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乍暖还寒》


        还了眼睛以后,晓星尘当了几年闲云野鹤的游方道士,从练剑读书到端锅洗碗,把人间冷暖尝了个遍。
        后来身边又多了小瞎子和小兄弟,义庄里整天吵吵闹闹,片刻不曾消停。阿箐和薛洋一个皮似一个,个个得罪不得,晓星尘得买糖果哄着,分不匀他俩还会掐架撒泼。
        虽然有时惹人烦,但好在年岁悠闲,晓星尘觉得这样柴米油盐地过也不错。
        可是近来有些问题,就是薛洋把窝挪到了他床上,并且拒不离开。
        还在苦哈哈睡棺材的阿箐见状,蹭蹭蹭地也跑了过来,但来得晚了,薛洋双手抱胸、凶神恶煞地站在房前,阿箐连门的毛都没摸着。
        薛洋冲她呲了呲牙,“赶紧走啊小瞎子。”
        “哼,坏人!天天缠着道长,睡觉也要睡一起,讨厌死了!”阿箐呸了一口。
       薛洋眉毛一竖,白了她一眼:“不走我踹你屁股啊!”
       阿箐瘪着嘴站了一会,忽然一扭头抱住晓星尘,哭腔道:“道长,道长哥哥,哥哥,道长……”
       晓星尘拍拍她的肩,安慰话还没说出口,阿箐又在他怀里揉着眼睛:“阿箐天天被好坏好坏的坏人欺负,没人疼,好可怜啊……”
       不等二人反应,阿箐已经放声大哭。
       被指桑骂槐了的薛洋:你可以。
   


        于是继薛洋之后,不依不饶的阿箐也拎包入住,薛洋不情不愿地帮她在床边打了个地铺。
        早上晓星尘一贯醒的比二人早些,于是起床一事就非常艰难:他要小心翼翼地跨过睡在他外边薛洋,还得注意不被地上四仰八叉的阿箐磕飞—可怜他还是个瞎的。
        待照进窗来的阳光洒在皮肤上,晓星尘便从睡梦中悠悠转醒。活动下躺僵了的四肢,他便支起身子,伸出手确认了一下薛洋的位置,正想轻手轻脚地翻过去,蓦地感到腰上衣服被人重重一扯。
       晓星尘没有防备,整个人落在薛洋胸前,薛洋坏笑着亲了亲他的头发。
      “幼稚。”晓星尘道。
      “不幼稚。”薛洋在他耳鬓呵着气,“我是义城小霸王,你说我幼稚我会生气的。”
       一面说,一面戳了戳他的腰。
       晓星尘慌忙从床上跃下,急着就往门外走,没走两步,被在睡梦中打着拳的阿箐绊了个趔趄。
        薛洋在床上窸窸窣窣地穿衣服,闻声抬头,不由笑了个前仰后合。
       “道长慢点走啊!”薛洋冲着晓星尘的背影笑道。
     


        薛洋很喜欢苹果,因为苹果很甜,他也很会削苹果。
        据其义正言辞的说法,他削给晓星尘的是个小星星,可晓星尘怎么也无法把这个摸起来凹凸不平的鸡蛋和天上的星星联系起来。
        他削给阿箐的是个小兔子,很可爱,红皮金黄的。
        有一天晓星尘在院里乘凉,薛洋拿着两个洗完的苹果坐到他一旁。
        只听见嗡的一声长剑出鞘,一股凌厉的剑气扑面而来。
        晓星尘愣住了:“……你用剑削苹果?”
        “嗯啊。”薛洋叼着苹果皮,目光不怀好意地落到了他腰间的佩剑上,“那不然用霜华?”
        晓星尘道:“太胡闹了,霜华不是用来削苹果的。”
       “我这剑也不是啊。”薛洋切下一块苹果放进嘴里,“呵,道长你真是太讲究了。”
       晓星尘叹了口气:“不是,我认真的,昨夜夜猎以后,这剑你洗了么?”
       还在吃苹果的薛洋:“……”


        昨天晚上阿箐被薛洋不由分说地扔进了棺材里。
        第二天阿箐惊讶地发现枕边没有道长给的糖果。她悄咪咪地跑到道长窗前,透过窗户纸冲里头一看,一看就看见床上两个滚在一起的人,忙捂着眼睛跑了。
       平时阿箐和晓星尘一大一小两个瞎子,有一个假的另说,因而做饭的都是薛洋。阿箐很饿,所以她决定去厨房尝试一下。
        阿箐点上了灶,架起了锅,往里头掂量着倒了小半锅油。
        接着怎么办?加佐料?盐是肯定要放哒—阿箐舀起一勺盐撒了进去—那再放点糖吧?酱油?醋?
        然后阿箐举起刚从门口小贩那买来的鱼,还活蹦乱跳的,抓着它的尾巴,远远地扔进了锅里。活鱼在烧得滚烫的油锅里一蹦三尺高,直直地跃出了那口锅,冲着门的方向就去了。
        好巧不巧,就在此时,薛洋打着呵欠推门进来—
        薛洋一进门,视线就被一只鳃撑得老大,身上还冒着白烟的鱼占据了,阿箐的几味酱料在此时发挥了作用,鱼散发着难以言喻的酸酸甜甜咸咸的味道,直扑他的面门。
        薛洋逼不得已地用脸迎接了这条鱼。
        “小瞎子,你跑什么?你站住!走着瞧啊……”
       “道长!道长……救命啊!”
       “啊?道长你醒了啊……哪的事,我没欺负她……”


