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年儿

我生,我死,我在

真心话



        三更半夜,月黑风高,正熟睡的叶修被一通催命似的电话吵醒了。
        叶修挣扎着拿起手机,看到江波涛的名字,一脸懵逼地打了个呵欠。他无奈地冲电话那头道:“江副队,大半夜的,你这就很不对了。”
        江波涛淡定的接过了话头:“不好意思,叶队。虽然这个点不该打扰,但我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我们队长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叶修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跑而过,无情地践踏着他被人扰了清梦的伤口:不是吧大哥,你为什么问我啊?队长不管这个的吧?小周女朋友总不能是我吧?
        于是叶修只能二一推作五,一问三不知。
       “这样啊。”江波涛应了一声,“那请问,昨晚大家有玩什么奇怪的游戏吗?”
        叶修觉得自己真是疯了,竟然还认真的回想了一下。然后……
        叶修:“游戏玩了,但是真心话大冒险有那么奇怪吗?”
        最后在江波涛费力的解释下,叶修艰难地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孙翔刚刚加入轮回的时候,江波涛亲切地拉着他的手,表示有什么问题随时来找自己。  这本来是客套话,但架不住孙翔自带小仙女属性,天真又无邪。
       半个小时前,辗转难眠的孙翔决定偷偷溜去走廊,在凌晨三点打电话给善解人意的江副队诉苦。
       孙翔:江副,刚才我们几个训练营的队员一起吃饭了。
       江波涛:嗯……
       孙翔:他们玩一个什么游戏来着。
       江波涛:哦……
       孙翔:队长输了,苏沐橙就问他一个问题让他答啊。
       江波涛:啊……
       孙翔:然后她问队长有没有爱人,队长说什么你知道吗?队长说有!
       江波涛:这……什么,等等,你说什么?!


       打完电话的孙翔发现,自己彻底失眠了。
       周泽楷这个七情不上脸的家伙到底知不知道我喜欢他呢?
       他说他有爱人了……爱人……就是已经在一起了的意思吧。
       在一起多久了也不知道……那女孩长什么样呢……
       孙翔成一个大字躺在床上,恨恨地揪着枕头。好死不死他俩是一个房间,一转头就能看到隔壁床上的周泽楷,睡得香喷喷的,还吧咂嘴。
       孙翔觉得自己就像寒冬腊月地里的小白菜,心里哇凉哇凉的。
       说好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为春呢?孙翔呸了一声,骗人。


        联盟早上有个集会,由队长叶修讲解战术。
        一般此时,周泽楷和孙翔是挨着坐的,孙翔的坐姿吊儿郎当,周泽楷会微微侧过身让他靠着。
        哇把那二翔宠的。黄少天背地里不知道嚷嚷着吐槽过多少次了。
        可是今天不知道是什么日子,所有人都惊讶地看见孙翔同韩队换了座位,坐到了张新杰旁边。
        叶修讲话的位置正对着老韩和小周,往左看,是周泽楷冷的能搓下冰碴子的脸,往右看,是韩文清礼貌中透着凶神恶煞的微笑。
        真想两眼一闭就这么过去了啊。叶修感慨。
        孙翔的心里也很不平静。张新杰像是一把直尺戳在旁边,屁股从落在椅子上起就没挪过缝,双手叠膝,如同聆听牧师的传道。
        好吧其实这都不是重点。孙翔一面开小差,一边偷偷瞄着周泽楷。
        相比之下,小周的心理活动就简单多了:我要我家孙翔。我家孙翔呢?我家孙翔在哪……


        散会后,叶修把周泽楷叫进了会议室,说是要谈一谈小周的人生规划。
        众人一脸悲戚地目送着周泽楷被叶修推进了会议室。
        黄少天:“哎哎哎你们说老叶找冰块脸干什么呢还有孙翔你们没觉得今天他们三个特别不对劲平时周泽楷多宠着那小二缺啊……”
        喻文州拉过黄少天:“少天,来,做手操。”
        群众们报以不屑的目光:到底谁宠谁,真看不惯你们这些明说暗秀的。
        会议室里,叶修和周泽楷面对面坐着,两人严肃地低头盯着桌上的手机。手机里悠悠飘出江波涛温柔的声音:“队长,你是说——你没有女朋友?”
        周泽楷:“孙翔。”
        江波涛从只言片语里理解了他的意思:“你和小翔?你们俩……咳咳……可是看他反应,他不是你爱人吧?”
        周泽楷:“迟早。”
        叶修和江波涛:……好服气,可是好气啊。


