了瓶酸奶。


回去学校的路上只有几盏星零的路灯,黑得瘆人。快要入冬了,即使两人都把拉链拉到鼻子那块,风还是不停地灌进来。


不过此情此景,很适合做点什么。


孙翔:“叶修你别拉我手!”


过了一会:“叶修我操你屁股!你拍我!”


“叶——!!……”


叶修舔了舔孙翔的嘴角,轻轻咳了一声。


等到了宿舍,孙翔的脸色已经黑的冒烟,仿佛怀揣着二十斤炸弹。


“滚去热酸奶,别在老子面前晃!看你烦!流氓!”孙翔踹了他一脚。


叶修高举着双手奔出门,打了盆热水,把酸奶温了一会,然后撕开密封的锡纸递给孙翔。


他安静地伏在桌上看孙翔喝酸奶,一边看一边将下巴埋在臂弯里笑。


“唉,二翔。”


“走开。”


“我的错唉,我错了好不好。”


“你没错,你最棒了。”


“翔哥。”


“嗯?”


“我们要一辈子的吧?”


“废话。”



隔壁宿舍一边打牌一边放音乐,人声热闹,错落的夜色中依稀飘来一句歌词。


“你若撒野今生我把酒奉陪。”

评论(8)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