        饭桌上,阿箐吃一口吐一口,用筷子戳着碗里的米饭,气鼓鼓地骂道:“哼,小贱人,说我丑,说我脏,我看你也没多好看!”
        薛洋和晓星尘不用问便明白了:她这是出门被人欺负了。
        晓星尘抱歉道:“你该添件新衣服了,是我一直没注意。”
        一旁薛洋插嘴:“我有钱,我借你啊小瞎子—”
       “不用你管!”阿箐忿忿地拍桌子,“道长你陪我去吧。”
        但最后还是薛洋陪她去了,一路上阿箐没少和薛洋对骂。到了店里,薛洋一脸不怀好意地给阿箐挑了件灰不溜秋的褂子,阿箐穿起来像块又瘦又小的牛肉干。
        薛洋又从老板扔箱底的一堆破烂里揪出一块明黄明黄的裙子——同样是黄色,不是金鳞金家的金花雪浪袍,薛洋手里这件穿上后就是块煎蛋饼。
        阿箐恨恨地任薛洋往身上套衣服。他摆弄够了以后,倒是给阿箐认真挑了个红色的棉袄,挺好看的。
        走之前薛洋又对老板道:“有没有白色的道服,好看的?”
       “喂喂喂你给道长买就买好看的,老娘就随便来啊!”阿箐嚷嚷。
        薛洋冲她稚气地一笑,“因为我喜欢你们道长啊。”
        阿箐:(╯°□°)╯︵ ┻━┻
  


        日复一日的睁眼闭眼中,时间行云流水般地过去,转眼已是新年。
        元宵那天,晓星尘带着薛洋和阿箐出门看花灯。
        阿箐用她那竹竿挑着盏灯,蹦蹦跳跳地走在最前面,穿着薛洋买给她的红彤彤的棉袄。
       “去河边嘛!”阿箐兴奋地喊,“我听见有人放烟花了!”
       晓星尘拉着她:“来,走这边,这边人少。”
       一行人走到河畔,鞭炮声不绝于耳。身边有人在点火,似乎被重重一撞,手里的火折子向晓星尘飞来,薛洋侧身帮他挡了一下。
        晓星尘:“没事吧?”
        薛洋:“疼,道长。”
        晓星尘:“我这里有糖……”
        薛洋:“疼,道长。”
        晓星尘:“那带你去吃好吃的?甜酒圆子?”
        薛洋:“还是疼,道长。”
        晓星尘无法可想,只得红着脸低头,嘴唇轻轻在薛洋脸上碰了碰。薛洋一只手勾住他脖子,笑道:“道长,你亲的是鼻子。”
        “啊呀!”阿箐怪叫,“你们羞死人了!”


        阿箐:“对不起道长,还有你,我骗了你们,我其实不瞎,我看得见。”
        晓星尘不可置信:“你说什么?”
        薛洋倒是立刻就接受了,他怒道:“我呸!早知道就把给你的苹果削成屎,我看你吃不吃的下去!”
       “嘿!谁要你削兔子,你削得难看死了!”阿箐手里举着杆子就窜起来了,“早知道你天天耍嘴皮子欺负我还缠着道长,我见你第一眼我就要拿杆子捅你—”阿箐挥舞着她的竹竿,“那你当陀螺抽,刷刷的。”
        “小瞎子!”
        “哼,大坏蛋!”
        晓星尘:“好了不要吵了,一人一颗糖玩去吧……”
        薛洋:“道长,两颗,我的心受伤了。”
        晓星尘对他笑了笑,屈指弹了弹他的脑袋。
        阿箐: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第一天。
       “道长我们轮流买菜吧,今天你去好不好?”薛洋在晓星尘肩上蹭了蹭。
        晓星尘:“好。”
        第二天。
       “道长我今天好累啊—哎,道长你替我去一天吧。”
        晓星尘笑道:“每次轮到你就话多,好吧,那就我去吧。”
        第三天。
        薛洋惊讶:“道长,今天又轮到你了。”
        晓星尘:“……”
        第四天。
        晓星辰无奈地问薛洋:“总该是你买菜了吧!”
        薛洋:“道长你变了……你以前很爱我的,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晓星尘:“……”
        后来还是决定抽小树枝,谁的短就去买菜。
        薛洋看着自己手里长出一截的树枝,露出两颗小虎牙,看了看晓星尘,乖巧地叹了口气:“哎,道长,我运气不好,看来只能是我去咯!”


        薛洋记得有一年除夕,是同晓星尘和阿箐一起的。
        薛洋打小就没正经过年,扑棱着脑袋,叼着苹果在一旁看着。另一个看着很靠谱的晓星尘更是不食人间烟火,没有童年的孩子问起来什么都不知道。
        两人蹲着闲聊充当吉祥物,一整天都是阿箐蹦来蹦去地张罗。阿箐说,饺子里要放压崇钱,吃到了吉利
        晚上大家围着个炉子吃饺子,阿箐先吃到了一枚铜钱,兴奋得哇哇乱叫:“谢谢道长!”
        “我们阿箐要一生平安。”晓星尘摸了摸她的脑袋。
        薛洋不以为然地一笑,并不认为收到枚铜钱就能怎么平安了。他低头又往嘴里扒了几个饺子。
        忽然,薛洋咬着半个饺子,猛地抬起头来看着晓星尘,定定地看了很久,直到眼里含而不露的阴郁全部化为笑意。
        只有晓星尘知道,薛洋吃到了一颗糖。
        很甜很甜的糖。


        就算散成了一缕残魂,薛洋也会做梦。
        他的一只手总是下意识地紧握成拳,好像在保护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那是一颗糖,也是一个没能守住的人。
       “你来到这世上,想要看一看太阳,可是太阳都躲在云层后面,你却连一颗糖也护不住。”
        正是乍暖还寒时候,不知云中谁寄锦书来。

评论(10)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