        训练室里。
       “啊队长你有事吗?等我一下哈!”
        周泽楷安静地坐下来等孙翔,等过来等过去,结果他跑去找肖时钦聊战术,并且一去不回了。
        食堂里。
       “啊队长你又有事啊?抱歉我现在有点忙。”孙翔想扒拉开周泽楷扯着自己衣服的手,可是乍一扒拉还扒拉不开,孙翔腾地就攒火了,一把拍开他:“等着!”
        转头问喻文州:“你说我要不要点一份红烧猪蹄?”
        黄少天趴在喻文州的肩膀上酸他:“二翔你看看你的盘子吧我都不想说你什么糖醋里脊炸排骨胡萝卜炒肉片黄焖鸡……壮士,你真的要再来一份红烧猪蹄吗?”
        喻文州趁少天和孙翔掐着,给他打了一份秋葵。
       “我感觉小周都快哭了。”喻文州叹了口气。


       下午有一个包裹寄到了俱乐部,而收件人竟然是周泽楷。
       震惊!生活残废身残志坚上淘宝…… 活久了果然是什么都可以见到的啊。 
       刘小别和卢瀚文叽叽喳喳地凑上去:“唉,周哥,你买的啊?”
       周泽楷点了点头。
       偷听的黄少天立刻就兴奋了:“哇你是不是买给女朋友快让我看看你买了什么啊……”
       房间里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孙翔缩在角落里,默默地用挂在脖子上的耳机罩住耳朵。
       不听呗,谁怕谁啊。
       他没听见,周泽楷抱着包裹一侧身,说:“没女朋友,给孙翔的。”
       喻文州抱歉地把目瞪口呆的黄少天领了回去
  
八 
       傍晚训练结束,孙翔一个人溜出来散步。
       虽然没有刮风也没有下雨,可毕竟是数九寒冬,走了一会儿,孙翔就感到双手冻僵了。酷酷的翔哥穿着风衣和牛仔裤,没有可以暖手的口袋。
       算了。孙翔踢着脚下的石子,冻着就冻着吧。
       身后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孙翔还没反应过来,跟着他很久了的周泽楷就拉起他的手,把一双手套严丝合缝地套在了他的手上。
       孙翔将一只手放在眼前晃了晃,另一只还在给周泽楷牵着。他问周泽楷:“喂,送我的?”
      “嗯。” 周泽楷捏了捏他的手。
       我靠你没事送什么手套啊双生狗,我揍你啊。孙翔觉得自己的眼睛鼻子都酸了,酸得难受。
      “谢谢了。”他勾勾嘴角,敷衍道。
       周泽楷很开心,开心的呆毛都翘起来了。


       晚上周泽楷推开浴室的门,没看到孙翔,倒是看见叶修倚在枕头上冲他邪魅一笑。
       俩人四目相对了片刻,叶修嗤了一声:“小周啊,你不要这样看着队长,领队是有单人房间的,要不是二翔磨得我实在没办法,你以为我关上赶着来和你挤一间房啊?”
      “哦。”周泽楷有点委屈。
       叶修语重心长的劝道:“年轻人,以后的路还很长呢。他生气了你去追呗,对吧,你们有明天后天大后天大大后天,天天都能见……能见面能说话……就有机会,对吧?”
       叶修点起根烟,笑了笑,把领队房卡扔给周泽楷,“去奔向幸福吧小周,今晚没事就别回来了,明个儿给我洗床单就行。”
       周泽楷没听他说话,拿着卡拔腿就走。
 

       孙翔从浴室出来,猝不及防看见队长坐在自己床上,虽然没有邪魅一笑,可是还是把光溜溜跟个饺子似的的孙翔吓得魂飞魄散。
       跑回浴室穿好衣服的孙翔怒了,踩着拖鞋压着周泽楷的肩:“姓周的你干什么你,消遣老子啊?”
       周泽楷:“我……”
       孙翔:“你说话啊,你不会说话是吧?”
       周泽楷忽然站了起来,两人脸冲着脸,他还扶着孙翔的腰。被揩油的某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想抽丫的却被紧紧拉住。
       这距离太近太尴尬了,绕是孙翔一心想怼死周泽楷,也没好意思冲着脸骂。
       可是真的好近啊,对面的人,朝思暮想,分毫毕现。
      “我喜欢你。”周泽楷说。
       哦。什么?
       没想到,孙翔的智商此时好像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脉,灵台一片清明:“怎么的,大冒险啊?” 
       “……真心话。”周泽楷委屈地吸了吸鼻子。
  
         至于床单洗没洗,就只有叶神知道了嘿嘿嘿。

评论(13)

热度(276)